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冰魄银针
宁逍遥2019-09-16 11:152,455

  宁小凡皱眉看去,只见他们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八旬老者,一身朴素白褂,皓首白须,慈眉善目,有如一个仙风道骨的老神仙。

  “刚才的那些症状,你都是自己看出来的?”老人没理支支吾吾的丁学峰,而是笑着看向宁小凡。

  “一些很浅显的症状而已。”宁小凡不否认。

  “嗯,不错,不错。”

  老人抚须淡笑,眼眸充满了欣赏。

  这老人来头不小,连市一医院的院长都得慎重对待,由他一说,刚才宁小凡说的那些肾亏啊,岂不坐实了?

  两个黑衣保镖偷偷笑了起来。

  ‘我靠!’

  丁学峰气得杀人的心都有了,忙对老人道:“魏老!你别听这个小孩胡说八道,那都是没有的事!”

  “胡说八道?我看你才胡说八道吧。”

  魏老扭头扫了他一眼,“眼神虚浮,脸色蜡黄,眉宇间黑藜丛生,不是肾亏是什么?我魏青衫行医六十多年,已经老到这点症状都看不出来了吗?”

  “不是……我……我的意思是……”

  丁学峰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啊。

  “老头,别说了,快让我进去吧!”宁小凡提醒道。

  “小子!你给我闭嘴!”

  丁学峰暴跳如雷,“你知道这位是什么身份吗?!魏老可是国内医学界的泰斗级,全华夏五大神医之一,岂容你个小孩轻辱!来呀,把他给我轰出……”

  “嘎吱!”

  他话还没说完,302病房的门就被打开,一个穿着阿玛尼西装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是楚惜颜的父亲,楚海山。

  此时,男人眉宇间满布愁云,早已没了昨日的威风凛凛。

  “魏老,您来了!”

  男人见到魏青衫后,脸上总算露出一丝喜意。旋即看到宁小凡,他皱起眉头。

  “宁小凡?你怎么来了,我不是说了吗,这件事情我都调查清楚了,不怪你……”

  “不是!楚叔叔,我来这里是给惜颜治病的。”宁小凡急道。

  “治病?”

  楚海山先是一愣,旋即嗤笑地摇头,“你小小年纪,能治什么病?我知道你关心惜颜,但也不用编造这种可笑的理由……”

  “海山,我看这小子懂点医道,让他一起进来看看也无妨嘛。”魏老淡淡笑道。

  魏青衫发话,楚海山也不好推辞,只能点头同意。

  几人进入病房后,只留下脸色憋得通红的丁学峰。

  “宁小凡是吧,你给我等着……”

  “噗哧!”

  旁边一个保镖没忍住笑喷了出来。

  “笑你妈啊!废物一样的东西,还当保镖!”丁学峰狠狠剜了他一眼,推开门走了进去。

  “神经病吧。”一个黑衣保镖心里不爽了。

  “就是。”

  病房内。

  装修淡雅奢侈,高大的落地窗台,摆着一瓶水仙花,淡淡消毒水气味弥漫其间。

  这是市一医院最好的高档病房,一天要5000RMB,可见楚家财力之雄厚。

  “魏老,我女儿她一直昏迷不醒,医生说还没脱离生命危险。”楚海山焦急无比,双眼攀满血丝,几天都没合眼了。

  “脉象紊乱,沉闷,且不规则。”

  魏青衫并拢两指,轻轻搭在楚惜颜纤细的手腕上,眉头紧锁起来。

  “令媛……情况确实不妙啊。”

  听到魏青衫的话,楚海山一筹莫展,只是叹气。

  这时,宁小凡越过丁学峰来到床边,也学着魏青衫的手法,给楚惜颜诊脉,还闭上了眼睛。

  “哦?”

  魏青衫惊疑出声,如此年轻就会把脉的医者,国内不多见啊。

  “猪鼻子插葱,你装什么象啊!”丁学峰抱着双臂,阴阳怪气儿的嘲讽道。

  宁小凡没理他,而是自顾自道:

  “脉看虚实,舌看寒热,脉象太过驳杂,情况很糟啊……不过,有一段浮脉跳动的频率很快,这是即将醒来的征兆。”

  “哼,别以为你整几个专业术语就是神医了!”丁学峰又冷笑道:

  “楚董事长,我看这小子就是个江湖神棍,专干些拾人牙慧的事情来骗钱,还是快把他赶走为妙!”

  “你继续说。”

  魏青衫给了宁小凡一个眼神,示意他不用管这个傻缺。

  宁小凡点点头,“浮脉主表,沉脉主里,迟脉主寒。楚惜颜脉象看似紊乱,其实有迹可循,只需要找一个刺激点,就能将她唤醒。届时淤积在脑腔内的淤血,也会自动排出……”

  “刺激点……”

  魏青衫眉头紧锁,似乎在思考宁小凡的话。楚海山也是一脸懵逼,他根本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

  顿了顿后,宁小凡又严肃道:“这个刺激点,必须既通周身,又兼脉轮,是人体八大穴窍之一。”

  “啪啪啪!!!”

  病房里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原来是丁学峰正在鼓掌。

  “真是一本正经的装逼啊!宁小凡,你要是去演戏,什么陈道铭,什么曼德拉,什么奥斯卡影帝,绝对都不如你!”

  气氛紧张的病房内,却响起了丁学峰那公鸭嗓子般的嘲讽笑声。

  “智障儿童欢乐多。”宁小凡摇头不已。

  “给老夫闭嘴!!”

  赫然间,一道苍劲的暴喝声炸响。

  魏老发飙了!

  丁学峰指着宁小凡笑道:“哈哈!听见没,叫你快闭嘴啊!”

  “我是让你闭嘴!”

  魏青衫气得一脚踹在他屁股上,胡子都翘起来了。这种心胸狭窄之人,如何能行医?

  “噶?”

  丁学峰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踹了个野狗吃泥,楚海山吩咐俩保镖把他扔出去。早就看他不爽的二人,把他拉到走廊尽头一顿爆锤。

  “让你丫装逼!”

  “弄死他!”

  “往死里揍!”

  两个身高体壮的保镖尽情发泄怒火,一声声惨叫此起彼伏。

  “咳咳……好了,小友,你继续说吧。”魏青衫恢复常态,对宁小凡的称呼,也变成了小友。

  “脑残终于走了。”

  宁小凡长呼一口气,耳根一阵清净,旋即道:“这里有银针吗?”

  “银针?”楚海山略加思索,霍然起身,“我去找医生问问。”

  “不必。”

  魏青衫一摆手,微微一笑,便从身后取出一个长条形的黑檀木盒。

  打开之后,冰蚕雪丝铺底,十二根纤细如毫的银针静静躺立,每一根都完美如同艺术品。更为奇特的是,针身上竟有丝丝寒气渗出,弥漫其间。

  “冰魄银针!?”

  宁小凡眼睛陡然一亮。

  《鬼谷残卷:悬壶济世篇》中记载过这件世俗罕见的异宝。采自天山绝巅上的寒铁熔锻,融入雪魂花的精粹,每一根,都是当世臻品……

  “小友,好眼光!”

  说实话,魏青衫吃了一惊。因为认识他这宝贝的人,着实凤毛麟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界淘宝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界淘宝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