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赋闲之人,治世能臣
墨绿青苔2021-01-07 08:483,423

  白仪县城南,杭府。

  一看就是官宦之家,刻了狮形抱鼓门墩精雕披花石鼓的大门当,门楣六根突起刻有瑞兽珍禽的圆柱户对,门口一对齐人高的大石狮子,威仪庄严。

  大门紧闭。

  “祸水”说道:“知道此间主人是谁吗?”

  “知道,前户部尚书杭琪杭大人的私邸,不过杭大人已经故去,这儿住的应该是他的后人。”蒋飒可是锦衣卫的千户,朝中百官他就没有不知道的。

  “祸水”笑道:“刘廌就在这府上,不过我就不陪你进去了,离这不远处有一家云来客栈,我在那儿等你。对了,刘廌这个人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不过或许他会对你有些好感,因为他很痛恨胡惟庸、蓝玉之流,对洪武皇帝也没有什么好感。我听说刘基大人是中毒而死的,而真正想要他命的人并不是胡惟庸,对么?”

  蒋飒白了她一眼:“如果你不想死的话,有些话最好还是不要乱说的好。”

  女人吐了下**,蒋飒不由得呆住了,这哪是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简直就像邻家清纯的少女。

  不过他很快就收敛了心神,迈步向着杭家的大门口走去。

  “祸水”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然后转身离开了。

  蒋飒抬手拍了拍门,不一会门就开了,一个家丁模样的年轻人望着蒋飒,语气很不友善:“你有什么事吗?”

  蒋飒也不给他好脸色:“告诉你家主人,锦衣卫千户蒋飒求见!”

  那家丁吓了一跳,虽说杭家在此地有些势力,又有祖上的荫庇,可毕竟杭老爷子已经驾鹤西去,杭家也仍有人在外为官,但他们却是不敢轻易得罪锦衣卫的。

  别看洪武皇帝废除了锦衣狱以后锦衣卫势弱,可锦衣卫并没有撤掉,对于朝中的百官而言它仍旧是个恐怖的存在。

  蒋飒原本也不想搬出锦衣卫这块牌子,只是看到这家丁的样子他心里清楚,杭家这看门的估计平日里没少仗着杭家的势力欺人,自己若想进去就只能动用手中的权利。

  这家丁向左右看了看,确定只有蒋飒一个人这才松了口气。

  这家丁也是知道些人情世故的,若是蒋飒带着大队人马前来那么说明杭家就是摊上事了,那样的话自己也该早作打算,若蒋飒只身前来,或许就是有什么私事,又或是老爷的故交前来拜会。

  此刻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再着几分献媚之色:“委屈您在这儿等一下,我这就去通报。”

  杭家老爷杭征正在书房与刘廌闲聊着,他们忆起了很多当年的事情,都不禁有些唏嘘。

  “一切仿佛就像是昨天的事儿,但却已经离我们那么远了。”杭征一声叹息。

  刘廌说道:“远梧兄能够不为权势所动,偏安在这白仪县,倒也是个通透的人。”

  杭征笑了:“士端兄又何尝不是个智者呢?为祖上守墓,既远离了权力纷争,又能够潜心学问,还成全了孝道名声。”

  刘廌也是一声叹息:“想我刘家为了大明的江山两辈人呕心沥血,到头来却落得如此的下场,狡兔死,走狗烹,古往今来这样的例子还算少么?只是没想到当今圣上竟然这般不能容人。”

  书房外传来家丁的声音:“老爷,门外有人求见,那人自称是锦衣卫千户,叫蒋飒。”

  杭征和刘廌的神情都是一惊,杭征咳了一声,隔着房门应道:“知道了,先招呼他去花厅坐下吧,我一会就来。”

  家丁应喏着便离开了。

  杭征一脸的疑惑:“锦衣卫的千户怎么会到我府上来?难不成是想打秋风么?”

  刘廌并没有回答,而是闭着眼睛掐着指头,像在推算着什么,不一会他睁开眼,一脸的苦涩:“这人是冲着我来的。”

  “哦?”杭征一怔:“他怎么知道你在我的府上?”

  刘廌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远梧兄可知道这蒋飒是何许人也?”

  杭征随口道:“锦衣卫的千户啊!”

  刘廌摇了摇头:“他不只是锦衣卫的千户那么简单,他还是锦衣卫前指挥使蒋瓛的亲弟弟!”

  “啊?竟然是他?你说他是冲着你来的,难不成他想要对你不利么?士端兄,我看你还是先从后门离开吧,我这就让人去为你准备快马,我来拖住这个千户大人。”杭征与刘廌之间很是要好,他是着实为着刘廌的安危着想。

  刘廌却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若真是想要对我不利,以锦衣卫的能耐,天下虽大又怎么可能再有立锥之地?走,我和你一道去会会这个蒋千户,如果我所料不差的话他应该是有求于我才对!”

  杭征一脸的疑惑,刘廌冷笑一声:“远梧兄难道没听到传闻么?西域撒马畏兀儿酋长遣使来京,才出肃州便出了事,近百人的使团,外加五百大明的精兵和一百锦衣卫的精锐缇骑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只有一个锦衣卫百户拼死回到了京师,可惜,人还没进西华门便咽了气!”

  西域使团的事情杭征也有所耳闻,只是他没想到蒋飒会是为了这个案子而来,而找的并不是自己,而是刘廌。

  “士端兄,若是这样你就更不能见他了,你想想,能够做下这天大的案子能是普通人吗?你好容易才把自己置身庙堂之外,江湖之远,千万别把自己往火坑里推。”

  刘廌苦笑:“恐怕这事情已由不得我了,我之所以能够置身庙堂之外是借口为祖父与父亲守墓,而今我却出现在这儿,往大了说就是欺君,锦衣卫既然已经掌握了我的行踪,倘若他们想以此作文章的话,你觉得我能够善了么?”

  杭征这下也没了主张,只得轻轻叹息。

  刘廌和杭征才入得花厅,蒋飒便站起身来向二人拱手:“刘先生,杭老爷,在下蒋飒冒昧前来拜访,还望二位先生恕罪。”

  蒋飒一开始就对刘、杭二人以先生、老爷相称,而自己也没抬出锦衣卫的身份,他是在告诉二人自己是以私人的身份来访,这让刘、杭二人对他有了几分好感。

  杭征是此间的主人,自然由他来招呼客人,他微笑着对蒋飒说道:“蒋大人能够来到寒舍,寒舍真是蓬荜生辉啊,坐,请坐。来人呐,上茶!”

  杭征并不买账,一句蒋大人就把关系又给绕开了。

  刘廌并没有说话,一脸的平淡,除了刚才和蒋飒点了下头之外就没再看蒋飒一眼。

  “蒋大人光临寒舍不知有何见教?”杭征仍旧是满脸的微笑,只是那微笑并不由心,反倒给人一种疏离之感。

  蒋飒并不在意,他早就知道想要说服刘廌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刘廌虽无实职,却有着品秩,正一品的官阶可不是假的,自己和人家可是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蒋飒虽不羁于形,但也深知礼不可废。

  他说道:“在下听闻刘先生在府上作客,本就对刘先生仰慕已久,所以特来拜见。”

  说着他的目光望向了刘廌。刘廌淡淡地说道:“刘某只是一个赋闲之人,怎敢劳蒋大人惦记。”

  蒋飒的心里很是苦涩,看来刘廌这人还真不好说话。

  他决定不再绕弯子,直接说道:“其实在下今日冒昧前来是有求于刘先生!”

  他这话一出,杭征便望向了刘廌,看来还真是让刘廌给说对了,他不禁在心里替刘廌担心,使团案这可是一潭浑水,弄得不好会把刘廌给淹死在里面。作为刘廌的挚友,他是不愿意刘廌去冒这个险的。

  可是刘廌刚才也说了,被锦衣卫抓住了把柄,而且还有欺君之嫌,要是人家真较起真来的话那可就是天大的事情。

  所以这事他也不能说什么,大主意还得刘廌自己来拿。

  刘廌皱着眉头:“蒋大人,刘某只是一个赋闲之人,你说有事相求恐怕刘某即便是想帮你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刘廌这是第二次说出自己是赋闲之人,他就是想先堵住蒋飒的嘴。

  蒋飒很是诚恳地说道:“不知先生可曾听说西域使团在大明疆域出事的事情?”

  刘廌微微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他确实是知道的。

  “圣上责成锦衣卫查办此案,并只给了一个月的期限,而最后这案子便落到了我的头上,到现在为止,我仍旧没有一点的头绪,所以想请先生助我。”

  刘廌笑了:“蒋大人,你凭什么认为我能够帮得了你?你也太高看我刘某了吧。”

  蒋飒说道:“先生过谦了,先生博学,上知天文,下晓地理,且精于术数、谋略,本是治国之良材,只可惜……”

  蒋飒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话锋一转:“我知道先生心里所想,我想先生对于我蒋飒应该也略知一二吧?”

  刘廌又点了下头。

  蒋飒叹了口气:“若从我个人来说我是不会接手这个案子的,我曾发过誓,再不为朱明王朝当牛做马。可是最终我还是接下来了,先生知道为什么吗?”

  这回刘廌没有再点头,而是摇头,对于这个问题他同样存着疑惑,就连杭征也竖起了耳朵。

  蒋飒说道:“为了黎民苍生,西域使团在大明境内出事,若不能处理好,给西域诸国一个交代的话,很可能会引起战端,战端一起,受苦的是边关的百姓。”

  刘廌睁大了眼睛,他没想到蒋飒会说出这样的理由。

  蒋飒说到这儿,忍不住解下了腰间的酒葫芦,冲刘廌和杭征说道:“我不习惯喝茶。”说罢便仰头咕了一大口,他表露出的真性情让刘廌对他的好感又增添了几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