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金吾卫
柳馥2018-07-10 20:532,069

  沙普尔见虫娘主仆二人神色异常地,站在一旁窃窃私语,像是有什么事情,他关心道:“怎么了?小郎君,是不是家中发生什么事情?要不依那位仁兄说的吧。”说罢,沙普尔向着隐蔽围观看客中的随从招了一下手。沙普尔的随从心领神会牵来了虫娘原来的坐骑。

  沙普尔让随从将牵马的绳子交到了虫娘的手上,“给你,也是算物归原主了。”

  虫娘一下羞红了脸,低着头看着地上摇摆的人影,推辞道:“不了,你这样做反而让我不好意思了。说是物归原主,这话倒是没错。可之前是因为我和那胡人抢道,才害得你原来的马摔折了脖子。现在你是物归原主了,我可没法物归原主给你。”

  沙普尔微笑道:“不用了。我并不差一匹马。如今,你有急事就先骑着这匹马走吧。客套话也不必多说了。本来跟你和那位仁兄比剑也并非我意。无非就是赌一口气罢了。”

  虫娘刚想要说自己不缺一匹马,同那胡人比剑也是赌气而已。沙尔普又言道:“不过,你以后骑马也要多注意啊。就是有事在身,也不能因为心急而抢道,这是很危险的事情。”

  “抢道!你也这么觉得?”原本已经面露羞色的虫娘顿时歉意减了一半,她有些不甘地抬起头,道:“这位郎君,我没有急事,我也不缺这匹马。可事情说明白,我不因为一匹马跟你们在较劲,纯然是因为赌气。而我这么置气的因素是因为我没抢道,那胡人非说是我抢道在先。算了,不多说了。反正你若觉得是我的不是,那我们继续比试。没什么可多说的啦。”

  安奴奴一脸尴尬地劝说:“公子,算了吧。其实,我们也是有错。”

  虫娘立刻接语,道:“有错的是你,你刚才不该耍小聪明的,搞得比试终止。还是继续吧。”虫娘将马绳交还到沙普尔随从的手上,她拔剑道:“别磨蹭了,重新开始吧。”

  安奴奴被虫娘这么一说,便默然地退到了边上。

  打算离开的鲁斯坦姆见此,忽然来一点兴致,原来他只觉得虫娘只是一个不明就里的人,不曾想这个不明就里的人在尚武这方面,还挺坚持的。鲁斯坦姆又思量一下,用母语道:“有意思,他倒是挺有始有终的。也是,决斗本来就要分出胜负。这么想的话,拉赫什回来了,比试也该继续。毕竟,我们胜负未分。穿红衣服的,你替我翻译一下,他还要比试的话,我奉陪到底!谢了。”说罢,鲁斯坦姆又把拉赫什的马绳交给了沙普尔的随从,让其代为保管。

  沙普尔白了一眼鲁斯坦姆和虫娘,无言以对。他觉得自己遇上两个奇人异人,完全不明就里的人。可事已至此,两人还都要继续,自己又岂有不战的道理。此时,鲁斯坦姆又把拉赫什的马绳交给了沙普尔的随从,让其代为看管一下自己的爱马。沙普尔的随从茫然地看了一眼他的主人,沙普尔无奈道:“唉,你先替收着吧,”言罢,沙普耳叹气也拔出了自己的剑。

  围观的众人看热闹不嫌事大地递上此起彼伏的掌声。当三人骑虎难下,非战不可的时候,伴着掌声传来一阵“嘀嘟”的马蹄声,末尾的围观者不知何人忽然叫唤道:“金吾卫来了!金吾卫来了,大家要不还是赶紧散了吧。”

  听到金吾卫来了,虫娘瞬间面露难色。金吾卫,分左右两卫,他们共掌宫中及长安城内的巡查警戒。统领左右金吾卫的将官一般不是宗室子弟,就是外戚表亲,要不是陛下的旧臣故交或者他们的子弟,他们很可能是见过虫娘的。故此,虫娘可不想把事情弄大。她倒是不怕金吾卫,也不怕故人熟人想见尴尬,而担心自己微服出游会暴露了,传到父亲李隆基那里,引来父亲的责罚。若如此的话,她想要再次微服出来就不这么容易了。可是,虫娘急盼着七天后再出来拿译本呢!

  见虫娘犹疑,一旁的安奴奴很快就猜到她的心思。安奴奴立刻从沙普尔的随从手上,夺过两匹马的麻绳。然后,安奴奴跃身上了其中的一匹马,拉着另一匹马,奔驰到虫娘身边,大声道:“公子,我们快走了。再不走了,怕是来不及了。”

  虫娘点了一下头,她也赶紧跃身上,道:“马,借用一下。我有急事,先走了。七天后,我还会再来大秦寺取书卷的译本,到时我们再战。马,我也到时还你。若你们急得的话,也可以隔日去天宝观,同门口的人报李阿瞒的名讳,她们会把马给你们找来的。着绯衣的郎君,你替翻译给那个胡人听吧。”接着,这虫娘主仆二人便绝尘而去了。

  鲁斯坦姆和沙普尔两人,跟其他围观的人一样都被虫娘这突如其来的弃战而退给惊到了。

  回过神来,鲁斯坦姆气愤用母语道:“这什么人啊?刚才,是他说要继续决斗。现在他弃战而逃,还骑走我的马!”

  沙普尔用波斯语回道:“他说他有急事,七天后,再继续决斗,届时会把马还给你。”

  瞧鲁斯坦姆一脸不信又很气愤的样子,沙普尔用波斯语宽慰地继续道:“他说他叫李阿瞒,如果你很着急,也可以隔日去一个叫天宝观的地方找他。我看他走得很急,应该是真有急事吧。”

  鲁斯坦姆用母语不屑地反问道:“天宝观是什么地方,你听过?还是去过?你知道在哪里吗?”

  沙普尔想了一下,他好像有听过去天宝观,但确实从没有去过,更不知道在那里。于是,他波斯语道:“嗯,不知道。之前,他在经堂托阿罗憾翻译他母亲的遗卷。所以,七天后,他肯定会来的。”

  鲁斯坦姆干笑一声,没有再同沙普尔搭话。不多久,金吾卫来了,他们两人被逮了一个正着。

继续阅读:第十章:波斯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