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道衍,危机论
墨绿青苔2018-07-03 11:323,432

  都说锦衣卫第一高手蒋飒蒋千户是一个目空一切,眼高于顶的人,甚至连洪武皇帝他都敢顶撞,而在自己的面前却如此守礼,看来蒋飒是诚心来求助的。

  蒋飒的真诚还是让刘廌有些感动的。

  不过他却没表露在脸上:“蒋大人,你想过没有,这个案子其实并不是你能查得了的。”

  蒋飒愣住了,他不知道刘廌为什么会这么说。

  刘廌见他一脸的茫然,无奈地笑着说道:“这个案子的背景并不简单,它或许包藏着一个巨大的阴谋。我且问你,到目前为止对此案你有什么看法?”

  蒋飒抿了抿嘴:“之前我确实没有细想其中的厉害,顾长风等人来找我的时候对我使了激将法,让我以边关黎民与天下苍生为重,放下私人的那点恩怨,偏偏我还真就吃这一套,糊里糊涂的就应了下来。”

  刘廌和杭征相视而笑,蒋飒也尴尬地笑笑。

  倘若顾长风、宋天极等人能够看到此时的蒋飒一定会感到零乱的,这还是他们认识的蒋飒么?

  蒋飒继续说道:“事后想了想,能够在大明境内做出此行事情来的人只怕是背景不会简单。”

  刘廌点了下头:“你能够想到这儿也算不错了,既然知道这个案子的背景不简单你为什么还要继续查下去?”

  蒋飒冷哼一声,傲然道:“就算那样又如何,只要我认为我是在做一件正确的事情,管他是什么背景我都会坚持到底。”

  刘廌脸上的笑容没有了,他的语气很是冰冷:“若是这样的话,你走吧,我是不会帮你的。”

  蒋飒的脸色渐渐苍白,他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他以为是刘廌害怕了,一声冷笑:“看来我是高看先生了,我怎么说忘记了,先生托辞守墓本就是想要明哲保身,我又何苦来拖先生下水呢,也罢,道不同不相为谋,打扰了,再下告辞。”

  蒋飒有着自己的傲骨,他已经放下了骄傲来求刘廌出马,却不曾想刘廌会拒绝。

  他站起身来向着外面走去,步伐很是坚定,也很是决绝。

  刘廌站起身来:“且慢!”

  杭征起先听刘廌拒绝,还在暗自松了口气,又听刘廌叫住了蒋飒,他很不解地望向刘廌。

  其实杭征并不知道,刘廌已经被蒋飒说服了,蒋瓛被洪武皇帝赐死,按说蒋飒对洪武皇帝,对大明王朝是有着怨气的,可是为了百姓生灵,他竟然放下了自己的仇怨,既然蒋飒都能做到,他刘廌又怎么做不到呢?

  他之所以开口拒绝只是想给蒋飒一个教训,因为蒋飒刚才说的话虽然充满了正义却无视了大局,在刘廌看来,这个案子已经不只是边关是否会再开战端,百姓是否会被卷入战乱的问题了。

  这个案子他早就细细地想过,他越想就越害怕,因为他担心这个案子只是一个开端,随后而来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蒋飒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先生还有什么事么?”他的语气淡淡,已经没有了之前的敬畏。

  刘廌望着他,目光如炬:“蒋飒,你真想查下去么?”

  蒋飒那惨白的脸上带着刚毅,他又喝了一口酒,然后忍不住咳了几声,用力点头:“我当然要查,而且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刘廌说道:“可你想过没有,或许真相更让人难以接受,而且很可能会因此死更多的人,真要这样的话,你到底是在救人还是在杀人?”

  蒋飒呆住了。

  杭征轻声问道:“士端兄此话怎讲?”

  刘廌眯缝着眼睛:“一个使团案很可能就能够搅得整个大明王朝不得安宁,更有甚者会掀起一场血雨腥风!”

  蒋飒和杭征的目光都紧紧地盯在了刘廌的脸上,刘廌又说道:“你们也都说了,在大明境内谁有能力做出这样的案子来?朝中权贵都没有这样的能力,那你们说谁有这种能力呢?”

  杭征和蒋飒都反应过来了,杭征说道:“各路藩王!”

  刘廌点了点头:“而这么多家藩王,又是谁会做出这样的事来呢?”

  两人都不说话了,刘廌长叹一声:“无论是谁做的,只要查不出来,就会引起藩王之间的相互怀疑,大家的目光望着的都是金銮殿上的那把龙椅。有了使团案这个由头,或许就连原本没有争权之心的藩王都会心动,想要趁乱浑水摸鱼。”

  蒋飒接过了刘廌的话茬:“洪武皇帝也是个多疑之人,向来他就对各路藩王并不放心,说不定他也会借着这个机会出手。”

  刘廌没有再说什么,该说的他都已经说了。

  他的这番话让蒋飒的后背都湿透了,蒋飒此刻真的后悔了,他是怎么也想不到这案子竟然会包藏了如此的祸心。

  “照先生的意思这案子不能查喽?”蒋飒恢复了恭敬的神情。

  刘廌却摇头道:“案子要查,至于怎么查,查出了结果以后又该怎么办就值得好好商榷了,最好的结果是能够将这场危机化解于无形,让对手后面的招数无用武之地。”

  蒋飒问道:“先生可有想到办法?”

  刘廌苦笑:“我又不是神仙,哪有什么办法,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蒋飒是个聪明人,听话听音,他听出刘廌的意思是愿意助他一臂之力了,他忙说道:“多谢先生相助,蒋飒无以为报……”

  刘廌沉下了脸:“以后休再说这样的话,我之所以助你皆因你心里有天下的黎民百姓,而不是为了别的。”

  蒋飒低下了头,面带愧色。

  刘廌对杭征说道:“远梧兄,看来我得离开了,那手稿暂时还是存放在你这儿吧,等这边的事情完结我再来拿。”

  杭征应了一声,蒋飒和刘廌便告辞离开了,刘廌决定先和蒋飒去往肃州看看,到底是怎样的一个情况。

  蒋飒与刘廌一道去了“祸水”说的那家客栈,可是店家却说“祸水”已经走了,只是让店家替她传了句话给蒋飒:后会有期!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女人的离开让蒋飒的心里有一点点失落,她的一颦一笑总是不经意会浮现在他的脑海。

  刘廌看出蒋飒的神情有些异样,他问道:“你那朋友是个女的?”

  蒋飒并没有隐瞒,他把与“祸水”相遇以及“祸水”引他来杭家求助刘廌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刘廌听完之后说道:“这么说来是她告诉你我在杭家的?”

  蒋飒“嗯”了一声。

  刘廌淡淡地说道:“看来她倒是个有心人啊。”

  蒋飒说道:“先生是怀疑她让我来找你有什么阴谋吗?”

  刘廌笑了:“这就不好说了,或许她是看上你了,她怕你这样莽撞行事最后会碰得头破血流,于是便让你来找我。”

  刘廌看似玩笑的一句话让蒋飒有些不好意思。

  刘廌正色道:“至少有一点,我们的一举一动其实都在人家的监视之下,而对方很有可能就是使团案其后的主使者。”

  “若是那样,她应该知道些内情!”蒋飒说。

  刘廌不置可否,和蒋飒一道骑着快马向着西方而去。

  北平,燕王府的后花园。

  燕王朱棣坐在凉亭里,手里捧着一本《史记》认真地研读着,间或品上一口茶。

  “王爷,道衍禅师来了。”婢女轻声说道。

  燕王放下手中的书,抬眼便看到了廊下站着的道衍和尚,他冲道衍微微一笑:“坐。”

  道衍和尚宣了一声佛号,便在燕王对面的石凳上坐下,婢女上了茶后躬身退下。

  “王爷好兴致啊,竟然还能静下心来读史,可知外面都已经闹翻了天。”道衍与燕王之间的关系颇深,说话间也就没有太多的避讳。

  燕王一脸平静:“是因为使团的事吧?”

  道衍和尚点了点头:“王爷,我就是专程为了这件事情而来。”

  燕王“哦”了一声:“大师莫不是听到什么风声了?”

  道衍和尚说道:“有传言说使团案是王爷所为。”

  燕王冷笑一声:“本王早就猜到会有人把这盆脏水泼到我的身上。”

  道衍和尚叹了口气:“若只是传闻倒也罢了,麻烦的是圣上暗中派出了‘六扇门’的人去调查此事,在庐州却遭遇了埋伏,袭击他们的人用的箭竟是王爷府上的,那批箭可是在军器局制的,有记录在案的。”

  燕王的脸沉了下来,他没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大师来是为了试探本王的么?”

  道衍和尚摇摇头:“若说普天之下谁最了解王爷那就非贫僧莫属了,王爷不是这样鲁莽之人,况且这件事情根本就是损人而不利己,甚至还会给自己带来灾祸,以王爷的智慧断然是不会这么做的。不过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王爷想过没有,若是让圣上知道了他会作何感想?”

  燕王的心里不由得一颤,对于自己的那个父皇他再了解不过了。

  如果父皇真对自己起了疑心的话,那么自己未来会是什么样的那就真不好说了。

  “依大师之见本王该怎么办?”燕王问道。

  道衍直直地望着他:“王爷这两天就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么?”

  燕王苦笑:“有想过,本王自问心中无鬼,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便听之任之,出了这样的事情父皇自会差人查个水落石出的,与其乱出招不如以静制动。”

  道衍笑了:“好一个以静制动,王爷,你就没发现最近燕王府的四周多了很多来历不明的人么?”

  “是布政司和指挥司派出的眼线,他们喜欢盯着就让他们盯着呗,反正本王已经习惯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