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狩猎(中)
柳馥2019-01-31 09:311,850

  鲁斯坦姆眨了眨眼,用汉语道:“唉,你刚才说什么波什么流的后半句话,是什么意思?你怎么知道这些树叶上的诗都是女人写的?你们大唐的女人这么有闲情?”

  虫娘摇头道:“因为宫里只有陛下一个男人,所以这些自然全是女人写的。女人写诗是闲情吗?这根本就是无奈,好不好!算了,我跟你说不清楚的。我都解释了,你还会继续问这样的问题,可见你不是没有听懂后半句,而是一整句都没怎么听明白了。我看这些问题,你还是留着回头问沙普尔去吧。”说到这里,远处的一只花鹿印入虫娘的眼帘,她微微推了一下鲁斯坦姆,“让开。我的猎物来了。”

  接着,虫娘速度地从背后的箭囊里抽一支花翎箭来,拉弓上弦。啪地一声弦响之后,花翎箭飞了出去。但是花翎箭没有如虫娘预计那样射中目标,反而惊动了花鹿。看着花鹿东面的林子跑去,虫娘立刻策马追了过去,她可不想要放过这只唾手可得的猎物。虽然这只花鹿逃跑方向的尽头是一处绝壁,绝壁又如何?眼下打到猎物获胜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鲁斯坦姆见此,他心中的不悦是溢于言表的,但又是无可奈何地只好策马跟上。谁让他对这里的地形不熟悉呢!再者,让他同虫娘是一组人。一组人嘛,再不情愿也跟得对方同舟共济。不过,鲁斯坦姆追至中途的时候,他遇上沙普尔和杜环。于是,他停了下来,用母语套话道:“你们怎么也往这边来了,你们现在打了多少猎物了?”

  杜环看了一眼沙普尔,微笑着用波斯语抢言道:“我们到现在尚未没有开张呢!猎物是一个也没打到。因为东面实在没有猎物,所以我们才是过来的。”

  “啊,东面没有猎物,那个叫阿瞒的小子去东面干嘛?他这么卖力策马追赶,就为了一只花鹿。”鲁斯坦姆摸着下巴,用母语笑道:“有意思。他这人的好胜心竟然比我还强。对了,沙普尔,刮目相看这句汉话是什么意思,还有为什么你们宫殿里的女人喜欢在树叶写诗放水漂啊?”

  听到虫娘向东面去了,沙普尔立刻想到东面尽头有一处绝壁,他急忙用波斯语问道:“鲁斯坦姆,阿瞒刚才是往东南方向走,还是往东北方向走?”

  鲁斯坦姆用手中马鞭指一下方面,“就这是那边,算是东北方向吧。”

  沙普尔摇了摇头,随口用汉语道:“果然是往有绝壁方向走了。”随后,沙普尔策马追赶。因为东北方面的尽头有一处绝壁。那里是一个狩猎的好地方,也是一个被狩猎的好地方。人可以在那里将动物逼到绝境,猛兽也可以在那里将人逼到绝境。沙普尔可不想因为打一场猎惹出事端来。这位李阿瞒的真实身份如何?他不知道。但是从那场马球比赛,陛下为他特地中止来看,他应该是陛下重视的人。真如此阿瞒自言的话,这次打猎若真是发生了什么意外。陛下,必然是要追问的。到时这件事情不仅解释很麻烦,担责也会是一个问题。

  鲁斯坦姆看沙普尔直接无视了他,便追上用母语问道:“你干嘛这么急?我跟李阿瞒才是一组。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我说你该不是想着抢我们组的猎物。那可不行。”说罢,鲁斯坦姆也策马追了上去。

  杜环一边策马一边用波斯语解释道:“鲁斯坦姆殿下,我想沙普尔殿下应该没有这个意思。他这样策马追赶,其实是担心阿瞒。因为前面有一处绝壁,比较危险。大家出来狩猎是为玩乐,谁也不想出事情。您的问题,我来回答吧。刮目相看就是另眼相看的意思,意思就是说指别人已有进步,不能再用老眼光去看他。刮目不是挖目的意思,而是还换一种眼光的意思。宫中的女人们在树叶写诗放水漂,因为她们进了宫就是皇帝陛下的女人了,她们这辈子都不出了宫。所以,只好在树叶写诗放水漂流来排遣一下心绪。”

  “原来是这样。哼,难怪那个小子说是那群女人是因为无奈才会这样做。”鲁斯坦姆忽然听见猎犬的叫声,他笑了一下,用母语道:“我的猎物来了。我先去收拾一下。沙普尔,你不要打小算盘。阿瞒捕猎道的东西,也是我们这组的。”说完鲁斯坦姆掉转了马头,向正东方向跑去。

  杜环诧异道:“殿下,这可怎么办好呢?鲁斯坦姆王子向正东方向去了,那我们还要去东北方向的绝壁处嘛?毕竟,鲁斯坦姆殿下不熟悉这里的地形啊,丢了波斯使也是大事。再说了,阿瞒未必有事情。”

  沙普尔瞥了一眼杜环,道:“鲁斯坦姆那边才不会有事情。地上有马蹄的印迹,他不会丢的。鲁斯坦姆还带着猎犬嘛,就算不看马蹄印迹,靠猎犬他也找得过来。人可以在绝壁处将动物逼到绝境,猛兽也可以在那里将人逼到绝境。所以,我觉得还是阿瞒那边的比较重要。何况,都是往东,我们先去找阿瞒,还再回来找他也来得及。再者,我们现在跟着鲁斯坦姆去正东,他多数会以为我们抢他的猎物。这又何必呢!”

  杜环点头道:“也是。我听您的。”

继续阅读:第四十三章:狩猎(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