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主随客便
柳馥2018-07-30 15:372,586

  安成县主半信半疑对杜孟玖言道:“杜郎,不必多虚礼。我是不懂波斯的语,但是波斯语的翻译倒是见了很多了。我看杜郎的波斯语并不比大王在世的时候,之前请得那些翻译波斯翻译差。”

  沙普尔见杜孟玖起身后面露难色,他赶紧接过来话头,言道:“阿嬢,您不懂波斯语,又何以见得好坏。阿翁在世的时候,那些波斯翻译他们都是波斯人,其实他们波斯语很好,只不过汉语口语表达力太差,所以他们显得他们翻译得不怎么样。杜郎,正好跟他们相反。”

  沙普尔说到这里,他回眸满是歉意地看了一眼杜孟玖,“不过,杜郎只学一两年能做到同声传译,已然很难得了。阿嬢,还是让孩儿给您继续翻译吧。”

  “好吧。沙普尔,你可要如实翻译,不要糊弄母亲。”安成县主早就将儿子的异样,杜孟玖的为难收入到眼底,她不明言点穿,是想着要给年轻留面子,同时也不让时下的气氛过于尴尬。其实,她从进来瞧见沙普尔和鲁斯坦姆激烈交谈之时,就已经察觉了一些对劲。

  “是,阿嬢。”沙普尔犹豫了片刻,正打算据实相告的时候,鲁斯坦姆见他们都在用汉语交流,不免心急地用汉语言道:“沙普尔,房间,我习惯的。”

  安成县主茫然地啊了一声。见此,鲁斯坦姆拉一下杜孟玖的衣袖,用母语道:“你不是翻译嘛?怎么突然不说波斯语?你别愣着,你把我的话翻译给县主听吧。”

  杜孟玖对鲁斯坦姆作了一揖,用波斯语回道:“是,殿下。”

  听到此,沙普尔只好无奈解释道:“鲁斯坦姆刚才说他想要住我的房间。他呀,什么房间都住得惯,尤其是习惯住主人的房间。”

  杜孟玖附和道:“对对对,是这意思。我刚才有一句听差了,没翻译出来。还是沙普尔殿下翻译得对。”

  安成县主莞尔一笑,道:“看你们翻译这么费劲,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我当有多大的事情。原来就是这么一点小事情。这样吧,鲁斯坦姆王子是远道而来的客人,我看你就主随客便,把房间腾出给他住了一阵子好了。”

  沙普尔急急道:“阿嬢,这不合适吧。从来都是客随主便,哪有什么主随客便的道理嘛!”

  安成县主正色道:“这孩子怎么说话呢。鲁斯坦姆王子也并不仅仅是客人,他还是你的侄子。虽然你的年纪跟他差不多,但是辈分上你是他的小叔父。你作为长辈,应该有长辈的样子,一间房让给鲁斯坦姆又如何?反正他只是住一阵子而已。其实,我就开始的时候,就打算让他先住你的房间。因为他们来得实在太提前了。波斯驿馆没有修缮好,我也备好足够的客舍。沙普尔,也只知道自从你父王死后,家里就没有波斯食客也就没什么人了。波斯客舍也弃用了有好些年头了。现在婢子们还在打算。波斯使者团其他人今天还得将就在汉舍。鲁斯坦姆殿下,要是住不惯汉舍的话,那本来只好跟你换屋子了。”

  沙普尔神情窘困道:“阿嬢,可是我的房间也是汉舍的布置啊!”

  安成县主浅笑道:“可是府中一来间房子,除了波斯客舍,就是你的那间屋子最有波斯风情了。你那屋子是汉舍的格局,里面放置的东西不都是波斯贡的嘛?”

  沙普尔一脸无奈,道:“阿嬢,那不要就把我的屋子里东西都腾到客舍去好了。”

  安成县主见儿子不配合她的决定,神色有些不悦地说道:“沙普尔,你怎么当着客人的面,同我较起了这份劲。把你的屋子里东西都腾到客舍,待鲁斯坦姆走后,还得腾回来。这多事情呀。诚如此,不如你在客舍先住了几日好了。汉式的客舍,前阵子你不是刚才请人重新装饰过了嘛。你有什么可不乐意的?你要是真不乐意的话,今晚先将就一夜客舍,明天直接搬去崇仁坊的别野好了。”

  沙普尔叹道:“阿嬢,我不是这个事情。孩儿……”

  杜孟玖见此,有些不知道该怎么翻译了。毕竟,这对母子现在对话实打实的翻译,着实令人尴尬。 鲁斯坦姆大概从这对母子争议表情中看出一些端倪,他用母语道:“没事,如果沙普尔因为换地方就睡不着觉,因此不乐意换的话,那也没关系。我们可以同住。”

  沙普尔用波斯语道:“你不要乱说话。谁会换了地方就不睡不着,那明明是你好不好。你日夜兼程,还不是因为睡不惯外面的旅舍?说得好听,从来只住主人的房间,还不是因为换了地方睡不着。”

  被沙普尔点穿的鲁斯坦姆争议上前辩论的时候,杜孟玖正声道:“县主,鲁斯坦姆殿下说,他可以跟沙普尔殿下,先就将地共住一室。您就不要再沙普尔殿下的不是了。”

  安成县主:“鲁斯坦姆王子,真是体贴人的孩子。那就这么定了。沙普尔,你学学人家多识大体。同住也好,沙普尔,你波斯语说得好,跟鲁斯坦姆也比较交流。”

  “阿嬢,我…。”沙普尔愣住了,心里默念:我住客舍,还不成嘛!

  杜孟玖偷瞥了一眼沙普尔,见他神情惊讶地木讷一旁。杜孟玖意识到了自己说错了话,他果断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于是,他赶紧向二位殿下拜了一礼之后,对安成县主拜礼道:“县主,在下这次从跟着波斯使团从西面回到长安,尚未回过自己的家。我离家都要快三年,一直在边陲没机会回来。所以,我想今天晚上就回一下家。望公主成全。”

  安成县主:“杜郎,不要这么客套。多年没有回长安,回来拜见父母双亲是应该。你要去就去吧。只是现在已经宵禁了吧?”

  杜孟玖起身道:“额,我家跟王府同在一个坊间,都是太平坊。宵禁关坊门,同一个坊间是无妨的。”

  “这样啊,那你去吧。只是这次翻译……”安成县主忽然神色有些犯难。因为这次随行的翻译只有两个是唐人,其中一个人已经调到弘文馆那里翻译文件了,因为这次波斯使团带来了大量的文书,有些尚未翻译。现在杜孟玖这个唐人翻译要是走了。那府邸就没有随行唐人翻译。波斯的汉语翻译,他们说得汉语口音太重,大都令人费解。然后,鸿胪寺下属的四方馆里安排来的翻译,时下不会随住到王府的。

  沙普尔听到杜孟玖快三年没有回过家,一直在边陲。着实有些同情这人,加上他同杜孟玖的弟弟杜环又是朋友,所以沙普尔决定帮一把杜孟玖。沙普尔开口言道:“阿嬢,你就让杜郎回家去吧。没事,翻译我也可以做啊。阿嬢,你都让我跟鲁斯坦姆同住,还信不过我的波斯语嘛?”

  安成县主瞥了一眼儿子,道:“行是行,沙普尔,你可不要糊弄我。”

  沙普尔浅笑:“阿嬢,不会的。您还信不过您儿子嘛。放心吧,我会同鲁斯坦姆好好相处。”

  安成县主同意了杜孟玖的请求,道:“杜郎,你就抓紧时间先回去了。明天鲁斯坦姆还得朝见至尊。你可要早点回来。”

  “谢安成县主,谢沙普尔殿下成全。在下,明天一定早早地就回来。”说罢,杜孟玖便拜礼退下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二章:诚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