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千影斩,血花
墨绿青苔2021-01-07 08:483,391

  燕七几人慢慢地走出义庄,他们的剑仍在手,每个人都充满了警惕。

  燕七相信对方既然已经出手那么这件事情就一定没完,虽说他和他手下的这几个校卒都是万中挑一的好手,但他们并不是一般的江湖侠客,只要快意恩仇就好,他们是“六扇门”,他们还肩负着大明皇帝委以的重任。

  所以他们不能掉以轻心,从加入“六扇门”那天起,他们的性命就不再属于自己,而是属于大明的皇帝,属于大明的江山社稷。

  燕七走在最前面,他的每一步都走得小心翼翼。

  此刻天地间一片宁静,风中偶尔有几声蛙叫的声音。

  看来对方真的已经撤了。

  燕七长长地松了口气。

  “我们赶紧回去,说不定陈大人那边也会有危险!”燕七的心里不禁担心起陈诚他们来,在这之前他觉得有燕一和燕二在陈诚的身边应该就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现在他不再这么想,虽不知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可对方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可就在这时,三个黑影从树林中飘出,那身形有如鬼魅一般。

  三个蒙面的黑衣人稳稳地落在了他们前面几尺远的地方。

  对方只有三个人,但燕七的心却没来由一紧。

  如果对方来的是三十个人甚至三百个人燕七都不会这般的紧张,可对方来的却只有三个人。

  对方显然是知道自己的底细的,也知道自己这边都是些什么人,但却竟敢只派出三个人来对付他们,那么这三个人的实力可想而知。

  一个校卒挺身拦在了燕七的面前,怒视着三个黑衣人:“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拦住我们的去路?”

  燕七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握着剑,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那三个人,心里虽然很震惊,脸上却显得很是平静。

  他在戒备着,提防着,若是对方突然发难,他一定要保住拦在面前的这个校卒,他不会拿自己的兄弟做挡箭牌,他不会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兄弟为他流血或是牺牲。

  为首的那个黑衣人直接无视了那个校卒,他看向了燕七,他的眼睛是**眼,很小,仿佛根本就睁不大似的。

  “你就是段长生?”那为首的黑衣人开口了。

  他说出这话的时候燕七身边的校卒都吃了一惊,他们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望向了燕七,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他们的总领大人竟然就是曾经名动江湖的段长生。

  不过很快他们就释然了,“六扇门”里哪一个人曾经在江湖没是寂寂无名之辈。

  燕七没有否认,他知道从这一晚以后谁都会知道“六扇门”的总领燕七就是当年的段长生,就算他否认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燕七点了下头,表示承认自己就是段长生。

  为首那黑衣人干笑两声:“总算是找到你了,段长生,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纳命来吧。”

  黑衣人反手抽出了背在背上的刀直扑向燕七。

  燕七拔开了拦在面前的那校卒,手里的长剑迎上了黑衣人的刀。

  另外两个黑衣人也朝着燕七的那几个手下冲了过去。

  乍一交手燕七竟然马上就道破了黑衣人的身份:“你是扶桑国的?你是柳生家的什么人?”燕七接连问道。

  黑衣人冷哼一声:“你不必知道,因为今天你死定了,对于一个死人来说,我是谁这个问题还重要吗?”

  燕七的几个手下分成了两拔人分别对上了一个黑衣人。

  燕七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我不知道你哪来的自信,十二年前,柳生如虹也像你这般的自信,可惜他的功夫却赶不上他的自信心。”

  黑衣人的身体微微颤动,他被燕七的最后一句话成功的伤害到了,从来还没有人敢这么说柳生家的人,在扶桑,柳生家的剑客那可是神一般的存在。

  为首的黑衣人叫柳生逐月,是柳生如虹的弟弟,他十年前就从扶桑西渡来到大明帝国,为的就是要给自己的哥哥报仇。

  十年来他寻遍了整个大明,却没有找到那个叫段长生的人。

  他听说段长生去了唐门,于是他也去了唐门,但却被唐门的人拒之门外,他想要如段长生那般的硬闯,可是却没能够闯进去,若不是几个心腹手下拼死助他逃离,他早已经死在了唐门的暗器之下。

  不过在唐门他也探听到了段长生早已经离开了唐门,至于去了哪儿就不得而知了。

  他在唐门铩羽而归,这被他引为奇耻大辱,只是他不敢再去寻唐门的晦气,唐门对于他而言就像是个恶梦。

  一直以来他都以为他们柳生家的剑术、暗器天下无敌,柳生家是忍者世家,忍术、剑术和暗器可都是绝活,可偏偏他的大哥柳生如虹在剑术上败给了那个叫段长生的人,而他自己竟然差点就死于唐门的暗器之下。

  这口气他咽不下去,但他却拿唐门没有一点办法,所以他更加迫切地想要找到段长生,他要把这口气出在段长生的身上。

  他并不认为段长生会比他厉害,他的剑术一直就在大哥柳生如虹之上,段长生能够败过柳生如虹却并不代表就能胜过他。他甚至怀疑传说段长生只身闯唐门的事情只是江湖人以讹传讹,他是去过唐门的,那地方藏龙卧虎不说,还处处是机关暗器,就连擅长暗器的扶桑忍者都不可能贸然闯入,段长生可能么?

  燕七最后的那句话深深刺痛了柳生逐月,他的刀直直地向着燕七劈了过来,这一刀仿佛他用尽了所有的力气,而这气势,他若要路途再变招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如果此时燕七能够侧身闪向一旁,那么一定有机会给予致命的一击。

  可燕七并没有那样做,因为燕七早已经看出他这这只招旨在诱敌,倘若他真侧身闪躲便中了对方的诡计。

  他若躲闪,无论向左还是向右,他的肋间都会露出破绽,就会给柳生逐月一个腰斩的机会,而那时他再想退让几乎是没有可能的。

  所以他挺起剑硬生生格挡。

  柳生逐月的心里暗惊,他没想到自己的意图会被燕七识破,那一刀只在半空便变劈为刺,刀尖直直刺向燕七的心口。

  燕七冷笑,他没有猜错,柳生逐月那一招并没有用老,中途充满了变数,自己只要不上当,柳生逐月便只能变招,否则的话被自己给粘上柳生逐月就再也讨不到任何的便宜。

  柳生逐月带来的那两个黑衣人分别被两个校卒缠住,两个校卒的实力也远远超过了他们的想象,虽然是二对一,却占尽了上风。

  柳生逐月在燕七的手上也讨不了好,燕七在躲过柳生逐月两次攻击之后发起了反击,他迅速地刺出了九剑,这九剑刺得很快,用电光火石来形容一点都不为过。

  柳生逐月的表现也出乎了燕七的意料,当他知道柳生逐月是柳生如虹的弟弟时,他就有一些轻视,一来他认为柳生逐月的本事应该不如柳生如虹,二来他打心眼里不觉得扶桑所谓的剑道有多厉害。

  不料柳生逐月却堪堪地躲过了他这九剑,要知道当年柳生如虹就死在这九剑之下。

  “你比你那死鬼哥哥要厉害得多。”燕七这话是由衷的夸赞,不过听在柳生逐月的耳中却有着嘲讽的意味。

  柳生逐月大喝一声,使出了柳生家的绝技“千影斩”,瞬间燕七的眼前仿佛出现了无数柳生逐月的身影,四面都是森寒的刀光。

  燕七知道这些身影之中只有一个是真的,他必须在这百千个身影中找出那个真正的柳生逐月,将他击杀,一旦自己的判断错了,很有可能就给了柳生逐月斩杀自己的机会。

  这时候燕七才真正不敢再轻敌。

  只见燕七手中的剑旋转出一个弧度,那剑光过处留下光的残影,那光影恍若一朵盛开的莲。

  突然间,燕七眼前所有的影子都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燕七挽出的那朵莲花却还没有完全消失,一团血雾升起,将那朵莲映成了一朵血花。

  柳生逐月死了,他的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他到死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竟然会死。

  燕七的剑早已经收回,那剑尖还流淌着柳生逐月的血,殷红的鲜血。

  柳生逐月的死让那两个黑衣人也大吃一惊,两人哪里还敢恋战,就想要逼退缠住自己的那两个校卒,殊不知这两个校卒无比他们想的更难对付,就在他们分神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他们的命运,两个黑衣人在同一时间被围攻他们的校卒手里的长剑洞穿了身体。

  一场搏斗就这样结束了。

  “走!”燕七没有多说什么,带着几个校卒迅速地原路返回。

  燕七看上去仍旧很是平静,可他的心里却掀起了轩然大波。

  他已经感觉到,从他们离开京师的那一刻起,他们便已经落入了对方的算计当中。

  他们的每一步都被对方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对方竟然对他们知根知底,甚至连自己的仇人也都成了对方用来攻击他们的武器。

  燕七在江湖上有很多仇人。

  他就是段长生,段长生成名很早,可在江湖上却没有几个朋友,有的只是敌人。

  而他的敌人并不是不入流的小毛贼,他的敌人不少是江湖中名气地位颇高的门派、世家。

  假如对方把自己的消息给透露出去,那些人肯定都会找上门来。

  到时候别说查案,就是这些仇家他都疲于应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