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黄三太奶
宁逍遥2020-04-04 11:282,561

  ‘能拿出这等宝物,看来这老头背景确实不俗。’

  宁小凡暗自思量,口中道:“那我就不客气了!”

  “慢。”魏青衫止住他,疑惑重重道:“小友,你……不会想用针灸救治病人吧?”

  “有什么问题吗?”

  “何止有问题,简直荒谬啊!哎,你师傅难道没告诉过你,针灸只能作为辅助治疗,怎可大张旗鼓用于主治呢?”

  魏青衫眼中闪过失望之色,摇头不已,这与他的认知简直背道而驰。

  “魏老行医六十余载,救人无数,经验不是你能比拟的,你就别胡闹了。”楚海山也是严肃皱眉,在他看来,宁小凡学艺不深。

  “针灸不可用于主治?”宁小凡眉头一掀,冷傲道:“那我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针灸的威力!”

  唰!

  说完,他右手凌空一掀,翻滚的气流,从盒底神乎其技地带起一根冰魄银针。

  下一刻,宁小凡写意般的屈指一弹,银针撞击在指尖,化作一道冰蓝色的流光,不偏不倚,正中楚惜颜眉心。

  “你找死!!”

  楚海山见宁小凡如此放肆,目光陡然凶狠起来。

  “奇了!奇了!”

  就在这时,魏青衫惊奇地大声叫喊,眼中布满惊惧。

  楚海山回过头,只见床上的楚惜颜剧烈咳嗽起来,大量黑色的淤血从她口鼻中咳出,浸湿了床单。

  “惜颜!”

  楚海山面露狂喜,如一阵风刮到床边,抱紧了楚惜颜,眼中流出滚烫的泪水。

  “太好了,惜颜,我的女儿……你没事了!”

  “爸……我这是怎么了。”

  楚惜颜面色苍白,虚弱不堪。

  “是宁小凡救了你!”顿时,楚海山表情惭愧起来,他刚才好像还骂人家来着。

  “小凡?”

  楚惜颜眼中闪过惊讶,抬起头,只看见床边站着宁小凡和一个精神矍铄的老者。

  “嘿嘿,楚大校花,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宁小凡笑着问道。

  “有点难受,不过已经好多了……宁小凡,真的是你救了我吗?”楚惜颜不可思议的看向他。

  “海山啊,能遇到宁小友真是你的福气……”

  魏青衫自嘲般的笑了笑,“如此神鬼叵测的针法,我老头子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就算比起那中海鹤山上的医圣,恐怕也不逞多让!”

  “恕老朽多嘴问一句,宁小友,你这手神针师从何人啊?”

  “我师傅常年云游四海,神龙见尾不见首的,不提也罢。”宁小凡胡乱扯道。

  “这才是高人。”

  魏青衫显然被唬住了。

  正在这时,楚惜颜忽然发出一声惊叫!

  “啊!你……你是谁?!”

  三人一震,只见躺在病床上的楚惜颜,玉指死死指着窗台上,像是见到了什么异常恐怖的事物,吓得小脸白如薄纸。

  “惜颜!惜颜你怎么了?”

  楚海山忙上前抱住女儿,转头望去,窗台上除了窗帘和盆栽,什么都没有,可楚惜颜却吓得大呼小叫。

  “魏老,小凡,惜颜这是……”楚海山刚松懈下去的神经,再次紧绷了起来。

  魏青衫也是一脸懵逼,他心想:不会是刚才针灸的时候,宁小凡用力过猛,把人脑袋治坏了吧?

  宁小凡眉头紧锁,想了想后,他走上前去,攥紧窗帘,用力一撕。

  嘶啦!

  白色的窗帘被撕下一角,宁小凡拿到水池边浸湿,又咬破食指,在白布上写着什么……

  魏青衫和楚海山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宁小凡在做什么。

  “天眼,启!”

  宁小凡将白布,凌空一抛,右手掐住剑指,遥遥一指!

  接下来的一幕,将两人顿时吓得亡魂皆冒!

  只见那原本空荡荡的窗台边,有一个尖嘴猴腮、白衣白帽的老太太坐在那里,彷如从空气里钻出来,眼睛阴恻恻地望着几人。

  白衣老太浑身煞气逼人,眼神更是阴毒无比,只望一眼,便如坠冰窖。

  “鬼啊!!”

  楚海山第一个叫了起来,饶是掌管数百亿财富的大集团董事长,也没见过如此恐怖瘆人的一幕。

  魏青衫更是吓得老脸惨白,动都不敢动一下。

  只有宁小凡平静地望着那个白衣老太太。

  “桀桀桀,想不到你个小娃娃,居然会开天眼……道家七十二脉,我黄三太奶倒也识得不少,你师承哪一脉?”

  白衣老太的声音晦涩低哑,就跟磨玻璃般难听。

  “黄三太奶?”

  听到对方道号,宁小凡心中一凛,这下完了,惹上大麻烦了!

  “桀桀,你不说,奶奶也懒得问。”

  黄三太奶阴冷笑道:“不过此事,乃是我与楚家人的恩怨,我奉劝你,切勿参与进来……

  哼,七日之内,我必取这小女娃的性命!”

  丢下这句话,她纵身跳下窗台,消失不见。

  房间安静了好一会儿,楚海山才颤颤抖抖地看向宁小凡。

  “小凡,这……这……她……她什么意思啊?”

  “哎,还能是什么意思。”

  宁小凡瞥了他一眼,“你摊上大事了。”

  轻轻一句话,让楚海山面如死灰。

  见魏青衫也是一脸懵逼,宁小凡这才幽幽叹道:

  “刚才你们所见的,乃是成了气候的黄皮子精,黄皮子也就是黄鼠狼,这是一种极为记仇的生物,楚叔叔,你怎么会惹上这种东西呢?”

  “我……我也不知道啊!”

  楚海山哭丧着脸,他一直老老实实、本本分分地做生意,从来也没干过伤天害理的事情,怎么会碰到这种脏东西?

  “小凡,你可得救救我们父女俩……那妖怪临走前说,七天要惜颜的命,这……这可怎么办!”

  楚海山吓得都快哭了,床上的楚惜颜,也早就昏过去了。

  “这……我……我想想办法吧。”宁小凡也没把握。

  虽然他有《青乌风水篇》这等道术宝卷,但黄三太奶毕竟是修炼了近千年的妖怪,哪是说灭就能灭的。

  “楚叔叔,你过几天把你们家的族谱给我看看,说不定能发现一点线索。”他思量道。

  “好……好,没问题!”

  楚海山满口答应,旋即保证道:“只要你能把这个妖怪干掉,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

  宁小凡表面一笑,心中却嗤笑道:

  ‘什么都给我?那把你女儿送给我咋样?’

  “呼……”

  直到此刻,魏青衫才长呼出一口气。

  他目光复杂地看向宁小凡,“想不到啊,宁小友,你还懂道家术法?”

  十几年前,他曾经见过一位岭南的术法大师,画符破煞、驱鬼捉妖、分金定穴无所不能。想不到这繁华都市之中,竟也存在这种奇人异士,真是大隐隐于市。

  “略有涉猎而已。”

  宁小凡淡淡一笑。

  话音刚落,病房的门被打开了。

  一道高挑倩丽的白色身影走入,是一个美女医生。她生着一张祸国殃民的绝美娇颜,穿着白大褂,宛若圣洁的天使。

  “是你?”

  “怎么是你?”

  顿时,宁小凡和美女医生指着对方,面面相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界淘宝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界淘宝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