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比斗
柳馥2018-08-03 18:262,063

  虫娘用手指了一下鲁斯坦姆,对绯衣郎君继续道:“之前,我会在大道上急急驻马都是因为他突然冒了出来,我怎么也不可能想到背后还有你在。我刚才想要用丟手巾的人也是他,丢到你的身上,纯然是一个意外。你我虽非亲故,但也不是什么仇人冤家,我根本没有存心做没有存心整蛊你。你非要说我是存心的话,那我告诉你,我是存心好意想要帮你。你跟他一直说胡语,我也听不懂,在座的没几个听得懂吧。谁有你和他争执,孰对孰错呢?”

  绯衣郎君摇头抚额,回虫娘道:“这位郎君,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你不要在添乱了。孟子曰,君子所以异于人者,以其存心也。我说这句不是想要就之前的事情暗责你的不是,而是想说君子以仁存心,以礼存心。这话,那个胡人不懂,你该懂。小郎君,当以君子为志,你不要再添乱了。”

  虫娘本觉得自己间接拖累了绯衣郎君两回,嘴上怎么说且不去论,其实她的内心里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但是现在绯衣郎君这样说教,她心中原来的那一点歉瞬间转化为了满满地不服气,她急急道:“添乱?君子为志?以仁存心?这话说的漂亮。哼,可你自己做到了嘛?孔子曰,子所不欲勿施于人。你根本就是很在意之前我无心之失连累到了你的那两次的事情。我看你身长八尺有余吧,样貌也算是俊挺。乍一看是堂堂大丈夫,未曾想你徒有其表,实则却这么小心眼。我都为了之前的事情同你道歉,你还这么耿耿于怀的话,也别废话了。要不,我们两个人比剑吧。”

  绯衣郎君讶色呢喃道:“又来了一个要同比武的人。我今天这走得什么运呀。”

  鲁斯坦姆见他们两个一直在汉语对话,也有些不耐烦地用母语催促绯衣郎君说:“喂,你同那个小子说完了没有啊?你也应该回答我了吧,你到底有没有胆量同我比试?给一句痛快话,别跟小女孩一样扭扭捏捏的。我看你腰间不是挂着你们唐人武士常配在身的仪刀嘛。怎么它只是摆设用来装饰的?你要是不会用刀剑,也可以爽快地直说。如此的话,这事情也过去。我不会同一个不会用刀剑的假武士计较的。”

  同时被这两个不明就里的人相约比试,绯衣郎君不免忿闷先汉语,后波斯语地言道:“行,比试就比试吧。”接着,他指了一下鲁斯坦姆,对虫娘言道:“不过,这事情有先后,我得用跟那位仁兄比试过后,再同你比。因为刚才手巾之争,他同我用胡语掰扯就是关于比试的事情。”

  虫娘睁大眸子,微微扬起嘴角,言道:“什么前后呀,我的时间没有那么宽裕。要比就一起比,正好我想着找他解决抢道夺马的事情呢!文说不了,只有武的来了。唉,你既然懂胡语,那我劳你一件事情,把我说的翻译给他听吧。”

  绯衣郎君叹了一口气,他无奈地将虫娘的话含蓄翻译给了鲁斯坦姆。结果,鲁斯坦姆欣然接受了。因为他也早想要就抢道夺马的事情跟虫娘来番比试了。他的想法和虫娘倒是不约而同,他对绯衣郎君:“说不清的事情,就只有动手决绝吧。小子看着像是一个姑娘,为了抢道抢马也斤斤计较地跟一个姑娘一样。但是比试这点,倒是很男儿气概。你把我的话翻译给他听,我准了。”

  绯衣郎君苦笑了一下,对虫娘言道:“他同意三人比武了。”

  虫娘:“这么简短嘛?我听他说了好长一段话。”

  绯衣郎君一本正经,道:“波斯语不比汉语,就这么短。”虫娘将信将疑地点头噢了一声。

  听见有人比武,还是三人一起比试,堂中在座的人也开始躁动地议论了起来。见此,主持阿罗憾不得不从讲台走了下来,先用波斯语对鲁斯坦姆说和道:“大王子,您出使来唐,尚未朝见天可汗,还有一些事情要做。何必为这样的小事情置气耽误大事情。决斗比武就更加不值得了。再说了,万一您要是输了,这不是更加尴尬了。”

  鲁斯坦姆立刻用母语反驳道:“不可能,我才不会输给那两个唐人。阿罗憾,你的老故事讲完,现在同我说这些晚了。我已经说了准许,这事情不当再有异议。作为人主,怎么可以说话出尔反尔,不作数了。”

  绯衣郎君听到此,有不屑地刻意用波斯语轻声道:“哼,不值得做的事情不会因为一意孤行而变得值得,何况这一意孤行是为了面子。”

  鲁斯坦姆忿忿用母语道:“穿红衣的,你不是因为面子?那你现在认输就可以了,这事情也可以了结。”

  绯衣郎君用波斯语反驳道:“我是为了公理,也是为了奉陪二位。事情明明是你们惹出来,凭什么我认输了结。”

  虫娘听他们一直用波斯语对话,她忍不住言道:“你们能不能说汉语,我是半点听不懂你们现在说什么!你们到底比不比啊?”

  绯衣郎君和鲁斯坦姆异口同声地用汉语道:“比,当然比试。”

  阿罗憾长叹一口气,用汉语道:“行,那你们就出去,到外面的空地去比试吧。这里是经堂,禁止比武。”他又把原话用波斯语说了一遍给鲁斯坦姆听。之后,他用汉语叹道:“你们这些人怎么这么不听劝。我真不知道你们这里是做什么的。”

  绯衣郎君许是之前就跟阿罗憾认识吧。听到此,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自觉给阿罗憾添了麻烦。而虫娘忽然想起来自己要找阿罗憾帮忙的大事情还没有说呢!于是,虫娘作揖施礼道:“大德,留步。晚辈,刚才是冒失失礼了。我确实是有事相求。我听翰林院的一位待诏说您精通很多胡语。我是来找您,想要翻译一卷书的。”

继续阅读:第七章:君无戏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