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不速之客 (上)
柳馥2018-07-21 00:181,829

  沙普尔离开大秦寺之后,他并没有急着回去,而是带着仆从直奔西市,打算重新购一匹马。毕竟,出去的时候还是一人一马,回来时却少一匹马。母亲大人若是知道了不可能过问一下,到时自己若把今天发生的事情都一一如实地告诉母亲的话,估计又要徒增母亲大人的担忧,给阿罗憾带来不必要麻烦了。安成县主素来特别宝贝她的独子沙普尔,若是她知道自己儿子在大秦寺那里同别人决斗,她怕是隔日又必是要来找阿罗憾,质问其是怎么当老师的。

  可母亲若闻起来,沙普尔不如事相告吧,他又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在欺骗母亲,而这又违背了他做事的原则。思量再三后,沙普尔决定先去西市那里重新购置一匹马后再回去。用新马将这事情先搪塞过去再说。可到了西市,他带着仆从逛了好久,都没有选到合适的马匹。仆从见日暮将至,便提醒他道:“主人,选一匹毛色跟之前的阿莎差不多的红鬃马就可以了。时辰不可待人。马丢了,县主会过问。您要是回去太晚了,县主更是要过问了。”

  沙普尔点了点头,他就将地购买一匹红鬃马。正当他打算离开西市的时候,他忽然想到自己早先出来时答应替母亲大人买了螺子黛还没买。于是,沙普尔带着仆从赶紧急冲冲地去西市头唯一家有卖螺子黛的波斯妆粉店。结果,却来迟一步,店中所有的螺子黛近一百颗都给一个金发碧眼的波斯人买光了。这不仅让沙普尔的仆从大为惊喜,就连沙普尔都有些小惊讶了。因为螺子黛出自波斯国,每颗在长安就要十金了。一百颗螺子黛差不多要千金了。

  长安是帝都,帝都内贵人多,能一掷千金的人物也多,若是长安城内贵人购买螺子黛,对沙普尔来说,倒是不足为奇的事情。可是一个波斯人为什么要一性购买这么多高价的螺子黛?而螺子黛在波斯,它是绝对值不了一颗十金的价钱。再说了,螺子黛等等西边的东西,本身就是波斯、粟特等地商人从丝路带到大唐来贩售的。他们怎么不在原产地购买,反倒在长安购买大量的高价螺子黛。岂不是亏本的买卖。但不是波斯商人,一个波斯人购置这么多螺子黛又能做什么呢?这着实让沙普尔想不明白。不过,现在想不到这事情也无所谓了。反正是买不到了。日轮西沉,现在买不到螺子黛的沙普尔只好带着仆从抓紧时间赶回去了。

  他们回到了波斯王府的时候,天已经渐渐拉上淡蓝色的帘幕,暮鼓声正好响起。沙普尔自觉今天回来有些迟了,又没有买到答应母亲大人买的螺子黛。于是,沙普尔进府后,先去正堂,想着主动地同母亲请安认错。

  沙普尔刚到正堂,便见到了一个他不想要见到的客人——鲁斯坦姆。

  沙普尔一脸讶色,用波斯语道:“怎么是你!你怎么到我家来了!你不是波斯使嘛?王子殿下,你应该去接待波斯使的驿馆待着呀。”

  鲁斯坦姆亦是一脸惊讶,用母语回道:“这不是波斯王的府邸嘛?我的父亲继忽娑是现在的波斯王。我来这里住,不是很正常嘛!等等,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沙普尔用波斯语回答道:“这里是我家啊!你不是带着使团的人都来我家了吧!这是私人宅,不是接待你的地方……”

  鲁斯坦姆用母语惊叹地打断道:“不是吧,这里竟然是你家?你还真是我的小叔叔?阿罗憾竟然不是诓我的。呵呵,不过我还是没有你这样的小叔叔。”

  沙普尔急急地用波斯语道:“那是真好。反正我不当了你的叔叔。何况我不接受做一个大龄儿童的叔叔。今天在大秦寺,你都坑了我一回了。你怎么还到我家来了!我跟你说,你把使团的人都来我家,这是不合道理的。你们应该去的是波斯使的驿馆。”

  “大龄儿童!”鲁斯坦姆当即气愤地用母语回击道:“谁是大龄儿童?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今天在大秦寺发生的事情,你自己就没有责任嘛?就没有错误?”

  沙普尔也有些气愤用波斯语回道:“我的责任?呵呵,这个我倒是真没有意识到。错误嘛,我想大概是今天就不该出门。哦,对了,我刚错说了一句,你不是大龄儿童。一般是十二三岁,那是大龄儿童。阿罗憾说你跟我同岁,你不也是二十岁嘛。二十岁尚且这样处事。唉,只能是超龄儿童!对不起,我刚才用词不当。”

  这时,安成县主带着翻译官来了正堂,她见儿子气势颇盛地同远道而来的客人说话,她便先上言道:“沙普尔,你干嘛?不可对客人无礼。何况眼下这位客人,严格来说也不是客人,而是亲戚啊。这位是从吐火罗城来的鲁斯坦姆殿下,他的父亲是你同父异母的长兄,你是他的小叔父。你怎么可以这样的语气对第一次见面的亲戚说话呢!”

  备注:

  唐·颜师古《隋遗录》:“绛仙(吴绛仙)善画长蛾眉……由是殿脚女争效为长蛾眉,司宫吏日给螺子黛五斛,号为蛾绿。螺子黛出波斯国,每颗直十金。”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不速之客 (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