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卷轴
柳馥2018-08-16 23:591,432

  卯时,笼罩在长安城天空暮纱被冉冉升起的太阳给揭去了,清晨的阳光伴着夏日特有的氤氲又给长安城的上空换上一道白幕。虫娘连夜从终南山赶回长安后,她立刻将同行的侍卫支回了天宝观,自己带着安奴奴策马直奔义宁坊的大秦寺。

  路上,安奴奴不解地问道:“公主,您原本不是说要过个三五天再来大秦寺取翻译好的经卷嘛?怎么突然改今天呢?”

  虫娘瞟一眼安奴奴,“我说过多少回了。但凡微服我着男装,你不要叫我公主,叫公子。他们不开门的话,我们就门口等着。他们总要开门的。”

  安奴奴点头道:“是,公子。怎么突然改今天呢?话说我们这么早就去大秦寺,又没有跟人家打招呼。大秦寺不同于佛寺,他们的早课不会做得很早的。我估计我们到里,他们多数没有开门呢?”

  “你哪来这么多的问题啊。他们不开门的话,我们就门口等着。他们总要开门的。”虫娘说完,她便策马加鞭了。安奴奴虽是不解其意,但是她从虫娘不耐烦的表情里看出一丝忧虑,便不再多问地紧随其后了。

  到大秦寺后,她们发现大门是开着的。安奴奴讶色道:“公子,真是奇了。他们竟然这么早就开门了。看来阿罗憾他不仅擅胡文,还能料事如神啊。他大概知道公子,您要来就提前让小僧开门了。”虫娘垂眸看着地下的车轮痕,“这不是为了我提前开的门,而是有人来过了。你看看地下的车轮痕,还不明白了吗?”

  安奴奴低头看着地上车轮痕迹,她脸上的讶色更重要一筹,“这平行的两轮之间距离好宽,应该是一辆大车。估计刚才来的人,他的身份大概也挺显赫吧。”

  “只是挺显赫?”虫娘又用马鞭指了一下车轮前的马蹄痕,“你数数轮痕的马蹄痕。你若是数不清的话,那就动脑子想想这么大的车得用多少匹马才能驱驰。再看看,大车左右留下的踪迹吧。这是只是挺显赫?这大车估计得是金辂了。”

  安奴奴惶恐地看了一眼虫娘,道:“公子,这能坐金辂的人,只有陛下和太子啊。可他们谁来这里对您来说都不是好事情。因为就证明您上次偷来这里的事情暴露了。公子,天地良心,我可真没有过出卖过您啊。”

  “放心,我没有怀疑你的忠诚。今天的事情也不关你的事情。一会儿我进之后,你留在这里替我望风一下吧。”说完,虫娘便下马了。

  安奴奴跟着下了马,满脸忧色地拜礼道:“是,公子。您可要早点出来啊。”

  虫娘将马绳交给安奴奴,“我知道了。你不用这样一脸忧色。阿翁,是不会来这里,我估计来这里的是三哥。哼,反正这事情,我自有分寸。”说完,虫娘便直奔大秦寺的正堂跑了过去。

  大秦寺的正堂内,阿罗憾见到虫娘来了,他立刻拜礼道:“见过公主殿下。数日之前,我不知道您是公主,多有失礼了。”

  “大德,免了吧。您不必多礼。其实,您早知道我要来吧。要不,您也不会提前支开左右了。我们还是开门见山,别要绕弯了。我是拿会卷轴的。您应该译完了吧?”

  阿罗憾起身从案上的檀木盒中取出了卷轴交给了虫娘,道:“公主,原物奉还。”

  虫娘接过卷轴,翻阅了一下发生没有里面半点备注都没有,更不用说翻译了。虫娘皱眉睁目道:“大德,您这些天怎么一个字都没有翻译?还是您的译本被我三哥拿走了?”

  阿罗憾有些诧异地问道:“公主,您怎么知道太子来了?”

  虫娘沉着脸道:“金辂的车痕,还是很好分辨的。三哥跟我应该是一前一后吧。阿罗憾,你到底翻译没有?”

  “没有!”阿罗憾果断道:“太子殿下是来托我翻译送给波斯使团的汉典。他来这里跟您的事情没有关系。我没有翻译,因为这卷轴上的文字太难了。我看得比较糊涂。所以,就没有翻译。”

继续阅读:第四十七章:拜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