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狩猎(上)
柳馥2018-08-12 22:291,553

  西面林子的深处有一条水渠,那里的水清澈极了,总是有很多小动物来此饮水。而这水渠一边正好靠着林子又特别做埋伏。虫娘一进林子就找到位置,驻马守到在这里,想着伺机而动。

  然而,跟着虫娘进来的鲁斯坦姆见此,误以为水渠边上有猛兽使得虫娘不敢上前。所以,鲁斯坦姆就自己放出了猎犬,拉弓搭箭策马到了水渠边。结果,水渠边上什么动物都没有,水里鱼儿们倒是有很多,但是这些小鱼很快被岸上的动静给惊得潜了下去。

  鲁斯坦姆茫然地用汉语对虫娘说道:“喂,什么都没有。李阿瞒,你怕什么?”

  虫娘地策马奔到鲁斯坦姆的边上,不悦道:“我怕你啊!怕你坏我的事。你能不能不要托我的后腿。鲁斯坦姆,你懂不懂谋略啊,知不知道什么叫伺机而动?我守在这里哪里是怕,我是候机会啊。”

  鲁斯坦姆收起了弓箭,碧眸望着水渠,见水上漂浮的落叶上写密密麻麻的汉字,不解道:“机会是说守株待兔,不,是守水待猎?对了,为什么这水上会漂浮着带字的树叶?”

  “成语,我只听说过守株待兔,没有听说过守水待猎。不过,守水待猎这词,你倒是造得不错。我呢,是这么一个打算。呵呵,你的脑子转得还挺快。我真是对你当刮目相看。”原本被鲁斯坦姆破坏了计划的虫娘心中是不悦的,但是听到鲁斯坦姆说守水待猎的时候,她又忍不住笑了。

  鲁斯坦姆看着水上漂浮的落叶,越加不解道:“刮目相看,这话沙普尔也说过这话。刮目,是挖眼睛的意思嘛?如果是的话,那这句话好奇怪啊。挖了眼睛还能看得见什么?水上那些带字树叶的问题,你还没有解释。”

  虫娘回头望了一眼水面上的落叶,浅笑道:“你的问题好多。刮目相看,这个词是有典故的。我知道归知道,可我怕用汉语跟你解释不清楚。到时你的问题一定更多了。我看沙普尔既然说过,那你回头问沙普尔好了。反正这词用这里,我是真心地在夸你。至于水面漂浮着的落叶上带着汉字嘛,那当然是人为写的。这水渠上游就是翠微宫了。翠微宫是陛下的行宫,里面多的是宫女。不过,这里的宫女们有点惨。因为翠微宫是陛下很少过来的行宫。即便过来了,陛下最多也就是去北殿的无相寺祭奠一下太子的母亲。所以,这里大部分宫女们没什么机会看到陛下,也没有任何机会出宫。所以,她们这一辈子大概除了寄情于诗,题诗于叶,看着这一片片写着诗歌的落叶带着她们心中的愁绪随波逐流。”

  说到这里,虫娘忽然想到自己的母亲曹野那姬。虫娘总觉得自己的母亲是很不幸的人。因为曹野那姬身前就没有得到过什么分位,死后也没有什么分位。即使她是为了给陛下生女儿难产而死,陛下也没有因此给她追封什么头衔,就连死后所葬的地方也跟一般宫人没什么太大区别。可以说,曹野那姬一生都没有得到陛下的宠爱,甚至于尊重。同贵妃是没有相比的啦,同其他皇子公主们母亲相比也是差了很多。不过,同行宫里那些等待被陛下临幸又一辈子等不到的人相比,曹野那姬大概算是幸运的人。

  毕竟,一入宫门深似海,宫中女子的命运大都如蜉蝣一般,她们当中比曹野那姬的命运更为不济的人还多着呢!就比如眼下写这些落叶诗的宫人们吧,她们一辈子未必能见到几回陛下,更不要说得宠了。但是无宠又如何?她们进了宫门,做了天子的女人,哪怕分位再低,这一辈子只能宛如困兽一般被锁死在殿阁重楼之中。想到这里,虫娘心中有点忧怨,有点侥幸。忧怨来自于对宫中女子的同情,也跟自己母亲有关。陛下是一个多情的人,而这世上越是多情的人越是薄幸的人。做天子的妃嫔从来都不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反之做天子的女儿倒是一件幸运的事情。这也就是虫娘的侥幸所在。因为公主早晚都会出嫁去的,虫娘这一辈子不会像母亲那样被困死在深宫之中。而且作为天子的女儿,虫娘也不用为见不到天子而犯愁,因为她总是见得到。

  侥幸之余,虫娘心理又有一份庆幸。因为她是公主,她可以很多别的女子不敢为的事情,也不用看他人的颜色。

继续阅读:第四十二章:狩猎(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