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千秋莲
柳馥2019-01-31 09:421,890

  在大门外候待的安奴奴见虫娘从大秦寺里出来,她立刻牵着两匹马,走到了虫娘的跟前,关切地问道:“公子,怎么样了?阿罗憾翻译得如何?对了,太子来这里为了什么呀?”

  “三哥来,肯定是因为公务,为阿翁办事。至于遗卷我回来了,阿罗憾没有翻译,我也不需要他翻译了。”虫娘说着,便从安奴奴手中拿过马绳,然后跃身上马了。

  安奴奴一边上马,一边诧异地问道:“公子,在大秦寺里到底是发生什么了呀?公子,大德都是有学问的人,这世上越是有学问的人,越是不通人情事故,他们往往会无意中言语冒犯。您不必要在这会儿跟大德置气。毕竟,我们好不容易找到懂贵人遗轴上文字的人。起码先让大德把贵人的遗卷给了翻译完,然后您跟他算账吧!”

  虫娘瞥一眼安奴奴,微微嘴角道:“算什么账?他没有得罪我,是我不想要他翻译了。因为我决定明天开始跟他学大秦文了。等我学会了,我自己翻译母亲的遗卷。”

  安奴奴不解地诧异道:“公子啊,大秦文很难学的。您打算跟阿罗憾大秦文的话,那不是等于隔三差五就要微服来这里了嘛?公子啊,您这样做万一让陛下知道了。陛下,肯定会责难我们这下人照顾不周。”

  虫娘浅笑道:“不是,隔三差五的而已。我想可以的话,大概会天天来。阿罗憾也说大秦文很难学。没有一个年半载学不会的。既然学这门语言要花这么多时间,那就更得勤快了一点。至于陛下嘛,你担心什么呀?阿翁是天子,日理万机又怎么可能天天来天宝观看女儿呢?何况,阿翁除了政事之外,他还有这么多儿女,根本不可能天天盯着我,你不要杞人忧天。阿翁,有时一月来几次天宝观看我,有时几个月都不来。他来的话,一般都会让高内侍提前通告。我们大概提前准备。就算遇上几次特殊情况,被阿翁撞见了。这事情既然是我要做,那我也会自己担承。上次我们微服出来的事情,我可没有让你担承。”

  说完,虫娘便策马上路了。安奴奴策马跟着其后,神色窘困道:“公子,上次的事情,您是没有让奴奴来担承。确实后来陛下也没有责难过奴奴。但是观中其他的婢子们对上次的事情私下是有埋怨的。当然,她们不会也不敢埋怨您。可我和十一娘作为您的亲信,在观中的处境嘛。”

  见安奴奴欲言又止,虫娘沉色道:“下次若是那些婢子们再有私议,你和十一娘直接说是我的意思。依旧有人不满的话,你就把她们的名字记下来,待下次阿翁来的时候,直接给高内侍。就说公主的意思,让这些人去无相寺出家替太子两位亡故的母亲祈福,以表做臣妹的心意。安排好之后,记得让高内侍还要从翠微宫里抽调一些懂事的宫人来。”

  安奴奴一脸的讶色,她心里想说这样做未免过了吧。因为无相寺那里差不多是冷宫了,除了太子会在祭祀两位亡母的时候过去一下之外,根本就没有人会刻意去那里。可瞧虫娘现在的表情,她不敢直言。于是,她默然地点一下头。

  虫娘道:“奴奴,明日起来,你跟我一起学大秦文,继续做陪读吧。一个人难免偶尔也会倦怠。我们俩人一起学,可以互相激励嘛。”

  “是,公子。”安奴奴语气听起来没什么情绪,可此刻她心里是有些忧怨的,因为她觉得往下公主多半还有别的打算。公主的打算,她虽然猜不透,但是她能感觉的公主决定自己学大秦文而不要人翻译,这大概跟太子的金辂驾临大秦寺有关系。同时,曹贵人的遗卷中的内容应该也有涉及到宫中的事情。

  回到了天宝观,虫娘让安奴奴牵马至马厩,自己先入观了。一进观,虫娘便遇见了几个手捧着千秋莲的婢子向她伏身行礼。这本没有什么可奇怪,但是这几个婢子手捧的千秋莲程粉紫色,同虫娘从终南山带回来千秋莲颜色是不一样的。虫娘讶色地问道:“你们的千秋莲从哪里的?这不是我带回的。”

  婢子们低头应道:“公主,刚才您不在的时候,贵妃遣人送来的。说是替您准备的千秋节贺礼。据说陛下很喜欢。”

  贵妃?虫娘心里此刻有种莫名的感动。这份感动让她暂时释怀了自己心中对父亲的一些不满。因为母亲的遗卷一直找不到人翻译的因素以及三哥在无相寺里的怪异表现,其实虫娘心里明白这些事情都跟阿翁有关系。只不过这中间到底怎么样的关系,虫娘现在不知道。只有待自己看明白了遗卷才会知道真相。太子在无相寺里欲言又止的表现来看,虫娘隐约觉得当年的事情怕是并不简单吧。毕竟,太子不同于人臣,他都不敢直言的事情,必然是不会小的。

  其实,母亲的遗卷当年若非贵妃之力,虫娘也是拿不到。回想这里,不得不说贵妃这些年明里暗里忙了她很多忙。上次贵妃前来也是特地帮她说情的。上次提到千秋莲是无心一说,未曾想贵妃会她准备。想到这里,虫娘有时觉得贵妃对她确实如母亲一样照顾。

  虫娘笑着叹了一口气道:“唉,贵妃真是有心。行了,你们下去吧。”

  “是,公主。奴婢告退。”

继续阅读:第四十九章:学胡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