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不速之客 (下)
柳馥2018-07-21 22:252,830

  沙普尔赶紧转身向母亲安成县主俯身鞠礼,道:“孩儿,拜见阿孃。刚才是孩儿的不是,望母亲见谅。”鲁斯坦姆见这家的主人出来,他也草草地行了一个波斯礼。随着安成县主一起进来的翻译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他穿着一身胡服,可他的五官看起来却是唐人的模样,他见二位王子行礼,也赶紧附身拜礼。

  穿着一身钿钗礼衣的安成县主挥一下手,“二位都请免礼吧。杜郎,你也不要拘礼了。沙普尔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杜郎,名叫孟玖,他是随着使团来的翻译。”

  “杜孟玖?”沙普尔打量着眼前的翻译郎,顿觉这人的五官跟他一位姓杜的朋友颇有些相似,便问道:“你也是京兆杜氏的子弟吧?”

  见杜孟玖点一下头,沙普尔复问道:“我有一个朋友叫杜环,他同你长得挺像的,他是鸿胪卿杜希望的侄子。不知道,你认不认识?他这人很有意思的,跟你一样也挺精通波斯语。不过,他阿翁好不太喜欢他花时间在研究各种不同的番语上。”

  杜孟玖神色有些窘困地回答道:“禀殿下,在下是他的庶兄。嗯,是啊,家翁一直希望他可以举进士或者明经呢!毕竟,嫡子是要继承家业的嘛。”

  “是这样啊,难怪你们长得这么像。对不起,我不是有意思问这个。”说完这话,沙普尔默然了。沙普尔觉得自己方才真不该问这个问题,因为不问的话,就是不会让眼前的人这么一脸窘困。其实,听着这人的名字就知道他是庶出。孟,这个字在排序中,是庶长的意思。玖,可不是玉器,也不是美玉,只是类似玉的黑石。说白了,孟玖这个名字压根不在家族的行辈上。在想想,类似京兆杜氏世宦高门,怎么可能让家中嫡子去什么翻译郎嘛。

  杜孟玖尴尬地回道:“没什么。沙普尔殿下,您不必如此。”

  安成县主见儿子问错了话,导致杜孟玖神色窘困,她开口客气道:“呵呵,嫡子未必有庶子出息。杜郎如今虽是团来的翻译,但他之前是安西节度使高将军的幕僚。这在同龄也是很难得。很多举进士的人仕途未必好,明经的人也未必能做上高将军的幕僚。”

  “谢县主的夸奖。在下,波斯语也只是马马虎虎。”杜孟玖很恭敬地拜了一礼。

  “免了。杜郎,你不要过分自谦。”安成县主缓步到了沙普尔和鲁斯坦姆的中间,对自己的儿子沙普尔,说道:“对了,沙普尔,刚才我们进来之前,你跟鲁斯坦姆殿下用波斯语聊什么呢?你们怎么聊得这么激动?”

  沙尔普顾盼左右,神情异样地回答道:“没,没什么,阿孃。我只是惊诧为什么他会在这里。阿孃,您不是说他是从吐火罗城来唐,想必是出使吧。他们不是应该在接待波斯使的驿馆待着嘛,怎么来这里?不请自来,岂非不速之客?不速之客来家里,怎么可能不惊奇呢?”

  “我的傻儿子,你刚才去西市了嘛?西市附近不是正好有波斯驿馆,你路过的时候,就没有看一下?因为鲁斯坦姆前提半月到,现在波斯使的驿馆尚未修缮好,所以陛下就让他们先住到波斯王府来了。这事情不是数日之前,陛下不是早就遣人来说过了。若波斯使提前到,就先安排他们住我们这里。所以,他们来这里是陛下的意思,又怎么能说是不速之客!你这孩子,现在说话真是越来越不重礼了。”

  沙普尔拜礼道:“对不起,阿嬢,是孩儿言差了。”

  “唉,算了,你知道错就好了。下次注意。”接着,安成县主开始向鲁斯坦姆介绍起来自己的儿子沙普尔。这时,杜孟玖赶紧向前跑到鲁斯坦姆的身边做起来同声口译。

  沙普尔低着头,轻声地呢喃道:“是啊,我怎么把陛下交待的这件事情给忘了。”他心里却碎碎念叨着:唉,看这样子,倒霉不是一天,怕是要一阵子了。真是冤家聚头。

  安成县主见儿子神色有些异常,复问道:“沙普尔,你怎么了?你的神色看起来不太好呀。你在西市遇上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吗?你怎么来回得这么迟?”

  沙普尔瞥了一眼鲁斯坦姆,神色尴尬地说道:“阿孃,我在西市没有什么发生不愉快的事情,就是买东西耽误一些时间。说起来,今天去西市替您买螺子黛的时候,发生一件奇事。西市头唯一家有卖螺子黛的波斯妆粉店,店中所有的螺子黛近一百颗都给一个金发碧眼的波斯人买光了。不知道哪来的波斯商人这么阔绰且……”

  沙普尔话未说完,鲁斯坦姆听到这里,急急用汉语打断道:“我,我买的。”接着,他又母语言道:“本来这次来长安的时候,父亲让我带了一箱螺子黛给县主您的。后来在路上小心遗失那个小箱子。所以,我到了长安就在这里直接买了,然后送您啦。早知道,长安有卖的话,我就不带了。不过,一千金而已。”

  沙普尔僵笑一下,十分轻声地碎语道:“呵呵,我说哪来的波斯商人会这么阔绰且算不来帐。”

  安成县主:“沙普尔,你在那里轻声碎语什么?”

  沙普尔尴尬道:“没什么,阿孃。敢情我和鲁斯坦姆是前后脚去得那店里。”

  这时,安成县主听完了杜孟玖翻译,浅笑道:“真是让鲁斯坦姆王子破费了。不过,这一千金,我作为长辈也不好意思这样笑纳。这样吧,待你回去的时候,我回赠你十万丝绢吧。对了,沙普尔这么早就去逛西市,怎么逛了这么久还比鲁斯坦姆王子慢一步?你要是再不回的话,我说不定就令下人将你的房间腾出了给客人了。”

  沙普尔急急用汉语道:“阿孃,别说笑话了。我的房间,怕鲁斯坦姆他住不惯的。他是客人,还是住客舍比较合适。”说完,沙普尔神色又窘困了起来,他开始思量自己要不要现在把前面在大秦寺跟鲁斯坦姆决斗的事情同母亲明说。说实话,肯定免不了被母亲训斥。说实话后,在母亲训斥完他的轻率举动之后,母亲最后还是偏向自己的儿子,她肯定会考虑两人有过决斗事情发生的关系,向陛下申请让鲁斯坦姆等人换一个地方借住吧。

  不过,到那时陛下会怎么样呢?在想沙普尔思量这事情的时候,鲁斯坦姆听完了杜孟玖,他用母语道:“县主,千金是小事情,您不用在意。沙普尔的房间,我住得惯。相反,客舍这样的房间,我反而住不惯。不骗您,我这一路从从吐火罗城到长安,为什么赶路这么快呢?就是因为日夜兼程。为什么日夜兼程,那就是因为我住不惯客舍。请您,还是将沙普尔的房间给我吧。”

  正当杜孟玖要翻译的时候,沙普尔瞪了他一眼,他识相地说一句,“鲁斯坦姆殿下说他住得惯。”接着,杜孟玖就止言了。安成县主有些茫然地问道:“什么住得惯?他说了这么多,你怎么就翻译这短的一句话啊?”

  “这个嘛……”杜孟玖尴尬地看一眼沙普尔,随后对安成县主说道:“波斯语不同汉语,有些词不太好转换。在下的波斯语也在做高将军幕僚的时候,在安西都护府就学了一两年。刚才我说自己的波斯语马马虎虎,这是实话。我之前学的老师也不是波斯人,而是一个粟特人,他说的波斯语跟殿下说的口音太一样。翻译鲁斯坦姆殿下所言的长句,在下难免一时转换不过来。转换过来的一些词句,也不太好说是特别精准。那才鲁斯坦姆殿下说的话,我有些词真没听明白。说到波斯语,沙普尔殿下自幼就学了。要不,还是让沙普尔殿下翻译吧。在下学艺不精,望县主见谅。”

  杜孟玖说完,他毕恭毕敬地向安成县主等人拜了一礼。

  备注:阿孃是母亲的意思。《隋书·房陵王勇传》:“勇昔从南兖州来,语卫王曰:阿孃不与我一好妇女,亦是可恨。”

继续阅读:第二十一章:主随客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