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拜师
柳馥2018-08-20 15:552,193

  虫娘一脸不信地言道:“哼,鸿胪寺的四方馆里又不缺少懂波斯文的翻译。只是翻译汉典送波斯使的话,三哥亲自何需连夜到这里来?直接让东宫的人去四方馆找一个翻译来不就可以了。我想三哥来应该不只是这样的目的吧?阿罗憾,您可是大秦寺的大德,是出家人啊。出家人说诳语不好吧!我记得第一天来的时候,我把卷轴给您看,您不是说可以翻译嘛。怎么现在又翻译不了呢?三哥刚才来,同您到底说什么?”

  阿罗憾挑眉道:“公主,太子殿下来这里,真的只是交待翻译汉典的事情。鸿胪寺的四方馆内确实有不少好的波斯语翻译。可太子为什么不去找四方馆的翻译,这个问题您不当问我,当问太子才是。我就是一个出家人,又怎么会知道太子心思如何。公主,我没有欺骗您啊。第一天,你微服来这里的时候,我接到卷轴只是草草扫了一眼,上面的文字确实我认识。当时也告诉您说是罗马文了。唐人往往称为大秦文。大秦文不是我的母语,虽然我也会,但是精通谈不上。那会儿我没有仔细看。不过,听说是您母亲的遗物。我想一个妇人写的书信,遣词造句应该也不会特别繁杂。后来仔细看了发现卷轴上的文字在遣词造句上很复杂。您的母亲曹贵人的大秦文水平应该在我之上。这卷书里用复合句很多,大秦的典故。俗语这类的词汇也很多。我看着这遗卷的内容确实有些头疼,也真的看得比较糊涂。我想我翻译不好。之前没有详细阅读就草率答应了您,现在无法完成。这是我的错。对不起,公主。”

  “难?”虫娘瞪大眸子,直言道:“这难的,怕不是文字吧。您都知道曹贵人了,可见您是真看得懂卷轴上的文字,也看了上面的文字。大德,您可不糊涂,我看您是怕泄禁中语吧。大德,您不必要道歉。我也不需要您的道歉,您替我翻译了这事情不就完了。这事情既然是我让您做的,那么出了什么事情,我不让会您担承的。”

  阿罗憾故作不解道:“泄禁中语?公主,我不太懂您的意思。这卷轴内容没有涉及到禁中,起码我看到部分没有涉及到后宫的事情。只是曹贵人对故乡的回忆而已。”

  虫娘关切地问道:“我母亲的故乡是哪里?她在这卷说了关于故乡的内容?”

  阿罗憾随口道:“曹国啊。曹贵人是曹国在开元二十年进献的舞姬,这事情众所周知。您何必多问呢。贵人自然是曹国人。关于贵人的故乡内容嘛。抱歉,我看了忘记了。”

  虫娘神色失落,语气略有怒意地说道:“您刚才还是说卷轴上的文字是大秦文,还说我母亲的遣词造句很繁复。现在又回答说是曹国的舞姬。大德,您不觉得这话说得很矛盾吗?西域的曹国人也不用大秦文。曹国离大秦国远得很。西域曹国多为粟特人,他们有粟特文啊。母亲是曹国人又会用大秦文写遗卷?您说她的大秦文水平在您之上,这就更奇怪了,一个舞姬的才学又怎么会高于您这样的大德。”

  “公主,您这话有点偏薄了。宫中妃嫔很多虽然分位不高,但她们不少人是五姓七望的高门出身。您的母亲虽然是曹国进献的舞姬,但是这不代表她的出身就很差。这类进献女子,本身在故乡也是大族出身的女子!曹贵人会大秦文应该也算不什么奇事。丝路的尽头在大秦,很多曹国商人若是向西贸易的话,他们也会学大秦文,而且他们中不少人说得都很好。至于,曹贵人为什么用大秦文写遗卷。这个问题我无法回答。”

  虫娘反讥道:“大德,您该不是想要让我问已故的母亲去吧?还是您想让我去问刚才来过您这里的三哥呢?或者我应该直接去我的父皇!”

  阿罗憾尴尬地回道:“我没有这个意思。其实,我只是想说有些过往之事,若是当事人都没有提及的话,后来人又何必非要细究呢?公主,您天资聪明。有些话不需要我明言,您也明白。您刚才也说四方馆里不缺擅长波斯文的翻译郎。四方馆里缺会大秦文的翻译郎吗?我想不缺呀。公主,您何必为难出家人呢?”

  “大德,我明白了。您的难处跟四方馆的学士大概是一样的,不就是我刚才说的怕泄禁中语之罪。”虫娘平复一下心情,作揖请求道:“大德,您的难处,我可以理解。但是我真的想要知道这份卷遗卷的内容。这对我来说很重要。恰恰是因为所有人表现的这样避讳,所以我才越发想要知道卷轴的内容。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德,出家人慈悲为怀,您只当是怜我吧。这遗卷你不方便翻译就不翻了。您教我识大秦文。我学会了自己看好了。这样一来,您横竖都不会泄禁中语。我学大秦文。这事情若是其他三哥问起,您不方便说诳语,那就说我是兴趣使然好了。其实,我也确实是兴趣使然。”

  阿罗憾大惊,诧异道:“公主,大秦文很难学的。没有一年半载学不来的。”

  虫娘便鞠躬拜礼,“大德,这事情吧。我不怕难,更不怕费时。大德,请受学生一拜。”

  “公主,这不合适。您还是起身吧。” 阿罗憾想要扶虫娘起来,虫娘却甩开了手,道:“大德,您答应我不起来。”

  阿罗憾不情愿道:“唉,好吧。我答应您。不过,今天我是教不了您。我没有准备半点课业内容。”

  虫娘起身,微笑道:“好的,老师。那我明天下午末时再来。老师,您不要叫我公主了。这不太合适。我本名虫娘。来您这里,我必是这样男装微服。所以,您还是叫我的化名阿瞒吧。说起来那天这里遇上的鲁斯坦姆和沙普尔两人,他们至今都不知我是女儿身。老师,若是您再遇上他们,还望您替我保密。”

  阿罗憾愣了一下,点头道:“您知道他俩的名字,怎么您后来又遇上过他们了?”

  “是啊。不过,这事情说来话长。他日有机会,我再跟您细说。我就不多打扰您了。” 说完,虫娘将书卷合起好,塞进衣怀里,便拜礼辞别了。

继续阅读:第四十八章:千秋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