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波斯使
柳馥2018-07-11 21:392,195

  金吾卫一来,不相干的围观人群很快就被驱散了。鲁斯坦姆和沙普尔两人私下比斗本身没什么,但是因为他们的比斗,引来一大批人的围观,扰乱了坊市的次序,这就是滋事了。负责长安城内的巡查警戒的金吾卫就不得不管了。所以,其他人可走,他们两个必然是要留下接受讯问。不过,这两人似乎都不太配合金吾卫的工作。相较于沙普尔默然冷对,鲁斯坦姆大体算是情有可原吧,他倒不是不想要配合,只是他的汉语不怎么好,没办法顺畅用汉语同金吾卫用汉语沟通,而现在来这一批金吾卫中又没人精通波斯语。

  不知道何为原本热心的沙普尔在这时并没有主动帮鲁斯坦姆翻译,甚至鲁斯坦姆托他翻译的时候,他也是无动于衷。他本热对金吾卫的问询也是一脸冷淡,只是冷漠敷衍的回答。问话的金吾卫,他的年纪看起来比沙普尔等人大不了几岁,左右唤他为“右郎将。”而金吾卫的右郎将,受左右翊中郎将府直管,是正五品上的官职。这点年纪能做到右郎将的人,想必是有些家世背景的。所以,这位右郎将问话的时候,语气也颇有些傲慢。这大概也是沙普尔不太乐意配合他的因素吧。

  当金吾卫的右郎将询问沙普尔的名姓和原籍的时候,沙普尔从原本的冷漠作答变成了默然不语。看他皱眉的样子,是有些难言之隐不得不刻意回避。不过,金吾卫的右郎将似乎已经被沙普尔之前冷漠的态度消磨掉了耐心。金吾卫的右郎将三次询问,沙普尔都没回答了。这不由得惹到恼了右郎将。眼看沙普尔要同他发生争执的时候,刚才一直隐没在人群中默默地看着这一切发生的阿罗憾出面替着此两人做了解释。

  阿罗憾莞尔一笑,道:“右郎将,勿要生气。这两位同我一样从波斯而来,他们不是不想要回答您的问题,是没有听懂您说的话。刚才的比试嘛,不是只有两个人,还有一个人已经先一步策马而去了据我所知,大概是因为他们在大秦寺的时候,发生了抢道。现在当事人不全,。现在您单单责问他们两人,那他们比试的起因也说不太清楚。另一个人可能会七到十天后,再来这里。您可届时再来找先行离开的小郎君询问一下,再做核定。”

  右郎将瞥了一眼沙普尔和鲁斯坦姆,他将信将疑地说道:“是吗?大德,您说那个金发碧眼,一身胡服的人,他是您老乡,我倒是相信的。但是这位绯衣郎君也是?他刚才明明有用汉语简单回答我的问题。虽然他说得简要,但没有什么口音啊。何况名姓和原籍这两个问题很难吗?而且您看他的长相,黑发褐眸,也不是很类胡嘛?大德,出家不应该说谎吧?”

  阿罗憾:“我绝无包庇的意思。要不我也不会说他们决定的起因是抢道。毕竟,依着唐律,抢道也是有责罚。”

  见此,沙普尔忽然用波斯语主动跟鲁斯坦姆说起了话。

  右郎将一时尴尬,道:“呵呵,这波斯语说得可真是时候,看来是我错了。大德,您是精通汉语的。要不您替我翻译一下?”

  阿罗憾微微笑道:“私人谈话,我不方便翻译。”

  右郎将:“也是,要不我把他们都带到去将府,到时另找人翻译。对了,依着唐律,诸于城内街巷及人众中,无故走车马者,笞五十。”

  沙普尔把右郎将的话,翻译给了鲁坦斯姆听。鲁坦斯姆忿忿用蹩脚地汉语说:“我,抢道没有。真没有。抢道的是,是之前的人!”

  右郎将:“谁?”

  鲁斯坦姆怒道:“李阿瞒!”

  听着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右郎将愣一下。这个名字本身没有什么,只是现如今姓李的世家子,少有人会以阿瞒为名了。因为当今陛下的小字,就是阿瞒。

  鲁斯坦姆又蹩脚的汉语言道:“我道真没有抢,波斯使可以替我,证明我的。”

  “波斯使?”听到这里,右郎将的表情发生一些微妙的表化。其实,这群金吾卫在晌午的时候,已然依着惯例巡视过一遍义宁坊。他们这次再来,主要不是因为有人举报说大秦寺附近有人滋事,而是因为波斯使团上报说他们的王子在义宁坊,因为被人抢道,其后追逐抢道者而走丢了。想到此,右郎将赶紧让下面的人翻找出了寻人用的画像。对照着画像,右郎将惊呼:“就是他!”

  右郎将跑到了鲁斯坦姆跟前,细细打量一番,确认道:“鲁斯坦姆,是吧?”

  鲁斯坦姆不太明白现在的情况如何,但是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他习惯性地点一头的。右郎将惊喜道:“太好了。这事情还真是无心为之,反得正果。可算是找到了。”接着,右郎将又细细打量一下沙普尔,疑惑地跑到阿罗憾身边,问道:“这位着绯衣的郎君也是波斯使者吗?可波斯使团上报要寻找的人里没有他啊。难道他是这位王子的随从?”

  阿罗憾知道沙普尔一直回避是想说自己的身份,可现在是不得不说了。于是,阿罗憾面露难色,道:“不不,他是鲁斯坦姆殿下的叔父。”

  鲁斯坦姆和右郎将一起惊呼:“什么?”鲁斯坦姆不敢相信自己听到汉语词,他用母语激动地询问:“阿罗憾!这事情不可以开玩笑的。你刚才说叔叔是什么意思?你说他是我的叔叔?”

  阿罗憾尴尬点了一下头,用波斯语道:“是的。这回您没有理解错我说汉语的意思。他确实是您的叔。”

  鲁斯坦姆完全不敢相信地忿忿然,用母语道:“这不可能! 你看他的样子,黑色的头发,褐色的眼睛,跟我哪里像!不,应该说他哪里像是波斯人。他的样子根本就是唐人的样子!再说了,他看起来也没有比我大多少啊!怎么可能是我的叔叔!”

  备注:《唐六典》:左右翊府中郎将各一人,正四品下;左、右郎将各一人,正五品上。中郎将掌领府属,以督京城内左、右六街昼夜巡警之事;左、右郎将贰焉。余如左、右卫。

  《唐律疏议》:诸于城内街巷及人众中,无故走车马者,笞五十。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大事化小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