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什伐赤
柳馥2018-07-04 14:421,389

  坐落在长安义宁坊的大秦寺是太宗皇帝在贞观十二年捐造的,其后又历经了高宗朝、武后朝、中宗朝、睿宗朝,至今已百多年了,算得上是长安城里一座不怎么古老的古寺吧。大秦寺的主持轮替了三代,年近七十的波斯人阿罗憾是现在大秦寺的主持。同这座寺庙过去的主持们相比,阿罗憾并不热衷于讲经传道,他似乎更喜欢做一个云游四海的苦行僧。一年当中,总有好几个月的时间在长安大秦寺里见不到这位大德的身影。所以,每一次这位大德从外面游历归来,在庙里开坛讲经的时候,总是有会很多人慕名而来听他说万里之外奇人异事。

  今日有些特别,本该座无虚席的经堂却只有寥寥数人。原来奔着听故事来的人们都跑去了寺庙前的空地看热闹。就在刚才有两个年轻人为了抢一条小道,撞了一个两番倒。

  被安奴奴掺扶起来的虫娘,看见对面胡人正是方才遇上的那位时,虫娘沉下了脸,略有些气愤道:“怎么又是你,还有完没有啊!你不会是故意追着抢道吧。”

  “什伐赤,我的什伐赤。”鲁斯坦姆见虫娘气势咄咄的样子,暗觉她的身体并没有什么大碍,便没有多加理会,直接将钱袋丢给了虫娘的侍从安奴奴。然后,鲁斯坦姆便跑去想要牵走了自己的马。

  “什伐赤?”听到这名,虫娘的脑海里拂过了小时候跟着父亲拜谒昭陵的时候,她看见的石骏马。在昭陵的祭坛两侧的青石雕刻上的六匹骏马,听父亲说它们都是先祖太宗皇帝先后骑过的战马,其中一匹身负五箭还奋勇向前的骏马就叫“什伐赤”。

  虫娘看鲁斯坦姆跑来牵马,便先一步抓了马缰绳,道:“没想到你这外乡客倒是很会给马取名。我从小就想养一匹名叫什伐赤的马。昭陵有六匹石骏马,其中一匹就叫这名字。”

  虫娘说完,她便让安奴奴将钱袋还给鲁斯坦姆,随后她又将马绳交给安奴奴并让其把马牵到前庭左侧栓马桩边栓好。安奴奴牵过马,左右顾盼,僵立一旁。而鲁斯坦姆便乘此机会,一把从犹豫不绝的安奴奴手中夺过了牵马的缰绳,随机他又将钱袋抛给了虫娘,用特别不清楚的汉语愤愤道:“名?什伐赤不是名的,也不是名。拉赫什,只是我的什伐赤。”

  虫娘一脸懵,道:“我不懂你话的意思。连连两次抢道,第一回要不是你突然冒出来,我也不会急急勒马导致身后的郎君人马齐倒。这样一来,我的马不会被人给抵了去。现在我都不同你这个外乡客计较,还愿花钱买了你的马,你还有什么不乐意的?”

  一旁安奴奴为了弥补刚才自己犹疑失马的过失,附和道:“不是名的?但不是你的,这马是我家公子的。”

  “什伐赤不是名,我道没有抢……”鲁斯坦姆想要解释,但是话到口边用汉语又表达不出来,急得他连连冒出波斯语。周遭围观的人们跟虫娘一样也听不懂鲁斯坦姆说的话,但他们被这两人牛头不对马嘴的对话时表现出来的滑稽神态给逗了乐。在围观哄笑中,无奈的鲁斯坦姆抬眼偏见了大秦寺匾额上波斯文和罗马文的小字,他索性将马交给了安奴奴,随后他拉着虫娘往里寺庙的经堂走去,他寻思着大秦寺总有会既波斯语又通汉语的人。

  虫娘和安奴奴被鲁斯坦姆的举动给惊到了。

  安奴奴接着马绳,想要疾步追上去,奈何那匹什伐赤却不愿意向前,它向后作力直接把安奴奴给拽倒了。这一下又引得围观的人一阵哄笑。

  虫娘不悦道:“算了,真是成事不足。你就在这原地等我吧。哼,反正我也要去里面找阿罗憾。那就一起去好了。”

  从地上爬起来的安奴奴一脸忧色地回应道:“是,公子。”

  备注:大德,唐朝人对高僧的尊称,也用于景教僧人。

继续阅读:第四章:拉赫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