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灵牌,段长生
墨绿青苔2018-07-03 11:323,384

  燕二应了一声,便和那校卒忙碌起来,燕一站在陈诚的身旁,小心警戒。

  他轻声问陈诚:“刚才发出笑声的那个女人很厉害,我和燕一竟然都无法察觉到她的存在,公子要小心。”

  陈诚淡淡地说道:“放心吧,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不会再出手的。”

  那女人装神弄鬼的把他们引到这儿来不就是想让他们看到叶然的尸体,不就是想让他们看到叶然身上栽满的属于燕王的箭么?

  果然如陈诚想的一样,一直到他们掩埋了叶然的尸体什么事都没再发生。

  燕七他们并不知道叶然已经死了,他们现在正沿着一条山道小心前行。

  “大人,前面好像有人家,还亮着灯呢!”一个校卒指着不远处的一点灯火说道。

  燕七却皱起了眉头:“大半夜的怎么还会有灯火?”

  此刻已是荒鸡之时,在这荒郊野外居然还有灯火确实是一件诡异的事情。

  那校卒问道:“那我们要不要等一等陈大人他们?”

  燕七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那就等一下他们吧。

  半刻钟后,还没见有人上来,燕七沉声说道:“不等了,我们先去看看。”

  领着几个手下他们向着那灯火处去。

  其实燕七的心里也很是疑惑,按说陈诚他们的速度再慢也该与叶然会合了,叶然定会指引他们从一线天过来的,可是为什么到现在还没见到他们的踪影呢?莫不是他们出了什么事吗?

  不过很快燕七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对于他那两个兄弟,燕一和燕二的身手他是很有信心的,特别是燕二,就连燕七自己与燕二交手都不一定能够讨到好处。

  记得有一次,燕二只身一人追缉江洋大盗草上飞于纵,硬是追了整整一个月,跑了几千里,最终还是把于纵给擒来了,于纵可不是个小人物,在江湖上累有“鬼手”之称,“鬼手”指的不单单是他的偷盗本领,更是他的武功绝学。

  于纵善使匕首,传闻他能够在眨眼之间刺出十二刀,这是一个魔鬼的速度,当时江南几个府衙十数个出了名的捕头联手围捕他,最后这些人都死在了他的匕首之下,其中就包括了名震江南的神捕杜南山。

  可最后于纵还是栽在了燕二的手上,而且燕二还是把他给生擒了,要知道抓住他远比杀了他要困难得多。

  所以燕七不相信他们会出什么事,况且还有一个燕一跟着,他们一定能够保证陈诚的安全的。

  这也是他能够下决心先上山一探究竟的原因,否则他早就已经原路返回了。

  他很清楚,陈诚是不能出事的,否则很可能对于“六扇门”而言将会是一个巨大的灾难。

  不一会他们就来到了那所房屋前,他们终于看清了,之前他们看到的灯火只是那屋子外面悬挂着的一个灯笼,白纸扎的灯笼,灯笼上用黑笔写着一个大大的“义”字,那房屋的门头上写着四个大字:望陇义庄。

  这儿是个义庄。

  所谓义庄是富人出钱修建的供那些无家可归的死者停放尸体的地方。

  燕七他们现在所在的便是老鹰山的望陇乡,这个望陇义庄应该是望陇乡的乡绅所修的。

  不过看上去早已破败,像是多年都没有修葺过,仿佛已经废弃了一般,可门口的这盏灯笼却亮着。

  一个校卒上前推了推门,没能够推开。

  校卒抬脚作势欲踢,燕七拉住了他:“休得鲁莽!”

  那校卒这才退到了一边。

  燕七双手合什四下里拜了拜,嘴里喃喃念叨:“有怪莫怪,我等无意惊扰,只是吃粮当差,不得已而为之。”

  说罢,他这才冲了校卒说道:“好了,破门吧。”

  几个校卒刚才见燕七那样才想到这儿是义庄,是存放死者的地方,而且他们可是没少听过在义庄发生的一些诡异的事,他们跟着燕七有样学样的也拜了几拜,一个校卒才用力踢开了那门。

  门开了,几人却并没有马上进去,因为走在最前面的燕七已经停止了步伐。

  其他的人也停了下来,他们和燕七一样呆住了,他们看到了最诡异的一幕。

  院子里却有一个灵堂。

  燕七迈动了步子,他缓步向着灵堂走去。

  几个校卒就跟在他的身后。

  终于,他们来到了灵堂,燕七的脸色再次大变。

  灵堂供桌上有一个牌位,上面赫然写着:段长天之灵位!

  这是一个久违了的名字,从进入“六扇门”那天开始,这个名字就再没有人提起,连燕七自己都差一点把它给忘记了。

  这本是个秘密,无人知晓的秘密,可现在这个秘密就这样**在燕七的面前。

  一个校卒轻声问道:“段长天,是那个段长天吗?”

  另一个校卒说道:“怎么可能,段长天不是早已经死了吗?据说当年他独闯唐门,中了陷阱死在了蜀中!”

  燕七的脸色越发显得苍白,身边的一个校卒看到连忙示意大家都别再说话。

  桌上烛影摇光,香烟袅袅,供着的水果、酒菜都是新鲜的,从这香烛来看,点的时间绝对不会超过半个时辰。

  这是京师“宝香斋”的香烛,这种烛一支可以烧两个时辰,香烧的时间还要更长一些。

  燕七对“宝香斋”并不陌生,他供奉父母的长生牌用的就是这种香烛。

  但这并不是他内心感到恐惧的原因,真正让他害怕的是灵牌上的那个名字:段长生!

  因为他就是段长生,段长生是他进入“六扇门”之前的名字。

  后来加入了“六扇门”,洪武皇帝赐了燕姓,他才改名为燕七。

  唐门一役,他便从此在江湖销声匿迹,除了唐门的家主和三个大长老以及当今的圣上,便再没有人知道燕七就是段长生。

  可是此刻在这儿他却看到了这个久违的名字,而且还是出现在灵位之上。

  “四周看看,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小心一点。”燕七恢复了平静,对手下说道。

  “是!”五个校卒分成了两组,对院子开始了搜查。

  除了正中那大堂屋里几具已经略显破烂的棺材,破坛、破罐和蛛网积尘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发现。

  “大人,没有发现!”

  “大人,我们也没有发现!”

  燕七却没有吭声,他的目光只是紧紧地盯在了那灵牌上。

  “大人!”一个校卒轻声叫道。

  燕七这才回过神来,他抽出长剑,长剑如鱼龙飞舞,眨眼间那灵牌便成了木屑。

  几个校卒的心里都很是诧异,可是他们却不敢问燕七为什么要这么做。

  “走吧,我们回去,和陈大人他们会合。”

  六人才踏出义庄,便听到箭矢破风的“嗖嗖”声。

  “不好,退回去!”燕七大声叫道,几人挥舞着手中的剑,拔开乱箭,退回到了义庄。

  不过一个校卒的左臂却让箭给射中,好在没有性命之忧。

  退入了义庄,关上了门,一名校卒说道:“大人,我们中了埋伏!”

  燕七帮着那中箭的校卒拔箭,上药,包扎,动作很是稔熟。

  “还好,箭没有毒。”燕七轻轻地松了口气,这时他拿起了箭只看了一眼,他的眉头又重新攒到了一起,月光下他清晰地看清了箭上那个篆书的“燕”字。

  旁边的一个校卒也发现了,他惊声道:“燕王府的箭!”

  “燕王!”几个校卒的心里都是一惊,大家一同望向了燕七。

  燕七淡淡地说道:“就算是燕王府的箭也并不表示就是燕王干的,这件事情大家不要声张,在没有查清真相之前,不许向外人透露半个字!我想你们应该也知道兹事体大,弄不好将很可能会给六扇门带来灭门之灾!”

  燕七说的并不夸张,燕王是什么人?那可是皇子,而且颇有才干,戍边之时也是屡建军功,原本太子病故,大家都以为燕王有可能成为新的储君,却不曾想洪武皇帝竟然就立一个皇太孙,这让很多藩王的心里都不是滋味,谁知道燕王又有什么心思。

  陈诚之前就和燕七分析过,这次使团案的背后很难说没有这些藩王的影子,因为在大明,除了这些藩王,谁还能够有这么大的能量?

  自己刚刚奉了旨查使团案,对方马上就做出了反应,甚至还在此地设伏,看来对方对自己等人的行踪一清二楚。

  更让燕七细思极恐的是对方竟然连自己的底细都查得明明白白,那么“六扇门”在对方的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秘密可言了。

  “外面好象没有了动静。”一个校卒侧着耳朵听了一下说。

  另一个校卒说道:“他们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难道只是想把我们困在这儿?”

  又一个说:“大人,要不我从后面悄悄出去看看。”

  燕七点了下头:“小心一点。”

  不一会那校卒就回来了,他是从正门进来的,燕七几人见来的是他这才放松了下来。

  “大人,估计对方已经撤了,那些箭他们也都捡走了,没有留下一丝痕迹。估计是他们做贼心虚了,怕留下证据。大人,我还是认为燕王很可疑,你想想,如果是有人想要栽赃陷害的话,为什么要把现场清理得这样的干净?”

  燕七看了一眼手中的箭:“或许他们知道该留下的证据已经留下了吧!”

  燕七虽是这么说,但他的心里却隐隐觉得对方不可能就这么撤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