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狩猎(下)
柳馥2019-01-31 09:372,508

  虫娘策马追着花鹿来到绝壁处,花鹿已经无处可逃,它被逼到死角。虫娘的脸上露出了一次得意,她拉开雕花大弓,弦响箭出后,花鹿哀鸣一声后,中矢倒地。当虫娘下马想要去手收获猎物的时候,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了虎啸的声音。这声音响彻了山林。不仅让虫娘听得振聋发聩,策马追来的沙普尔和杜环听见了他们两人惊愕对视了。然后,沙普尔意识到情况不妙,赶紧扬鞭策马加速紧追。

  杜环则哆嗦了一下,“殿下,前面有老虎啊!我们……”

  “就是因为有老虎,所以才赶紧赶去啊。杜郎,你要是怕了的话,你就在这里等我。”

  杜环神色窘迫地言道,“殿下,我不是惧怕,我是想说我们没有猎虎的装备啊。这样冒然前行,真的好吗?再说,虎啸山林意味着有老虎,可不一定老虎就在阿瞒的附近。我们冒然去了,倒时别是阿瞒没什么危险,我们陷入虎穴被困其中,还得麻烦别人搭救。”

  “就是因为不确定,所以才加尽快过去啊。真有什么的话,迟一步都是要命的事情。事情到这份上,哪有什么装备不装备的。猎虎,有弓矢足矣。杜郎,你若是害怕的话,我还是那句话,你就留在这里等我好了。”沙普尔言罢,连头也没有回地急速策马直奔往绝壁处。

  “行了,殿下。我跟您去。你不怕,我也……也没什么可怕。”杜环虽然有不情愿之处,但是他急急跟了上来了。

  在正东方向的鲁斯坦姆听到虎啸,忽然更为来劲了。比猎兔子什么的,他更加想要猎一只虎。于是,他急忙将刚打的野兔用绳子系在起马鞍前的锦带上,立刻扬鞭策马往虎啸的方向赶去。

  猛回头的虫娘,惊恐地看着眼前的斑斓猛虎。顷刻间,虫娘的思绪完全乱了,忘记自己此刻手中还握着弓箭,背后的箭囊里还装满了花翎箭,目光惊恐呆滞地盯着猛虎,愣在了那里。这时,赶来的沙普尔赶紧拉弓搭箭,慌忙之中,他的箭矢射偏了。反而,惊得猛虎转换方向,跃身而起向沙普尔扑了过去。沙普尔赶紧调转码头,想要避闪开。而沙普尔身后的杜环被这一幕惊呆,大声呼唤:“殿下,小心啊!老虎向这边来了。阿瞒,你不要愣着了,赶紧拉弓射虎啊!”

  虫娘缓过了神来,她赶紧慌张地从背后的箭囊抽出了一支箭矢向猛虎射了过去。然而,虫娘的这一箭从老虎的背后上擦了过去,没有射中也不说,又惊得猛虎向她扑了过来了。危难之际,鲁斯塔姆及时赶到,他沉住气稳健从箭囊抽出了一支箭来瞄准猛虎。弦响箭发后,一矢中的,射穿了猛虎的心脏。猛虎在哀嚎之后,扑了一空。这时,沙普尔上前对扑倒在地猛虎了一刀。

  “你没有事情吧?”沙普尔身手拉起来虫娘。

  虫娘惊魂未定,回道:“我没事。谢谢你。”

  “不用谢我。我迟了一步,刚才在惊险关头救你的人不是我,是鲁斯坦姆。”沙普尔说着跟虫娘指了一下鲁斯坦姆,道:“你应该谢的人是他。鲁斯坦姆看来不怎么好说话,其实他是一个很热心的人。上次在大秦寺,你们的冲突是一个误会。他吧,只是初到大唐不太了解这里的路道。”

  虫娘点了一下头,看着马背上的鲁斯坦姆,她回想到去大秦寺那天,所听到波斯大英雄鲁斯坦姆的故事,她心中默念道:没有想到眼前人会这样的英勇。真是人如其名。

  虫娘走近了鲁斯坦姆,说道:“谢谢你。”

  鲁斯坦姆一脸茫然地用汉语道:“你谢我什么啊?”

  虫娘:“我谢你刚才救了我。”

  “救你?”鲁斯坦母说着,他便下了马走向了刚才射中猎物,“你不用谢我。我是为打猎老虎。”鲁斯坦姆用汉语说完这句后,他对身边沙普尔用母语道:“喂,沙普尔,刚才这只老虎是我射中的。这次狩猎差不多可以结束了吧。因为你不会射中比这只猛虎更好的东西了。”

  沙普尔瞟了一眼虫娘,神色暗然地用波斯语道:“唉,是啊。可我本来也就没有赢你。我输就我输吧。鲁斯坦姆,你就对阿瞒说这些嘛?”

  鲁斯坦姆眨眼用母语道:“还要说哪些啊?”

  沙普尔睁目用波斯语道:“你不安慰他几句吧。刚才那么危险,他是你的队友啊。我不管你是为了打猎,还是为了救他,在这样的情况下,你应该关心一下你的队友吧。起码去问候他吧!”

  “你说得有道理。”鲁斯坦姆点了点头,走到虫娘的身份,拍了一下虫娘的肩背,用汉语道:“你没事吧。我不怎么会说汉语,我不也怎么会宽慰的话。总之,是男人就不要在意这样的事情。人生总是有惊险的。嗯,男人征途不该仅于此。”

  鲁斯坦姆的宽慰之语让沙普尔听得直摇头,杜环也懵了不知该说什么圆场。因为鲁斯坦姆的话听起来不太像宽慰之语,更像是将军去激励士卒的话。虫娘忽然莞尔一笑道:“好的,将军。”

  “将军?你真会说话。还叫我鲁斯坦姆吧。我可不想当你的将军,那非得被拖累死不成。”鲁斯坦姆也笑了,他指一下地上的鹿,用汉语问道:“对了,李阿瞒,地上鹿是你射中的吗?”

  虫娘点了一下头,道:“是的,是我猎的。我可没有拖累你。” 鲁斯坦姆微微点了点头,笑得跟孩子似地用母语对沙普尔,言道:“这地上的也是我们这组的人打的。沙普尔,这次我这组肯定是赢了。你觉得还要继续吗?”

  沙普尔望了一下天际,见太阳已经开始渐渐西沉了。他有些尴尬地浅笑道:“确实不用比了,二位嬴了。作为惩罚,回了长安后,我请你们喝酒吧。我看现在的时间也不差多了,我们还是走吧。”杜环附和道:“殿下说得是。我们还是速速离开吧。时间晚了,天黑了,这里也不安全啊。”

  虫娘道:“酒就免了。这次狩猎,本是我约你们的。还让你们搭救一次,就是赢我也不好意思让你请酒。对了,现在我们回长安怕不是来不及了。要不,大家一起借宿翠微宫吧。我都让人安排好了,你不用推辞了。其实,要饮酒上翠微宫即可。杜郎,你替我翻一下给鲁斯坦姆听。”

  在杜环给鲁斯坦姆翻译的时候,虫娘见沙普尔面露难色,便问地说:“你担心什么?”

  沙普尔腼腆道:“翠微宫是陛下的行宫,我们在那里过夜不合适吧。毕竟,宫里多是妇人啊。男女之别,总是要避讳的吧?”

  “避讳什么?我们又不是借宿陛下的寝殿,只是借宿边上的别业而已。何况,这座行宫自从北殿改成了无相寺之后,这里的宫人就不怎么多了,就是有也都是一些老妇,年纪都跟你我的母亲差不多了,甚至是祖母。还有什么可避讳的。好了,你不要这么拘礼了。”虫娘说完,她就立刻跃身上马,策马奔向翠微宫了。

  沙普尔等人只好跟着她一起去了。

继续阅读:第四十四章:翠微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