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悬尸,乱箭
墨绿青苔2021-01-07 08:483,443

  “叶然,叶然!”

  校卒和燕一、燕二大声呼喊着叶然的名字,陈诚跟着他们在浓雾中摸索前行。

  只是叶然再也听不见了。

  燕二取出一支细竹筒,这是他们七兄弟用来施放紧急联络的信号的工具。

  没等燕二放出那烟花讯号燕一便拦住了他:“雾太大,别浪费了,万一没能让大哥看到反而把狼给招来了。”

  陈诚也明白了燕二想要做什么,他说道:“先别轻举妄动,看看再说。”

  燕二确实有些急了,他担心燕七的安危,燕七和他带着的那些人像是全都消失了一般。

  “你确定刚才你听到叶然的叫声是从这个方向传来的吗?”陈诚问校卒。

  校卒抿了下嘴,然后点了点头,望向那片树林:“我确定。”

  燕二不待陈诚说什么闪身就要**树林,就在这时却听到了战马嘶吼的声音。

  燕二的身形顿住了,四人的目光都朝着传来马鸣声的方向望去。

  瞬间目光的交流,陈诚说道:“过去看看。”

  奔出二、三十丈,他们就看到了几匹马。

  校卒激动地说道:“是总领他们的马,是总领他们的马。”

  几匹马被拴在树上,或许是拴得久了,它们竟然有此不耐烦了。

  有的引吭长啸,有的正用蹄子刨着地上的泥沙,甚至还有的想要用力挣脱缰绳。

  燕一脸上的神色大变,他说道:“大哥他们很可能出事了。”

  他是从这些马匹的表现做出的判断,这些马可都是经过训练的战马,别说只是被拴住了一小会,就算是拴上一天、两天,哪怕没有食吃没有水喝它们也不应该会这样的狂躁不安。

  马是通人性的动物,它们常常与主人朝夕相伴,它能够感受到主人的喜怒哀乐,甚至能够感受到主人的祸福安危,此刻这些马的表现不得不让他为燕七等人担心。

  “马在这儿,他们的人应该离得并不远。”燕二说道。

  陈诚眯起了眼睛:“马拴得很好,应该是他们主动下马离开的,从这儿到叶然发出叫声的方向约二、三十丈的距离,假设燕七等人是主动下马去了某处,他们一定会留下一个人来看守马匹,等待我们的到来好告知他们的行踪,留下来的人或许就是叶然。”

  陈诚的心思很是缜密,他的假设几乎就是事实的真相。

  其余三人都没有说话,认真地听着。

  “叶然本该在这儿守着的,而这儿也正是我们继续往山里去的必经之路,可叶然却离开了,去了几十丈之外的小树林。”

  听陈诚说到这儿,燕一插话道:“这其中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叶然才离开了这里,否则他是不会擅离职守的。”

  陈诚点了点头:“没错,可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呢?”

  这个问题却没有人能够回答得出来。

  燕二的性子急,他说道:“我们进那林子看一下不就知道了吗?”

  燕一和那校卒望向陈诚。

  “那便去看看吧,不过大家千万别走散了。”

  三人一齐点头。

  大家的心里都很清楚,雾这么大,若真有敌人埋伏在林子里,一旦他们走散了就会成为对方攻击的目标。

  三个呈“品”字形把陈诚围在当中,向着迷雾的林子里去。

  一面走,燕二一面轻声问陈诚:“陈大人,你说大哥他们是不是都进了林子?”

  陈诚想了一下道:“我倒是觉得燕七他们往前去了。”

  “为什么?万一他们是被人引进了林子呢?”燕二又问道。

  陈诚淡淡地说道:“假如真是那样的话他们就不可能把马拴得那么好,试想一下,你若是燕七,在那个时候你是先追人呢还是先拴马呢?如果是我,要么骑着马去追,要么直接下马去追,不会花时间去把马拴好。”

  燕一“嗯”了一声:“陈大人说得很有道理。”

  “说了别再叫我陈大人!”陈诚微微有些不满。

  燕一忙赔着笑:“是,公子!”

  陈诚这才继续说道:“所以我认为还是之前我所猜测的那样,燕七带着他们到了这儿,因为某种原因,他们只能下马步行,留下了叶然看守马匹,等着与我们会合,这样的话,燕七他们应该是到前面去了,前面的路或许并不适合骑马而行。而叶然呢,他原本是在这儿等我们的,却被引进了小树林,虽然不知道他在小树林里遭遇了什么,但刚才这位小兄弟说他听到了叶然的惨叫声,很可能叶然已经出事了。”

  说话间他们已经进了树林。

  浓雾似乎散去了很多,但林子里却仍旧有着氤氲之气。

  在月光的照射下,呈着淡蓝色,气氛很是诡异。

  “血!”那校卒叫出声来,他的目光是在不远处的一块大岩石上。

  那岩石上有着一滩血迹,血仍未干。

  四人警惕地看向四周,燕一、燕二和校卒的剑早已经在手,握剑的手也十分的有力,他们此刻就像猎人,只要猎物一出现他们就会扑上去把它撕碎。

  可他们真是猎人吗?或许他们才是猎物。

  “咯咯!”女人的笑声传入了他们的耳朵,那笑声声音不大,却很是尖锐,在这静谧的夜里显得更加的刺耳。

  “那边!”燕二第一个冲了出去,陈诚想要一把拉住他却连他的衣角都未曾碰到。

  燕一很想跟着燕二去,可他想到了燕七的交代,他们留下来就是为了保护陈诚的安全,倘若陈诚真出了什么事圣上要是怪罪下来自己可是承担不起这后果。

  他轻咳一声,用眼神示意那校卒跟着去。

  陈诚叹了口气:“一起吧,赶紧追上他,千万别让他出事。”

  陈诚三人追了过去,不过很快他们就看到燕二停了下来。

  燕二就静静地,呆呆地站在他们的前面,留给他们的是一个背影。

  接着就见燕二躬下了身子,弯着腰,用力地呕吐了起来。

  “叶然!”这是那校卒的声音,他冲上前去,在一颗大树下定住了。

  树上吊着一个人,从那并不算严重毁容的脸上依稀可以辨认出就是叶然。

  他的身上有十数支箭羽,那十数支箭都没入了他的身体,血已经染湿了他身体正面的那一块地方。

  “是谁,到底是谁!”燕一大叫,手中的剑已然挥出,他要割断吊着叶然的绳索。

  “且慢!”陈诚叫道。

  燕一立刻停手,燕二的身子也直了起来,他转过身来,先是看了一下自己的同伴们,然后四下里扫了一眼,咬牙切齿地说道:“若是让我知道是谁干的,我一定要将他碎尸万段!”

  陈诚已经走到了树下,他对燕一说道:“小心把他给放下来。”

  燕一和那校卒慢慢地把叶然的尸体给放了下来,

  尸体还残留着温度,人应该死了没有多久。

  校卒的眼里隐隐有泪光,声音也有些哽咽:“叶大哥,你放心去吧,我们一定会替你报仇的。”

  这时燕二已经拔下一支箭矢,他看着手里的那支箭,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燕一也拔下了一支,只看了一眼,便有些惊慌失措。

  陈诚正检查着尸体,但他却发现了二人的异常,他也拔了一支,只见那箭上竟然刻着一个篆书的“燕”字,而那箭做工很是考究,显然是官造的,在最末端有着细小的军器局字样。

  陈诚也呆住了,他怎么会不清楚这个“燕”字意味着什么?能够让军器局造出如此精致的箭,而上面又刻了个“燕”字,那么这箭的主人肯定是燕王无疑!

  校卒惊声道:“燕,燕王?”

  陈诚、燕一、燕二那锋利的目光都瞪向了他。

  校卒赶紧闭上了嘴。

  陈诚说道:“尸体是死后悬挂到树上的,尸体温热,死得并不久,虽然身上看似被射了十几箭,但大多数的箭矢都是后来补上的,所以并没有流出太多的血,真正致命的只有一箭,在心口。”

  三人瞪大了眼睛,燕二说道:“公子竟然还懂得验尸?”

  “我有一个朋友是这方面的行家,常常跟他在一起也学到了一些皮毛。”陈诚说道。

  校卒很是好奇:“你那朋友是仵作吗?”

  陈诚摇了摇头:“不是,我也说不明白,或许有机会你们会见到他,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他就是个怪人。”

  燕一把话题给拉了回来:“公子,有一点我不太明白,既然致命伤只有心口的那一箭的话,为什么他们还要这么费事,在人死后射这么多箭呢?”

  陈诚说道:“因为想要掩人耳目,那致命的一箭根本就不是这些箭矢造成的,那支箭很细,比这些箭要细上一倍有余,只不过那只箭被人给拔出了。而这儿也不是叶然遇袭的真正现场。”

  “叶然遇袭的地方应该是刚才那块岩石的所在,对吧?”燕一问道。

  陈诚点头说道:“没错,那血迹应该是对方拔出那支细箭时从叶然的伤口喷出来的,刚才我留意看了,那血迹是呈喷射状的,局部有雾化的感觉。”

  “这么说来对方之所以要在他的身上射这么多箭,就是想要让我们误以为杀害叶然的人与燕王有关系,这是一招典型的嫁祸!”燕二说道。

  燕一却说:“也不一定,又或者对方是想用这种方式来洗脱自己的嫌疑呢,这一招不正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么?”

  陈诚没有说话,就目前的情况而言,燕一和燕二说的都有可能。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燕二问道。

  陈诚叹了口气:“把这位兄弟的尸体打理一下,然后掩埋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丝路密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