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侠之大者,失踪
墨绿青苔2021-01-07 08:483,359

  “前面就是西安城了。”蒋飒马鞭指着前方。

  刘廌点了点头:“自秦汉至隋唐,都在此建都,古今帝王皆有长安情结,当年太子朱标西巡也动了迁都西安的念头,不过可惜,没多久太子便……”

  蒋飒冷笑一声:“这是报应。”

  刘廌看了蒋飒一眼,他当然清楚蒋飒所说的报应是指什么。

  洪武皇帝自从登基之后,确实做了很多令人齿寒的事,那些与他一道打天下的兄弟,不是莫名其妙的病死,便是这样那样的罪名给治了死罪,就连自己的祖父刘基,可谓是为了大明开国呕心沥血,之后想要功成身退,隐居田园仍旧也没能够逃脱厄运。

  刘廌的心里对洪武皇帝又何尝没有怨恨,只是有些话不能说,也不该说。

  刘廌叹了口气:“蒋大人,有些话还是别乱说的好,小心祸从口出。”

  “没什么好害怕的,他做得别人倒说不得了!”蒋飒冷冷地说道。

  刘麋摇摇头:“你是不怕,你武功高强,大不了浪迹江湖,没人能把你怎么样,可是你想过没有,你惹下了祸事,你是跑了,你的家族怎么办?当年令兄也算是个英雄,他若是想走也有的是机会,可他却没有走,甘愿被当今圣上赐死,为什么?”

  蒋飒没有说话,他的脸上带着一抹悲戚。

  刘廌说道:“他是为了保全蒋氏一脉啊!”

  蒋飒轻轻点了点头,这一点他又何尝不知道呢?当初他就想要劝蒋瓛逃的,他相信凭着蒋瓛与他的本事,又有谁能够困得住他们。

  但蒋瓛却没有逃,他深知道他若不逃,牺牲他一条命可以让整个蒋家得以保全,若是他逃了,那么蒋家也就完了,他要真的听了蒋飒的话,蒋家面临的或许就是满门抄斩,甚至有可能会诛灭九族,蒋瓛说他不能做蒋家的罪人。

  刘廌又说道:“蒋大人,虽说我们之前并没有交集,但通过这一两天的接触我能够看得出来你是一个颇为侠义的人,你可知,何谓侠之大者?”

  蒋飒一怔,他没想到刘廌会问他这个问题,不过这个问题还真是把他给难住了,侠之大者到底是什么他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

  刘廌轻笑:“侠之大者正是我们所谓的英雄,真正的英雄并不是那些快意恩仇的人,快意恩仇其实与莽夫有何分别,真正的英雄当忍人所不能忍,为人所不能为,为黎民苍生有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豪迈,不会为了个人的恩怨而置国家的,民族的,百姓的安危于不顾。”

  蒋飒还是没有说话,不过他却在心里细细品着刘廌的这段话。

  “其实蒋大人这一次能够出山也正说明了你的胸怀广大,顾全大局。”

  蒋飒望向刘廌:“先生的教诲蒋飒铭记了,唉,都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其实身在庙堂又何尝不是呢?世人皆只见庙堂的风光,又何曾看到其中的凶险。”

  刘廌说道:“为人,无愧于天地良心,为臣子,尽忠君爱国本分足矣!”

  蒋飒点了点头,刘廌不再说什么,策马扬鞭,向着西安城去,蒋飒赶紧跃马跟上。

  还未进城,便有两个身穿黑衣的年轻人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卑职方渐鸿见过千户大人!”其中一个黑衣年轻人躬身向马上的蒋飒行礼,蒋飒眯起了眼睛,这个方渐鸿他并不认识,不过这也不奇怪,他已经多年没有踏足锦衣卫了。

  蒋飒说道:“有什么事么?”蒋飒的语气淡淡,并没有给方渐鸿什么好脸色。

  方渐鸿不以为然,在蒋飒这个锦衣卫中犹如传说般存在的人物面前他还真不敢有什么脾气。

  他说道:“卑职奉指挥使大人之命前来接受大人的调遣。”

  蒋飒皱起了眉头:“我不是和顾长风说过么,你们查你们的,我查我的,有需要我自会找你们。”

  方渐鸿低下了头:“指挥使大人说过,不过,不过……”

  蒋飒**地感觉到方渐鸿一定是遇到了什么事,他说道:“不过什么,但说无妨!”

  “卑职这次共带来了六十人,分前中后三批向西而行,卑职带了前路于前天下午到的西安府,昨晚后路人马也抵达了西安,偏偏是中路的那二十人神秘的失踪了!后路人马就一路上根本就没见到那支队伍,从昨夜起一直到今天一早,我共派出了四组人沿途寻找,中午时分四组人都回来了,他们也没能够找到这一队人,原本卑职是不敢惊扰千户大人的,只是此事太蹊跷,又事关二十名弟兄的安危,卑职无奈只能在此等着大人。”

  蒋飒听了心里一惊,二十个锦衣卫的高手就这样失踪了?

  刘廌在一旁也听得真切,他皱眉问道:“你们三路人马走的都是同一条道吗?”

  方渐鸿并不认识刘廌,对于刘廌的问话他没忙着回答,先是看了蒋飒一眼,蒋飒说道:“刘先生问什么你就答什么。”

  方渐鸿这才回答道:“是的,我们走的都是一条道,当初之所以分成三路是怕这么多人走在一起太扎眼,指挥使大人也说了,此番我们是密查,不宜暴露身份。”

  蒋飒看向方渐鸿腰间的佩刀,果然方渐鸿他们佩的并非绣春刀,而是唐刀,这一点他还是很满意的。

  蒋飒望向刘廌,作为锦衣卫的千户,这件事情他自然不能不管,再说了,这件事情很可能也与使团案有关。

  还有一点蒋飒的心里也很是不爽,虽然锦衣卫是在洪武皇帝那儿失了势,但也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够对锦衣卫乱伸手的,毕竟它仍旧代表了大明的颜面。

  刘廌问方渐鸿:“你们的人呢?”

  方渐鸿说道:“一部分在城里待命,另一部分在城外的一处暗桩。”

  刘廌对蒋飒说道:“我们先去看看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吧,这也不是说话的地。”

  方渐鸿领着蒋飒和刘廌去了暗桩。

  锦衣卫在全国都有这样的暗桩,其实也就是锦衣卫隐藏在民间各行各业中的探子,仕农工商的身份为掩护,一来是为锦衣卫搜集一些情报,二来也是锦衣卫秘密行动时的一个落脚地与集结地。

  这些探子又称番子。

  这是西安城郊的一个铁匠铺,外面看着不大,里面却三进院子,后院直接连通山林。

  方渐鸿的那二十个人就栖身于此。

  他们并没有从铁匠铺进去,而是绕向后面的山林而入。

  蒋飒才一进院子,便有眼尖的校尉上前叩拜。

  “不必多礼。”蒋飒抬了抬手,大家才都站了起来。

  蒋飒介绍身边的刘廌:“这是刘先生,从现在起,先生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

  他并没有多说,毕竟刘廌的身份他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他也心知刘廌同样不想表露自己的真实身份。

  刘廌只是冲众人微微一笑,然后对方渐鸿说道:“我们进屋说吧!”

  方渐鸿又招呼了一个年轻人跟着进了屋,这个年轻人叫于江,是方渐鸿的副手,一个试百户。

  “你们此番离京知道的人多吗?”蒋飒问道。

  方渐鸿回答:“就顾大人、宋大人和刘大人知道。”

  刘廌却说道:“他们此番离京根本就不是什么机密了,六十个人的队伍,难保没有人会泄露他们的行踪。人太多,想要查起来也并不容易。”

  蒋飒知道刘廌说的是事实,如果只是几个人的话很容易保密,就算泄了密目标也就是那几个人,只要仔细的排查一定能够查出来,可是六十多个人就不好追查了,或许泄密的还不只一个,这些人大多都有亲人朋友,他们离开京城的时候难免会和亲友道个别什么的,消息也就泄露出去了。

  蒋飒又问道:“那一队领头的人是谁?”

  于江抢先回答道:“冷剑锋,也是一个试百户,不过这个人一向目中无人,很多时候都不把我们百户大人放在眼里。”

  于江口中的百户大人便是方渐鸿。

  方渐鸿瞪了于江一眼,有些尴尬地冲蒋飒和刘廌笑道:“冷剑锋是一个有能力的人,这样的人有一些傲气是很正常的事情。”

  刘廌说道:“你们三队出发的时间间隔有多长?”

  方渐鸿说间隔约摸一个半时辰的样子,也就是说他们第一队到西安,一个半时辰后第二队就应该到了,可是却没有到,三个时辰后第三队到了他们都还没到,他这才差人原路去寻找。

  “有没有可能他们中途变了道?你们最后一次与他们有联系是什么时候?”刘廌又问了两个问题。

  方渐鸿没有吭声,于江回答道:“我们彼此间并没有进行联系,一般这样的分批行动我们是不需要联系的,不过前面的队伍一般都会在所经之地留下暗记,他们最后一次留下暗记是在一天前,出南阳没多远的盘溪镇,那以后我们就再没看到他们留下的暗记。”

  “你确定之前看到的是第二队留下的暗记而不是第一队留下的?”刘廌又问。

  这回是蒋飒回答的:“他应该不会看错,这样的行动每一队的暗记都不同的。”

  “南阳,南阳。”刘廌轻声喃喃道。

  蒋飒轻声问道:“先生想到了什么?”

  刘廌这才回过神来,对方渐鸿和于江道:“你们先出去吧。”

  二人应了一声离开了房间。

  刘廌从身上掏出六枚铜钱:“我要起一卦看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