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特产,权宜之计
墨绿青苔2021-01-07 08:483,305

  庐州知府叫陈永和。

  这人和他的名字一样,脸上永远都是一团和气,像一个典型的好好先生。

  陈诚看到他的第一眼,就看到了他的那张笑脸,与人无伤的笑脸。

  “庐州知府陈永和参见巡按大人,陈某知巡按大人微服私访,不喜张扬故不曾远迎,还望巡按大人恕罪。”陈永和作了个揖。

  陈诚忙说道:“知府大人客气了,这样就挺好。”

  陈永和看了下陈诚身后的燕七和燕二,只当是普通的侍卫,偏又对陈诚说道:“大人,请入座。”

  陈诚坐下,陈永和和林桐也坐了下来,林桐对庐州县令郝大郅说道:“郝大人,你就招呼两个侍卫大人吧,可得把他们招呼好喽!”

  郝大郅忙说道:“请众位大人放心。”

  他置身向燕七和燕二说道:“二位请跟我来,隔壁雅座用餐。”

  燕七望向陈诚一眼,陈诚点了点头,他和燕二才跟着郝大郅去了。

  林桐给陈诚和陈永和斟上酒,自己也满上一杯。

  陈永和端起了酒杯:“巡按大人一路鞍马劳顿,这杯酒就算陈某为大人接风洗尘!”

  陈诚也端起了酒杯:“知府大人客气了,我们可都姓陈,说不定五百年前还是一家呢,咱们也别客套,什么知府大人、巡按大人的,听着别扭,论年纪您要长些,如您不弃,我就称您一声老哥,您呢就叫我一声老弟如何?”

  陈永和微微一愣,他没想到陈诚竟然会主动与自己亲近,这当然是好事。

  他哈哈大笑:“好,好,那我就托大了,老弟!”

  陈诚也笑道:“老哥,我们就满饮了此杯!”

  林桐原本也举起了杯子,可听二陈这么说,他尴尬地又放下了杯子,人家这哥啊弟的,哪有他什么事。

  不过他也是精于世故的人,脸上马上露出了笑容:“二位大人可谓是一见如故,喝一杯怎么行,怎么也得连浮三大白啊!”

  陈永和点点头:“好,好一个连浮三大白,老弟,干!”

  三杯酒下肚,陈永和招呼陈诚吃菜,似是无意地问道:“老弟此番到庐州所为何事啊?”

  陈诚叹了口气:“其实兄弟也只是路过,只是不曾想竟然会在庐州遇袭,所以不得不暂作逗留。”

  “这事林大人已经向我禀报过了,老鹰山地处德州与庐州之间,庐州向来太平,百姓安居乐业,并无盗匪之乱,老弟这次遇袭,很可能是德州逃窜而来的流寇所为。”陈永和的说法与林桐他们如出一辙,看来他们是早就已经想好了说辞。

  陈诚摆了摆手:“罢了,或许如老哥所说,就是流寇所为,这件事情就别再提了,再说了,也就是一个手下受了些许轻伤,不妨事。”

  陈永和见陈诚并没有追究之意,心里暗暗松了口气。

  林桐站了起来,又敬了陈诚一杯酒,陈诚也一口干了。

  陈永和和林桐交换了一下眼色,陈永和的脸上笑意更甚。

  他们没有想到陈诚居然这么好说话,在这之前他们也对陈诚做了暗查,知道他是洪武二十七年的贡生,殿试三甲赐同进士出身,但却并没有真正入仕,也无官阶品秩,可以说就是一个官场菜鸟。

  但这一次圣上却让陈诚任巡按之职,这就让他们不敢小觑,洪武皇帝是一个怎么样的人作为知府的陈永和可是知道的,能够让洪武皇帝看中的人又怎么会是无能之辈呢?

  所以今晚在望月楼设宴款待陈诚也是他的一种试探,却不曾想陈诚会自己放下身段,主动提出兄弟相称。

  这在他看来无非是三个可能,第一,这个陈诚是个草包,根本就没有什么本事,也不愿意得罪地方官员。第二,陈诚初入仕途,毫无根基,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而且陈永和也知道陈诚此番出京很可能就是冲着使团案来的,若陈诚真是个聪明人,他就会明白这个案子并不是他能够管得了的,最好的办法就是敷衍了事应付差事。第三,陈诚想利用手里的权力打秋风,想从地方官吏的身上捞点油水,赚些好处,这也很正常,不是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么?

  不论陈诚这么做是哪一种可能性都是陈永和愿意看到的,毕竟他也不愿意生事。

  他给林桐递了个眼色,林桐忙站起身来,拍了拍手,接着便有两个差人捧了两个小木箱子进来。

  “陈大人,这是我们知府大人备的一点庐州特产,还望大人笑纳。”林桐笑将小木箱子掀开了盖,一个小箱里放了满满的银锭子,另一个小箱子里则是一些金银珠宝。

  陈诚的心里暗自冷笑,这越发让他相信了庐州知府和同知一定有问题,否则怎么会下这么大的血本呢?

  不过他的脸上却没有表露出来,眼里仿佛还露出一抹**之色:“这怎么好?”

  他扭头望向陈永和,陈永和笑着说道:“这有什么,不过是些土特产罢了,老弟就收下吧。”

  陈诚这才点了点头:“那兄弟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一顿饭吃得很是和睦,宾主之间一片和谐。

  回去的时候陈诚是让燕七和燕二两人抱着陈永和送给他的“土特产”走的。

  回到住处,燕七等人看到两小箱金银珠宝,燕七望向陈诚:“这就是大人的收获么?”

  燕七的语言间有些不忿,他没想到陈诚竟然收受了庐州府的钱财。

  陈诚笑道:“这收获难道还小么?”

  燕二说道:“大人,拿人的手软,吃人的嘴短,大人不会不知道圣上整饬贪污的决心与手段吧?”

  陈诚神情一正:“照你们的意思这礼我不该收?”

  燕七说道:“当然不该收。”燕一和燕二也一并点了点头。

  陈诚淡淡地说道:“倘若不收的话又该如何?”

  “庐州府衙严禁百姓谈及阴兵借道的事情,我们就应该抓住这一点不放,逼他们给一个说法。”燕二说道。

  陈诚苦笑:“阴兵借道原本就是神鬼之说,当今圣上可是不喜这些怪力乱神的事儿,只要他们矢口否认有这么一回事,很可能我们就会陷入被动。别看陈永和一副老好人的样子,可这人的城府却是很深,今晚赴宴他敢怠慢于我这个钦差大人一来他是在对我进行试探,二来他自然是有所倚仗,他倚仗的是谁?一定就是那个使团案的始作俑者。”

  燕七说道:“不管他倚仗的是谁我们都不该怕的,我们身后站着的可是当今的圣上!”

  陈诚白了燕七一眼,这家伙又犯浑了,总是忘不了特权带给他的优越感。

  陈诚语重心长地说道:“燕七啊燕七,你莫不是忘记了之前我们的分析么?”

  燕七听陈诚这么说也冷静了下来,他叹了口气:“也罢,那么大人接下来有何打算?”

  陈诚说道:“阴兵借道的事情是肯定要查的,但不能明查,不要打草惊蛇,明天我们就起程去德州,到了德州之后再折回老鹰山!”

  燕二说道:“老鹰山我们不是彻底的搜查过了吗?之前大人说进庐州城一定会有所发现,可是现在我们却什么发现都没有啊!”

  陈诚指着那两个小箱子:“谁说没有发现?那不是吗?”

  他见燕二还是一副茫然的样子,又说道:“至少我们已经发现了庐州府与使团案的主使者有勾结,这些就是他们给的封口费。”

  燕七说道:“大人,有一点我还是不太明白,既然他们不想我们查到什么为什么又要在老鹰山玩这么一手呢?”

  陈诚淡淡地说道:“老鹰山设伏一是给我们一个下马威,二么,如果真能够把我们给灭在老鹰山的话,那么圣上一定会雷霆震怒,而只要在现场发现了那个有着燕王府标记的箭矢,接下来你想圣上会怎么做?”

  燕七等人都不说话了,后果他们当然知道,圣上一定会除掉燕王。

  陈诚又说道:“可是他们的伏击失败了,我们并没有什么损失,对方也很清楚你们的实力,既然打不行,那最好的办法就是拉了。只要我们不认真查,对他们构不成威胁的话,那么他们就可以无视我们的存在。”

  “所以大人这么做是为了麻痹他们?”燕一问道。

  陈诚点了点头:“是的,不过也并不容易,骗过陈永和与林桐等人或许不难,但却不一定能够骗得过他身后的人。”

  说这话的时候陈诚又看了一眼燕七:“他身后的人对你们很是了解,不会不知道‘六扇门’的人并不是那么容易搞定的,所以他们肯定还会有下一步的行动,不过无妨,我想要争取的不过是两天的时间,只要庐州府的人对我们放松防备,我想你们一定就有机会把阴兵借道的事情查出些端倪来的。以下他们的礼物也不过是权宜之计罢了。”

  燕七三人已经明白了陈诚的心思,他说道:“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庐州,燕一和燕二,你们带人跟着大人去德州,我一个人再探一次老鹰山。”

  燕一和燕二都知道燕七的本事,二人点头应了。

  陈诚说道:“我会在德州等你两日,两日内不管是否查到什么线索都一定要到德州去与我们会合。”

  “是!”燕七躬身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