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进度
柳馥2018-08-21 23:181,811

  安奴奴跟着阿罗憾去取了波斯文的教材,顺便又听了阿罗憾讲了大概一个时辰的波斯文。一听到散课,立刻躬身拜礼之后,她将书卷塞进了衣怀里,然后疾步跑到了门外,跃身上马,急急奔赴天宝观。安奴奴生怕自己回去晚了,会惹出麻烦来。天宝一般在戊时末刻就要闭门了。若是越时回去,让守门婢子开门不是问题,问题是守门婢子一定会询问事由。事由嘛,这就不太回答了。因为刚才她和虫娘在大秦寺分别太冲忙,跟没有对好台词。万一回头自己说的跟公主说的不一样,这不就是事端了。无端生出闲话,总是不好的。公主不在乎这些,但是为人婢不能不思量。所以,安奴奴一路策马,半点神都不敢分,可算是赶上时间点回来了。

  进观之后,安奴奴立刻便去正堂拜见了虫娘。让奴奴意外的是虫娘竟然备好筵席在候她。虫娘见安奴奴来了,她立刻支开左右,让十一娘出去把门关上,候在门外望风。虫娘拉着安奴奴手入筵,笑问道:“奴奴,你辛苦了,把你的波斯文教材让我看看吧。阿罗憾,他跟你把波斯文讲到哪里了?”

  “给您,公主” 安奴奴茫然地从怀中取出波斯文教材递给虫娘道:“大德,他跟我讲一个时辰的波斯文,差不多把波斯文的字母都讲完了。”

  虫娘翻开书卷扫一眼,发现奴奴的课卷里密密麻麻都是字,沉色道:“看来阿罗憾跟你讲的内容确实得很多嘛。一个时辰竟然有这么多笔记。他这教波斯文的进度比他教大秦文快了很多。”

  听到这里,安奴奴明白了原来虫娘安排她留下来跟阿罗憾学波斯文并非全然是为她不会母语而担忧,而是为了测试阿罗憾是不是诚心在教公主大秦文。安奴奴心里有点失落,“公主,这些笔记大部分不是我写的,是大德发给我的时候就有的。您看这墨色这么暗就知道了。恕奴婢直言,我觉得大德教大秦文慢,教波斯快。大概跟他之前有教过唐人学波斯文有关系吧。您这波斯文的教材显然是内容梳理好的,我想上一个跟大德学波斯文的人应该是很用功的吧。再者,波斯文课实话没有他讲大秦文那么有趣,他讲得虽然快,但是课程相对没有那么很生动。还有嘛,大德是波斯人,他用汉语教人说波斯文肯定要比用汉语教人学大秦文更方便一点。故此,我想大德应该不是故意的拖延进度。”

  “波斯人,你也算是呀。”虫娘将教材还给安奴奴,笑道:“奴奴,不要这么生分。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没有外人就不要称什么奴婢。说起来,在大秦寺里我让阿罗憾教波斯文的事情,可是真心的希望你可以学好的。你可别觉得我这样安排是为测试阿罗憾是否诚心教我。其实,这才是第一课的内容嘛,讲课多点少点都差不多。我刚才就是随便一说而已。再者,我若是要测试阿罗憾是不是诚心教人的办法也多得去了。”

  安奴奴点了点头,“公主,您说得是。其实,我觉得大德也不会不诚心教您的。一来,景教的僧人也是出家人,他们也不会说诳语的。大德既然答应了,那他应该不会刻意敷衍。二来,您是公主,他刻意敷衍您,这不是为自己找麻烦吗?一位智者应该不会放弃自己的原则去做损人又不利己的事情。”

  虫娘没有应声,她的脑海里又出现无相寺里三哥见那一副弥勒像顾左右而言他的样子。得罪公主不会比得罪太子、得罪陛下的严重。母亲的遗卷内容是一个迷。现在想来根本不是因为文字难懂,而是涉及宫中的事情。这宫里的事情对外的人说是秘密又不是秘密。按着原则来说,宫中所有的事情都是不该外泄的,但是出入宫廷的很多人,总有一些人管不住自己的嘴,将宫中的碎碎事说将了出去。

  不过,这些碎碎事多数是无伤大雅的小事。能让宫中这么多人都三缄其口的事情,且这事情能让太子如此避讳,只有涉及到陛下的大事了。聪明人摊上大事,一般的选择是明哲保身。阿罗憾不翻译遗卷不就是聪明人的选择嘛。这位聪明的大德往下是不是会诚心教大秦文,对虫娘来说她的心里是有些疑问的。但是确实没有什么测试阿罗憾的办法。因为虫娘偷偷学大秦文本是为了查看遗卷真相,这事情是瞒着陛下的。阿罗憾若是不打算教了的话,只要抬出陛下就可以了。

  想到这里,虫娘脸上的笑容渐渐变成了愁容。安奴奴见此,关切地问道:“公主,您怎么了?不舒服吗?还是我刚说错了什么吗?”

  “没有,我很好。奴奴,你说得对。”虫娘回过神来,微微扬起嘴角道:“奴奴,阿罗憾应该也给你布置了不少波斯文的作业吧?”

  安奴奴点头,“是的。作业跟大秦文的作业差不多,都是把今天讲过的字母和单词抄十遍。”虫娘言道:“那你还不赶紧吃饭。吃了完,好去做作业啊。对了,你别觉得明天没有课就时间富裕。明天,你还得陪我出去一下。”

继续阅读:第五十一章:将军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