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楔子
柳馥2019-01-27 13:312,807

  长安城里有一座特殊的道观,名为天宝。这座道观有两位主人,一位长居于此的仙媛,是陛下的小女儿。据说,这位小公主出生时,她的母亲因为难产而死,所以她一出生被自己至高无上的皇帝父亲认为是不详之人,寥寥地起了一个谈不上好也谈不上不好的小名“虫娘”,便将她从大明宫送入这道观。如今九岁的虫娘,已然做了九年的小道士。前些年,孤寂清冷的道又观迎来了另一位主人,这位仙媛名号太真,俗姓杨,她比虫娘要年长许多。杨仙媛平素神龙见尾不见首,在观中没待多久便搬入了大明宫,摇身一变成为了陛下最为宠爱的太真妃。今日太真妃要偕同圣上重回故地,探望她的小旧友。

  天色渐白,观中的婢子们便开始了清扫起了庭院。伺候小公主的婢子们小步走进了正堂,熄灭了外室的夜灯后点燃鎏金熏笼里的龙涎香,借着香气熏起了一会儿小公主起来后要着的华服。婢子们的动作神态都显得十分小心,生怕自己有一个不慎发出声响来,惊醒了睡梦中的小公主,引来责罚。

  然而,一阵阵浓郁的香气透过珠帘飘入到内室,还是惊扰到了虫娘的美梦。醒来的小虫娘任性地唤来了使婢们,气恼地训斥:“谁让你们自作主张点熏香的?这么多熏香,什么不好选非要要点熏人的龙涎香?若没有这样熏人香气,我就能在梦里看清母亲的容颜了!我好不容易才能见母亲。就差烟雾散尽的一步,我就能看见母亲的容颜了。”说罢,九岁的虫娘抱头哭了起来。

  见这场面,婢子们面面相窥也不知该回应什么,便当即跪下自言有罪。良久后,一个褐发碧眼的小丫头,有些怯弱地说道:“公主,您别哭了。我们若是知道您在梦中遇上了曹贵人(1),我们纵使是得罪陛下和太真妃,也不敢点龙涎香来扰您的美梦。可是,我们又怎么会知道您做得是什么样的梦境呢?”

  小丫头的话最后一个字,轻得跟蚊呐一样,但依旧传入虫娘的耳中。虫娘忽然更悲伤了。婢子们不可能知道虫娘的梦境,而虫娘恐怕永远勾勒不出母亲的容颜,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母亲留给她的纪念之物,只有她挂于胸怀的前镶嵌着天青石的金十字挂件,金十字的中间天青石上都印刻着狻猊纹样。于是,虫娘抓着自己的金十字挂件,哭得更大声了。

  下面人惊恐伏地长拜,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劝慰。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伴着公主哭声,传来陛下和太真妃驾到的传唤。这一下,室中的婢子们越加无措了。许是情急吧,婢子们开始不顾礼数地七嘴八舌哄劝起了小公主。可任婢子们如何哄劝,小虫娘就是不听地任性大哭。劝着劝着,婢子们也无奈地急哭了。按理说,圣上驾临应当立刻去迎驾,可现在这场面小公主是横竖都劝不动的,撇下公主去接驾,之后陛下见了哭泣的小公主必然会则责罚下面的人。这样一来不仅得罪了陛下,还得罪了小公主了。婢子们思前想后,权衡了利弊,她们还是决定留在室中伏地长拜,陪着小公主,一起静侯陛下。毕竟,比起一年难得见上几回的太真妃和陛下,小公主才是这道观中说不一二的真主人。然而,这些婢子们的心里其实忐忑极了。直至,陛下和太真妃来此,领头的婢子故作镇定地上前详做了解释。

  听完了婢子的解释,李隆基的脸了沉了下来,许是觉得自己小女儿有些任性慢礼了吧。太真妃倒是和颜悦色地将小虫娘抱入了怀中,哄道:“别哭了,虫娘。来看看,阿姐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来。记得,我在这观的时候,曾经答应要替你找回关于母亲的回忆。”言罢,太真妃让身边侍奉的婢子拿来一个描金的漆盒呈给了虫娘。虫娘收拾起了眼泪,打开了描金漆盒。描金漆盒里放着一卷上了泥封的卷轴,印泥上的纹样和自己金十字挂件上面的纹样是一样的。这一下子,让小虫娘振奋激动了起来,正当她迫不及待想要打开卷轴时候,被自己父亲呵道,“咳咳,虫娘你这孩子,怎么能这样没有礼数呢!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打开漆盒?还不快谢谢你的好阿姐,若不是玉环让朕派人去宜春院重新整理你母亲的遗物,这卷书不知何时才会被人发现。”

  随后,虫娘又向父亲和太真妃各大拜一礼,复言:“儿臣,谢父皇,谢阿姐。”当虫娘迫不及待想要打开卷轴的时候,太真妃越加悦色地跟李隆基说道:“三郎,太子和其他皇子公主他们的年纪都太大了,何况他们的生母也大都健在,我当不了他们的母亲。我没有孩子,虫娘没有母亲,而且她的年纪也合适,要不您让虫娘做我的女儿吧。”

  继而,太真妃又对虫娘说道:“跟我和你的父亲一起回兴庆宫,好不好?道观终究不是一个小公主该常住的地方。”

  小虫娘拿着卷轴,沉默了良久,结结巴巴地回复道:“我……我有母亲了。”

  太真妃:“可是,她已经驾鹤西游了。”

  “驾鹤西游?那她会回来吗?若人死后有灵,母亲大人回来了,得知虫娘另认他人为母,她应该会很难过的吧。”虫娘说着,泪水便在眼眶里打起了转,好像又要大哭了起来。这让贵妃略显尴尬,便不好意思再多说什么了。而李隆基的心里亦起了恻隐,虫娘的表情勾起了他自己童年一段酸楚的回忆。在他9岁的时候,他的生母窦德妃因为得罪武则天被处死,随后他的父亲李旦宠爱的豆卢贵妃也曾想收他为养子,那时李隆基拒绝豆卢贵妃的神态就跟今日的虫娘一样。

  儿时情景的浮现,将李隆基心中的天秤推向女儿一边。于是,太真妃认女一事便就作罢了。虫娘依旧长居于道观,无缘于深宫楼台。不过,虫娘也乐得居此,当观中说一不二的主人。

  后来,到了天宝四载(公元745年),太真妃被李隆基正式册封为贵妃,从此杨氏一门成了朝中炙手可热的贵族,但凡和贵妃有些关系的人都得了不同程度上的晋升。长安城里也渐渐流行起了一首得宝歌。

  “得宝弘农野,弘农得宝耶……”

  人们都说这弘农杨氏出身的贵妃是陛下的至宝。因此,观中有些婢子亦纷纷地在私下里替小公主感到可惜,她们觉得小公主错过了贵妃的顺风船,未来恐怕是难以得宠。虽然公主贵为帝女,原本很尊贵,得不得宠也本是无所谓的事情,但是陛下的儿女很多,有贵妃帮衬的话,那小公主在诸多兄弟姐妹也能够多占一些鳌头,多得一些好事情。想要当初武惠妃得宠的时候,她的女儿咸宜公主不是长公主,但是陛下却因为武惠妃的关系,在咸宜公主出嫁的时候,愣是给了她长公主的待遇。观中婢子们想到这里更是替虫娘惋惜。

  然而,虫娘自己则不以为然,因为她觉得自己已经从弘农野得到宝贝。只是她得到宝贝不是佳人,而是佳人带来的东西。托贵妃的福,她得到母亲遗留于世的书卷。在虫娘看来这世上大概没有比这份遗卷更为珍贵的东西了。至于长公主待遇什么的,这些本不是她在在意的事情。对虫娘来说自己能母亲的遗卷,已经是心满意足的事情了。非要说有什么可惜的或是美中不足的事情,那便是当虫娘打开书卷后,她发现上的文字是她从未见过的。但是,有遗卷胜过肯定是胜过没有的,虫娘相信自己终有一日,她一定会找得到读得懂上面文字的法子。

  备注:

  (1) 贵人,古代后妃的敬称。

  (2) 公主,这里只是唐代书面用法,这里改为口语。按唐李匡乂《资暇集》卷下:“公、郡、县主,宫禁呼为宅家子……又为阿宅家子。——唐代禁内称公主,为宅家子。

继续阅读:第二章:狭路相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