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无相
柳馥2018-08-16 02:462,228

  无相寺东面禅院内,李亨看着墙壁挂着的弥勒像,陷入了沉思。因为眼前墙上的弥勒像,虽然法相庄严,亦若妇人的慈悲之态,但是画中佛像的五官轮廓分明,碧眸褐发,俨然是一个西域美人的样子。佛,从西面而来,本身如西域人也不足为奇。但是则天皇帝也就是他的曾祖母曾经自言是弥勒托世,所以自其开始,有不少弥勒像都是以则天皇帝的尊容为原型而描画。其实,也并不仅是弥勒像,龙门奉先寺那里也还有一尊卢舍那佛的雕塑也是以则天皇帝的尊容为原型而塑造的。无相寺是皇家的寺庙,没有道理不挂以圣容为原型的佛像。

  这让李亨觉得有点怪异,更重要的是他看这幅画中人总觉得有几分眼熟,但是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正当李亨想要呼人询问,是谁让把这尊像挂在这里的时候,虫娘没叩门就直接闯进来了。

  虫娘施礼道:“见过三哥。三哥,您这太子怎么忽然来翠微宫了。这是阿翁的安排?三哥,我可这次没有惹祸。上回马球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一个人把事情都担承了。难道是阿翁他又反悔了?他是让您来遣我回去?说起来,真是这样的话,回头您可别怪我把事情往大收身上推一点。毕竟,您也知道阿翁的脾气,凡是他回头反悔的事情,那罚起来肯定不会轻的。这让我一个人担承下来就有些力不从心了。关键,我过几天还去大秦寺取翻译的卷轴呢!”

  李亨打量着虫娘,言道:“虫娘,君无戏言。君父说过不罚的事情,他不会这样反悔的。何况,上次的马球赛也不是什么大事情。虫娘,怎么一身男儿装?你跟阿翁说是来采莲的,怎么又去跟朋友打猎了呢?”

  “莲花采完了,我想闲着也是闲着,不如顺便约朋友打打猎了。男儿装,自然是因为打猎方便嘛。”虫娘不解地问道:“三哥,怎么突然来这里?莫不是来祭拜您的母亲?可是今日不是盂兰盆节,不是您的母亲杨贵嫔的祭日啊。对了,三哥,您这样过来,阿翁知道吗?”

  李亨道:“额,今日是废后的诞辰。废后是我的养母。所以,我今日前来,君父自然是知道的。”

  虫娘意识到自己语失,歉意道:“对不起,三哥。我笨口拙舌说差了。”

  “没关系。你生得晚,不知道废后的故事也正常。”

  虫娘看着李亨脸上的失落,她补救道:“不不,我有听人说过的。废后王氏是陛下的原配。说起来,阿翁虽然废了王氏的皇后之位,但这些年来祭祀什么的事情,阿翁大都还是记着的。您看他同意您来,这不也是侧面证明在阿翁中心还是有废后的位置嘛。其实,我觉得王氏要比我的母亲幸运。我的母亲大概从来有没有被阿翁记住吧。”说到这里,虫娘自己也面露了难色。终究王氏就被废后了,但她的养子是太子。日后,太子继位为新君,王氏的后位肯定是可以被追复。而自己的母亲曹野那姬是永远拿不到名分的人。想到这里,虫娘觉得自己可以为母亲做的事情很少,她甚至都有些恨不为男儿身了。

  “曹野那?”李亨念叨着,又瞥了一眼墙上的画像,呢喃道:“像,真像。”

  虫娘的目光也注意到那幅佛像,“像我母亲?”

  李亨下意识地点一下头,又赶紧摇头道:“不是,我觉得褐发碧眸有些像,其他的地方并不像。”

  虫娘忽然拉住了李亨的手,“三哥,您记得我母亲的样子,给我说说吧。阿翁,他总是避而不谈。下面那些老宫人们机巧地很也跟回避,只说是美人。这不是废话嘛,宫中妃嫔,谁不是美人!”

  李亨推开虫娘的手,眼神漂浮地说道:“那都是开元年间的事情了,至今都有十多年了。当初我也只见过曹贵人一两次面。虫娘,这我没给你说。因为我也早忘记她的样子了。我想君父也不是刻意回避,大概也只是因为记不得了吧。”

  “阿翁大概不是刻意回避。毕竟,他的后宫中佳人无数。三哥,您现在是刻意回避吧?刚才您明明说像的,怎么现在又记不得了呢?”

  李亨尴尬地调换话道:“我说像是指褐发碧眸。曹贵人出身西域,她的发色眸色同其他人都一样。对此,我还是印象深刻的。但是你让我说她具体的模样,那真是不记得了。对了,虫娘,你说过几天要去大秦寺取翻译卷轴,可是曹贵人遗留你的那一卷吗?”

  虫娘本想说是的,但是她见李亨神色有些异样。于是,她搪塞道:“不是,我近期结交了几个波斯朋友。我想着找阿罗憾翻译一些的我们大唐的经典送给他们做礼物。”

  李亨浅笑道:“就是今天跟你一起出狩猎的人吧。沙普尔的汉语很好的。你直接找他翻译就可以了。何必出宫找阿罗憾呢。”

  “沙普尔的汉语是很好。可我不方便找他翻译。他和鲁斯坦姆等人都还不知道我真实身份,甚至不知道我是女儿身。就知道我叫李阿瞒,是弘农王。我让他翻译,这不就暴露了嘛。”

  李亨讶色道:“可你找阿罗憾翻译不也是暴露吗?”

  “阿罗憾也不知我的身份。三哥,我把事情都说给您听了。您可要替我跟他们保密,还有阿翁那边也是。”

  听到此,李亨心里觉得妹妹没分寸,但是转念想想自己在这个年纪的时候也是这样爱玩。于是,他点头道:“行吧。明日我还得上朝,现在还得连夜赶回去。不说多了,虫娘,自己也要注意分寸。”说完,李亨揭下了墙上的画像,带着画像便转身离开了。

  虫娘目送了李亨一程,心中满是疑问。三哥谈及画像的事情欲说还休也就罢了,怎么临走还带走这幅画像。这天夜里,虫娘在思量很久都没想明白了。只觉得这件事情蹊跷。蹊跷得让她觉得,这些年她总是找不到人翻译这卷轴,未必是因为没有人看懂上面的文,而是因为文字的内容必有隐情,才导致有人从中作梗。想到这里,虫娘忽然觉得自己应该从速离开,隔日就去找阿罗憾一问究竟。

  于是,虫娘安排人替她隔日跟沙普尔等人作别之后,自己带着安奴奴和一些侍卫连夜离开了。

继续阅读:第四十六章:卷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