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君无戏言
柳馥2019-01-31 09:252,095

  虫娘说罢,便怀中拿出了母亲留她的卷轴交给阿罗憾,道:“就是一卷书,您看看能否替我翻译一下。这卷书并不是很长,上面的文字识得的人很少。若大德识得,能替在下翻译此卷书。他日,我定以千金做善捐。”

  阿罗憾接过卷轴了,打开扫了一眼开头,道:“这还真是遗书呀。小郎君,千金就免了吧。这卷书你从何处得来?用上面文字的国度,距长安有数万里之遥。上面的文字是罗马文,我倒是认的,但是遗书是私人的信件,我不能随意地替人翻译。”

  虫娘立刻欢喜地应道:“太好了,我可算找对人了。这卷书是我母亲留给我的遗物。这些年来,晚辈为了读懂上面的文字,也找了不少通胡语的牙郎、僧人和学者,可惜都无人瞧得明白。还望大德能发发慈悲,帮晚辈翻译一下。这卷书对我来说很重要。我从小就没有见过我的母亲,她是在生我的时候,难产死了。她给我留下的信息,就剩下这卷书。善捐多少都没有问题。求您了,帮帮我吧。”

  阿罗憾定睛打量一下虫娘,看她一头乌发,淡褐色的眸子,五官轮廓颇为深邃,倒是有些类胡。于是,阿罗憾思量一下,回道:“行吧。善捐还是免了,举手而已。不过,我也是刚回长安,周遭还有不少事务要处理。这卷书虽然不长,但是翻译始终是需要一些时日的。”

  虫娘喜悦而急切地问道:“需要多久?”

  阿罗憾回答:“大概七天到十天吧。”

  听到此,虫娘心里期望可以更加快些,但是她转念一想自己已经等了十多年了,不差七天到十天。她开心作揖道:“行,多谢大德。”

  这时,鲁斯坦姆用汉语催促道:“比试,是不比?”

  托付好重要事的虫娘心情大好,应声道:“当然,要比。”

  而一旁的绯衣郎君听了虫娘跟阿罗憾对话,他对虫娘的自幼丧母有些心生同情,他觉得自己不该同可怜人太过计较了。毕竟,眼前的陌生人这么冒失也许只是因为他太心切想要见阿罗憾了。于是,绯衣郎君劝虫娘道:“对不起,我不曾想过你有这样的前因。小郎君,我看你身形娇小,也不像是习武的人。要不三比试就算了,就我和那位仁兄比剑吧。无论输赢如何,你的那一匹马,我再加一倍的价钱,你看如何?”

  虫娘毫不领情地回道:“不需要。我又不差那点钱。君子无戏言。我答应的事情,自然不会改变。我虽然没有你们两人高大,但是剑术未必不及你们。走着瞧。”说罢,虫娘便第一个走出了经堂。其他的人本着看热闹心也跟着走了出去。鲁斯坦姆正要随着人群一起出去时,阿罗憾拉住他又劝了两句,结果鲁斯坦姆再次强调说,作为王子是不可以说话出尔反尔。接着,鲁斯坦姆就走了。

  绯衣郎君见经堂里人都走了,他跟阿罗憾施礼致歉道:“师傅,真的很抱歉。听您回来了,我本来想想过来探望您,顺便请教一些波斯文的。不曾想结果会是现在这样的。”

  阿罗憾莞尔一笑,道:“没关系的,也不是大事情,您不必致歉。沙普尔殿下,这一段时间我都在长安,您有什么问题的话,欢迎您随时过来。不过,这比试你是当真要去?鲁斯坦姆殿下的剑术确实是很好的。您要是伤了,那隔日您的母亲安成县主,她怕是又要到至尊那里告状了呀。”

  沙尔普沉默了一会儿,道:“放心,不会那样的事情的。君无戏言。”说完,沙普尔又拜了一礼就离开了。

  经堂外的空地前,安奴奴看见虫娘,便上前迎接,殷勤地问道:“公子,事情办妥了吗?”

  虫娘微微笑道:“妥了。这次大秦寺算是来对了。”

  安奴奴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公子,那么我们从速回去吧。我们出观……”虫娘有意咳嗽了一声,奴奴意识自己又差点说错话,她补救道:“我是说我们出府也有些时辰了。差不多也该回去了。”

  虫娘:“是有些时辰了。不过,现在还不能回去。等我跟刚才遇上两个人决斗完吧。”

  “决斗?”安奴奴一脸惊愕地说:“公子啊,您别开玩笑了。您不是说事情办妥了嘛!这怎么还要决斗啊?”

  虫娘:“我说办妥了,是说阿罗憾他看得懂遗卷上的文字,也同意替我译书了。至于刚才的事情嘛,也算是商量妥了解决的方式。我们决定以比剑决斗形式来解决。”

  原本以为没事的安奴奴现在又把心提到了嗓门眼,她怯怯地劝道:“公子,三思,三思而后行啊。您何必为了一匹马,跟那两个莽汉计较!万一您要是伤着了,那至尊……”

  虫娘又咳嗽了一声,道:“没有那样的万一。你就对本公子的剑术,这么没信心嘛!再说了,我是为了一匹马,我是为了那一口气!”见虫娘神色有些不悦,安奴奴赶紧摇头道:“不不,我绝对没有那个意思。可是公子啊,您千金之躯跟他们置气,太不值得了。而且您要是有什么事情,我回去也没交待。要不,公子,我替您去比。”

  看出奴奴心思的虫娘叹气地道:“唉,你不就是怕阿翁知道了,他会问你罪嘛。放心吧,真有什么事,我担着。别说什么傻话了,你替我去比,那不就稳输了嘛。诚如此,还不如不比呢!”

  安奴奴刚想要接着话头说,不比是最好的时候,虫娘指了指从大门里鱼贯而出的人群,言道:“看见那些出来的人了吧,他们都是出来看热闹的。在经堂里,我和那两个人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说的比剑决斗。你该不是想着让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退堂鼓弃战?这事情传出去,不但别人说笑话我,怕是阿翁和阿姐也会笑话我吧。你别多言了,君无戏言。我决定做的事情不会变。”

继续阅读:第八章:弄巧成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