第7章 聆雨轩,老板娘
墨绿青苔2021-01-07 08:483,378

  “祸水”的笑媚到了骨子里,可蒋飒却不为所动。

  “祸水”没想到自己在蒋飒的面前仿佛没有一丝魅力,她的目光变得幽怨,我见尤怜,说话的声音也带着几分的委屈:“你吓到奴家了。”

  蒋飒只是一声冷笑。

  周围的那些男人也很是替“祸水”抱不平,这样的一个女人如果能够像对待蒋飒一般对自己的话,他们愿意为这个女人去做一切的事情,包括去死。

  他们很想站出来指责蒋飒,可他们不敢,他们刚才可是亲眼看到了蒋飒出刀有多快,也亲耳听到“祸水”说的锦衣卫第一高手这句话。

  他们惧怕蒋飒手中的那把刀,更惧怕锦衣卫。

  没有人敢公然和锦衣卫抗衡,那等同于谋反。

  “好了,我说还不行吗?”“祸水”一副赌气的样子,着实像一个与恋人绊嘴的小女人。

  她脸上的笑容不见了,很是严肃:“或许你以为你要去肃州的事情很隐秘,可是在江湖又何曾有什么秘密?就在昨晚,就已经有了传言,说锦衣卫三大巨头一齐前往燕子矶,目的就是想请出你这位锦衣卫第一高手。”

  蒋飒轻皱着眉头,他知道江湖上消息传得很快,但他觉得不应该有这么快,除非从一开始就有人对这件事情很上心。

  “祸水”继续说道:“甚至‘大胜赌庄’还开出了盘口,赌你会不会出山,赌你不出山一赔一,赌你出山一赔三,你知道吗?你这一出山坑苦了多少人,让很多的人血本无归。”

  蒋飒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自己竟然在不经意中成了别人用来敛财的工具,而自己却半文钱的好处都没有。

  “使团案不只是在朝廷,就是在江湖上也引起了极大的震动,五百精兵、一百锦衣卫缇骑的护卫下竟然还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就连江湖上也在纷纷猜测是谁才会有这样的大手笔。”

  蒋飒的心里充满了苦涩,看来自己这趟肃州之行想要做到神不知鬼不觉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了,从顾长风他们到燕子矶来找自己那一刻起,自己就已经暴露在了有心人的视野之下。

  “算你解释过去了,那我又凭什么要带上你一起去肃州呢?”

  “祸水”的眼珠一转,笑容浮现:“因为我救了你啊,所以你知恩图报,一定会满足我的这个小小的愿望。”

  蒋疯冷冷地说道:“其实你自己也可以去往肃州的。”

  “祸水”摇了摇头:“我必须要和你一起,不然还没到肃州我就会死的。”

  “为什么?”她成功地勾起了蒋飒的好奇心。

  她幽幽地叹了口气:“因为我刚才救了你,他们一定不会放过我的。”

  “他们是谁?”蒋飒很想知道到底是谁想要杀自己,自己已经隐退了多年,乍出江湖怎么就会有人要对自己下这样的黑手。

  “祸水”说道:“你听说过‘聆雨轩’吗?”

  蒋飒眯缝起眼睛:“小楼一夜听春雨?”

  “祸水”用力地点了点头:“就是它,江湖上都说‘六扇门’神秘,可‘六扇门’还有迹可循,只要有心,还是能够多少发现一些蛛丝马迹,但‘聆雨轩’则不一样,没有人知道它到底在什么地方,也没有人知道它里面都有些什么人,也有好事者想去弄个明白,最后都不明不白的死了。”

  对于“聆雨轩”蒋飒还是多少听说过一些的,这是一个神秘的杀手组织,而这个杀手组织并不在江湖上承接业务,它依附于某一个势力,专门为这个势力扫清障碍。

  很多年前他就曾经想要对这个神秘的杀手组织进行调查,他甚至已经找到了两条线索,有了两个重点怀疑的目标,一个是太子朱标,另一个是燕王朱棣。

  后来却因为“蓝玉案”发,他的大哥蒋瓛被赐死,他便退隐田园,在锦衣卫只做了一个有名无实的千户,不再过问这些事情。

  如今太子已经病故,洪武皇帝立朱允炆为皇太孙,为防止燕王窥视皇位,洪武皇帝让他就藩燕京,无诏不得回京师。

  “你怎么知道他们是‘聆雨轩’的人?”蒋飒还是不相信“祸水”的话,毕竟“祸水”恶名在外,本就是一个杀手,蒋飒当然对她会存着戒心。

  “祸水”又是一声轻叹:“那个杀手的脖颈处绘了三滴雨水,腥红色的雨水,呈品字形排列。”

  这雨水的纹身确实是“聆雨轩”特有标志,这标志分两种,以颜色区分,有蓝色和腥红色,每色又有一滴、两滴和三滴之分,将“聆雨轩”的杀手分成了六个等级。

  “祸水”说那个杀手竟是三滴腥红色的雨水纹身时,蒋飒的心里也暗暗吃惊,这可是“聆雨轩”杀手中顶级的存在,看来对方对自己是起了必杀之心。

  不过想想他也就释然了,他可是锦衣卫第一高手,他有着他的骄傲,若是对方随随便便派出个蓝色雨滴的杀手过来那是对他的侮辱。

  此刻蒋飒已经有些相信她的话了,他的目光投向了桌子上的那一杯酒。

  “这酒没毒,我若想杀你,一开始就在酒菜里下毒的话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祸水”好像知道蒋飒在想什么。

  蒋飒没有再说话,只是犹豫了一下端起那杯酒一口喝了下去。

  “祸水”的一张脸上全是笑意,她知道蒋飒已经用行动表示接受了她的要求。

  蒋飒放下杯子,叫了一声:“小二,结账。”

  “祸水”说道:“你不用结账的,以后不管你去到哪里,只要是进了‘神仙居’,无论是吃喝还是玩耍你都不用结账的。”

  蒋飒“哦”了一声,女人有些不好意思是说道:“因为我就是‘神仙居’的老板娘。”

  庐州城外,陈诚让马车停了下来。

  他掀起车帘,对骑车跟在一旁的燕七说道:“我们不进城,就在城外找个客栈住下吧。”

  燕七点了下头,示意手下去找客栈,其他的人都在原地休息。

  陈诚从马车上下来,伸了个懒腰,这一整天的车马劳顿还真让他感觉有些累了。

  “公子,你之前说晏无双的出现有问题,那么对这件事情你是怎么看的呢?”燕七很是谦虚地问道。

  原本他一直都叫陈诚为大人,陈诚说他们既然是暗访就不能“大人”、“总领”这样的称呼,此时陈诚成了大户人家的公子哥,游山玩水,而燕七他们则是他的随从和护卫。

  “燕七,我问你,在大明境内谁能够有能力对抗五百精兵和一百精锐缇骑?”陈诚正色地问道。

  燕七抿了抿嘴唇,他的心里其实早就有了答案的,可是他却不敢说。

  陈诚微微一笑:“这儿只有我们俩,你但说无妨。”

  燕七看了看身后不远处自己的那帮兄弟,转过头来望着陈诚轻声说道:“就算是朝中权贵有这个胆也没这份力,能够如此大手笔的,除了手掌兵权的藩王之外,恐怕再无他人。”

  陈诚点了点头,神情很是凝重:“洪武二十五年,太子病故,圣上立了皇太孙为储君,你觉得各路藩王的心里会没有想法吗?”

  燕七没有说话,这个话题他还真不敢随便乱说。

  但内心里他是很认同陈诚的看法,当初圣上提出立皇太孙为储君的时候他就想要向圣上进言,可他却还是忍住了,对于洪武皇帝可以说他比任何人都要了解,在洪武皇帝的身边,他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伴君如伴虎。

  见燕七不说话,陈诚继续说道:“使团是从肃州卫过来的,可晏无双留下的地图为何会在南阳?那可是唐王的封地,唐王年幼,尚未就藩,但其母李贤妃的父兄早就先期进入了南阳,如今渐已势大。”

  “你是怀疑李家有什么想法?”燕七皱眉问道。

  陈诚摆了摆手:“不,李家不敢有什么想法,唐王本身也不具备这样的条件。李家只不过是图个享乐罢了,他们的心里应该很清楚,有些事情并不是他们可以去想的,更不是他们可以去做的。”

  燕七微微点头,他认同陈诚的看法,因为在这之前他也对这个李家有过一些了解,李家人不是图大事之人,反而更像个暴发户。他们不敢觊觎王权,顶多就是靠了唐王的福荫**一番罢了。

  燕七缓缓地吐出了四个字:“祸水东引!”

  陈诚“嗯”了一声:“唐王、伊王、郑王、赵王恐怕也会因此受到无妄之灾。”

  燕七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他此刻已经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接下的这个案子是个烫手的山芋,弄得不好很可能会引火烧身。

  此刻他有些庆幸洪武皇帝让陈诚来主事了,有陈诚在前面顶着,真要闹出点什么事来自己也不会受到太大的牵连。

  他在心里倒吸了一口凉气,莫非圣上早就知道了其中的厉害?

  答案几乎是肯定的,自己都能够想到在大明境内除了手握兵权的藩王外没有谁有这样的能够做下这个案子,圣上那么英明睿智的人又怎么会想不到呢?

  想到洪武皇帝株连杀戮功臣宿将的手段燕七忍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他望向陈诚,这个年轻人难道就不知道圣上的行事么?这个案子不管是不是能够办得好,结果很可能都是一个悲剧。

  陈诚看到燕七的神情变幻复杂,他淡淡地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不管怎么样,先把差办好,不过凡事也得三思而行,别把自己给绕了进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