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狭路相逢
柳馥2018-07-03 16:032,156

  天宝九载(公元750年),炎炎夏季的某一日,风光旖旎的曲江池畔,绿阴道上游人如梭。在人群之中,有一位着紫衣的少年郎君策马而过,扬起了一风尘,引来了其他路人的瞩目。然而,那位紫衣少年策马奔驰的速度实在太快了,人们还没来看清他真的真实容颜,他就策马闪过了。只瞧见他身后尾随的褐发少年策马疾呼:“等等,等等我!”

  听见了褐发少年的呼声,紫衣少年放慢了马步。过了好一会儿,那褐发少年才追上了来。

  “公主,您看见了前面高耸的镀金十字塔了吗?”褐发少年刚一言罢,便引来了紫衣少年的侧目。自知言失的褐发少年赶紧纠正道:“哦不,是公子。奴奴我再不会说错了。公子,您千万勿要怪罪奴奴。前面高耸的镀金十字塔,便是大秦寺了。这座大秦寺里的主持据说通好几国番语。人们都说没有这位主持看不懂番文。”

  “那是最好。对了,奴奴,我们到了大秦,你也要注意自己用词,若是到了大秦寺里再叫错,耽误了我的事情。可别怪我回去罚你。”说罢,着紫衣男装的虫娘,又策马加速向前了。落得其后的安奴奴只得策马奋力追赶。

  跑在前面的虫娘过心急,一路策马疾驰,并未注意路道上有无其他的车马。突然,一个穿着宝蓝色胡服,戴着波斯毡帽的金发碧眼胡人从虫娘的左侧穿了出来,双方都惊得赶紧勒住了缰绳。

  “砰”的一声,吓得虫娘以为自己从马上摔了下来,定睛一看自己还好好地坐在马上,转头才发现原来自己的身后还有一队人马,人数不多只有五个人,领头的人就是摔在地上的眼眉颇似胡人的绯衣郎君。刚才,虫娘急急勒马止步,害得跟着后面这位郎君也不得不急急勒马。结果,他没有控制好缰绳,马和人一起倒了。

  见此,虫娘赶紧下马,施礼道:“抱歉,你没事吧?”那绯衣郎君被自己的随从扶了起来,他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用手中的马鞭点了点地上的马,言道:“我倒是没什么大碍。只是我的马好像摔断了颈,起不来了。”

  “额,我不是故意的。要不这样……”当虫娘刚想要说要不这样我把你的马买了如何的时候,那绯衣郎君二口不说地丢一袋钱给虫娘,道:“这事情我不怨你,今日我有事情。你的马,我买下了。”

  说罢,那绯衣郎君跃身上了虫娘的马,带着人策马而去了。虫娘这下子懵了,对着害得她急急勒马的碧眼胡人也不知该说什么。两人对视了没多久,各自的随从也都跟了上来。安奴奴瞧见对面胡人腰间革带上波斯文“沙阿”的纹样,便附耳对虫娘轻声说道:“先去大秦寺要紧。眼前这人怕是有些来头。”

  虫娘撇了一眼安奴奴,道:“什么来头?大秦寺固然是要去的。孰是孰非也是要说清的。”

  安奴奴又附耳轻声道:“公子,您是知道的,奴奴的父亲是西域安国人。奴奴生在长安,长在长安。虽然我不通波斯语,但“沙阿”的字样还是认识的,听说波斯人会把王像和王名印在钱币上,就是织锦上也会印“沙阿”或者“沙汗沙赫。”

  虫娘茫然问:“那是什么意思?”

  安奴奴轻声道:“汉译的话,差不多是众王之王的意思吧。瞧那人衣服腰上便装饰花纹便就是了。公子,前阵子陛下不是下诏说要重新整修波斯驿馆。长安城里早就传开了,说是波斯王又要派使来朝。看样子,那人说不好是波斯的使者,更或者他就是波斯王子!”

  听到此,虫娘心中更是不快了,暗想众王之王有什么了不得呀!何况他是不是波斯王子还是不一定的事,就算他是波斯王子又能如何,自己还是天子的女儿!安奴奴像是看出了主人的心思,便继续劝道:“算了,咱们还是先去大秦寺吧。听人说那大秦寺的主持阿罗憾除了讲经日,平素不见外人。公子,别与这外乡客计较,耽误了我们自己的事情不值得。再来,您可是微服啊。”

  而这时,碧眼胡人下马用很蹩脚的汉语,磕磕巴巴地说:“你没事吧?抢道,对不…不对…我……”胡人的话未说完,虫娘便插话道:“你是要说对不起吗?呵呵,我是没有事,但是我的马被别人骑走了。这都是你突然冒出来害得我不得不急急驻马才惹出来的祸事!抢道是不对,既然你有意跟我说对不起了。唉,那也就算了。我不与你计较,今日我正好也有事情。这样吧,你的马,我买了。”说罢,虫娘如法炮制地将绯衣郎君给她的钱袋丢给了碧眼胡人,随后再翻身上了胡人的马,众目睽睽之下策马而去。见此,安奴奴赶紧策马紧随,生怕自己慢一步落下了,被人抓包。

  碧眼胡人被这档怪事搞懵了,转身对他的翻译官用母语询问道:“这是怎么回事?刚才是他抢道,我们才是在大路上的直驰啊!还有他干嘛抢走我的马,给我这袋东西做什么?”

  一脸尴尬的翻译官只得含糊地人解释说:“鲁斯坦姆殿下,那袋子的是钱,我想那少年太中意您的马了,所以他留下这代袋钱来买马。殿下,您远道而来,使命在身,不值得为这样的市井小儿耽误时间,依在下看来这小事情就算了吧。”结果,年轻波斯使鲁斯坦姆顿觉自己被一个小儿戏弄,更为气愤了。他直接夺过了侍从的马,骑上后便策马追了过去。

  他身后侍从们和翻译官一脸错愕。愣了好一会儿,他们反应过来,这才急急地打马追赶。可此时,虫娘和鲁斯坦姆都早已从他们视野中消失了。

  备注:

  “沙阿”是古代波斯皇帝头衔,也作沙汗沙赫,即汉语的“众王之王”,而此头衔与中古波斯语šāhān šāh相一致,šāhān šāh字面上的意思就是“众王之王”。另外,公元六到八世纪青海都兰县出土的纺织品,最后一件上面绣着波斯文字:“伟大的,光荣的王中之王。”

继续阅读:第三章:什伐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