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拂霓裳2018-07-02 14:471,557

  鬼新娘(七)

  “找我什么事?”欧阳易坐下来,问我,“还找这么高级的地方?”我喝了口面前的咖啡,没说话。欧阳易左右望了望,无奈地把手推过来:“你咽了那东西,我也没什么必要瞒着你,看看吧,应该能解释你目前所有的疑惑。”是个U盘。我伸手拿过来,说:“我要现在就知道真相。”欧阳易向后靠去,摊开双手:“你还真是无理取闹。”说罢,从自己随身带着的双肩包中拿出电脑递给我。我冷漠地接过,利索地打开了文件。点开标注为昨晚日期的视频。同样是监控,是从我咽下唐钧舌头开始的。

  我无力地瘫坐在地上,欧阳易顺手把剑扔在了地上,观察着血迹的面积。只见躺在不远处的父亲艰难地站起身,左右摇晃地向我走去。顺利地穿过正在专心去钉子的欧阳易。父亲站在我身后,伸出了手,掐着我的脖子。欧阳易许是察觉了异常,转身捡起剑,毫不犹豫地劈了下去——父亲的头滚落了。欧阳易伸手推了推无头的父亲,父亲便向后倒去,撞上了柜子,好像带落了什么东西。再后来我便昏迷了。欧阳易在电脑前捣鼓了一会儿,往父亲身上放了个什么东西,只见早已失去生命体征的父亲一下子站起来。欧阳易捡起滚落一旁的头颅,轻轻地放了上去。又把沐扬给父亲挑选的婚纱放在他手上,开门做了个“请”的动作。父亲抬步便离开了,行为举止不似死亡。

  “战国时,各国四处征战,百姓叫苦不迭,有一群人聚在一起,以除尽人间祸害为己任,替天行道,后经历代演化,成立了七宗阁,阁中人称七刑尉,并各自有封号。最初,七宗阁行巫蛊之术,阁中弟子均可长生不老,世人艳羡,想占长生者,便诱一七刑尉触犯戒条,杀之,啖之,方能如愿。随着发展,七刑尉分成数支。无论发生什么,每一支上都只能有一个存活的七刑尉。”欧阳易解释说。我冷笑一声,回答他:“什么七刑尉,不过是为自己私欲找个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欧阳易并不反驳,接着说:“你知道,自己的父母也是七刑尉吗?”他不顾我震惊的神色,说道:“色欲者,食舌;傲慢者,食目;暴食者,食胃;暴怒者,食血;嫉妒者,食脑;贪婪者,食心;懒惰者,食手。”我咽了口唾沫,回想起自己不久前吞下的舌头,胃里一阵翻腾,胃酸一下下地顶着咽喉,好容易才压了下去。欧阳易接着说:“若违之,则亡者不得往生,流连人世,与凶者索命。”我扭过头,岔开他的话:“你是什么时候入的七宗阁?”欧阳易扬起下巴,目光幽远:“晚唐时吧。那时,天子还是僖宗李儇。”欧阳易停了话头。我猜他应该是不想透露太多,却依旧好奇地问:“是出了什么事,叫你进了这鬼地方?”他目光一沉,回答说:“成为七刑尉后,自己身上是不允许失去东西的,可我……你为什么皱着眉?”我挑挑眉毛:“我成了七刑尉,便不能受伤了?”“妖术会在你体内起作用,小伤小痛它还是能治的。”欧阳易顿了顿,从包里掏出了把精致的匕首:“这是唐所处一支传下的兵器,现在是你的了,犽主。”我看着他手里的物件:匕首让皮鞘包着,露出的柄部是金色的,又镶嵌着红色宝石。“一寸短,一寸险。”欧阳易解释说。我接过来,才想起自己最想质问的问题:“杀我爸爸的是唐钧还是你?”

  “是我,也是他。同伴越少,幸存的七刑尉能力便越强。唐也是为了这个,对七刑尉大肆屠杀。”

  “那你呢?你为什么要伤害我爸爸?”

  “唐已经夺了他的魂,我伤害的不是你父亲,而是一个被奴隶的行尸走肉。”

  “那又为什么要制造他车祸的假象?”

  “因为,我是七宗阁獬少。我要保护七宗阁的秘密。”

  所以,七宗阁便是这样一个地方,善于制造意外假象,来蒙蔽人们的眼。从我吞下唐钧舌头的时候,我便也成了其中一员。如今这世上,只剩两个七刑尉了。

  我永远不会告诉别人,在父亲被杀的监控里,我看到了自己的母亲。母亲穿着出嫁时的婚纱,流着泪,亲眼看着那个为了长生不老才娶自己的男人,结束了他七刑尉的命运……

  鬼新娘篇(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宗灵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宗灵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