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追朝
柳馥2018-07-28 02:432,108

  沙普尔起身的那一刻,他忽然明白了陛下为什么明知王鉷跋扈,还是这么宠信王鉷。刚才的事情,若非王鉷调和,依着杨国忠的谏言,尴尬的就不仅仅是一场会而已。杨国忠虽是贵妃的堂兄,但他如今在朝中的地位还略低于王鉷一些。说到底还是能力差了一些。杨国忠唯一擅长的事情就是替陛下充盈国库。天宝四载,陛下初封贵妃的时候,杨国忠被推恩到了户部担任一个度支郎,这官职只有从五品上,谈不上高。但是杨国忠善于理财,在度支郎位置上,仗着自己是贵妃的兄长,便无所不用其极地帮陛下充盈国库,过程中一点也不怎么掩饰他的恶劣。所以,杨国忠升至太府卿以来,天下人怨杨氏者更胜于王氏!

  王鉷当初任户口色役使时,他的作为跟杨国忠相比,是过之而不及。但是他比杨国忠会周全掩饰多了,他先是上表请求陛下敕免除百姓的这一年租庸调以显恩德,而后他再次上表陛下奏请征收百姓的杂税,最后那一年,百姓所交纳的钱比不免除租庸调时的还多。但是恩德在先,纵是下面的人不满意又能说什么呢?何况,本来下臣就不当议上君。王鉷这人专恣跋扈,但他做事情却是第一滴水不漏。而且他还特别会迎奉陛下心思,奉承话说得都是恰到好处。这样刚才他翻译鲁斯坦姆所言时,自己还加了一句不曾想陛下竟此年轻。

  沙普尔举目望着,御座上的花发苍髯的陛下,他心想这句话若是换别人翻译大概是这样擅自增加上去的吧。朝会开始了,按理说大事应当在先言及,波斯使到访是大事。应当是先言的。结果,陛下准了鲁斯坦姆从波斯礼,但是接下来的朝议完全无视了他。整整两个时辰的朝议,陛下都没有再宣点鲁斯坦姆发言的意思。鲁斯坦姆倒是不觉得尴尬,还一脸满是新奇的样子。因为他本来不就知道大唐朝会是怎么的,给他翻译的学士自然也不会把往日朝会常情告诉他。

  可陪着一旁的沙普尔觉得很尴尬也很焦急,但他又无从说。眼看辰时快到了,常朝也差不多要结束了。高内侍上前拜礼,在陛下示意起身后,他附身向陛下交耳窃语像是在回报什么密事。听完后,陛下起身了,想来是要散了。这时,沙普尔实在忍不住地上前请奏道:“臣金紫光禄大夫怀化大将军上护军请奏。陛下,波斯使入朝一事,现尚未议言。”

  李隆基垂眸盯着不卑不亢站立在殿下的鲁斯坦姆许久,若有所思地沉声道:“嗯,爱卿所言的是。那就下午末时在兴庆宫的勤政务本楼那里追朝吧。散朝。”李隆基说完便转走了,而殿下的的大臣们也按礼纷纷伏地叩首,言道遵命万岁,跪送陛下离开。待陛下走远之后,大臣们纷纷起身开始离殿。

  出殿后,鲁斯坦姆拍了一下沙普尔的肩背,用母语道:“你们的朝会真有意思。我回去要跟父王说说,让他也搞一下这样仪式。对了,下午那个追朝也是这样嘛?”

  沙普尔点了一下头,一脸严肃地用波斯语道:“差不多吧。兴庆宫的勤政务本楼的追朝不会比含元殿大。我说你下午不要再犯傻了。下午到兴庆宫的时候,你能不能入乡随俗一下。”

  鲁斯坦姆不解地用母语道:“我哪有犯傻。干嘛要入乡随俗。唐俗,你随就可以了。刚才那个叫王鉷的人说得挺好,你母亲是唐人,你当随唐礼。我父母都是波斯人,我当然随波斯礼。入乡随俗,这话怎么说好呢,那是人臣说的。作为国王如此的话,岂不是有失国体了。”

  “你……”沙普尔一时被鲁斯坦姆的话给气得一时语塞。

  鲁斯坦姆用母语复言道:“我看你们的皇帝陛下也没说什么呀。你这么纠结干嘛。大不了以后唐使来吐火罗城的时候,我让父王同意他们从唐礼好了。”

  沙普尔气得一直摇头,心想着鲁斯坦姆这回的便宜还觉得赚够嘛?他还想着再赚一波呀?简直气人。再说了,国王不当入乡随俗,可你不是国王,跟我一样只是王子,而且我的辈分要比你大好不好。君臣、长幼,这些都是有定数的。当沙普尔想着整理语句反驳的时候,鲁斯坦姆又用母语言道:“我记得有我以前有一个汉语老师,他跟我说过,你们有一句话叫大礼不辞什么来着?”

  王鉷忽然走到他们的身边,言道:“大礼不辞小让。”接着,他用波斯语道:“没想到鲁斯坦姆殿下还学过汉语呀。呵呵,这个词倒是用得挺好。陛下确实不拘于小礼。”

  鲁斯坦姆笑着秀了一下蹩脚的汉语道:“客气。一般,还可以吧。”

  王鉷低头浅笑着对沙普尔用汉语言道:“沙普尔王子,您提醒鲁斯坦王子从唐礼是好心。不过,陛下刚才已经准了鲁斯坦姆殿下从波斯礼。若下午鲁斯坦姆殿下又从了唐礼。您这亡羊补牢的建议,只怕会二次薄了陛下的面子。有时吧,事情将错就错到了最后反不是错了。”言罢,王鉷随意地拜了一礼。

  沙普尔愣一下,一边回礼一边用汉语道:“谢王大夫提醒。”沙普尔心里明白王鉷是话中有话,时下亡羊补牢怕不仅是二次薄了陛下的面子,怕也是薄了他的面子。毕竟,刚才是他劝言陛下让鲁斯坦姆从波斯礼的。说起来王鉷这么做,不仅是为了缓和当时的尴尬,给大家留台阶下,还是为了薄杨国忠的面子。时下宰相李林甫老矣,朝中由望接替他的人,只有杨国忠和王鉷了。故此,杨国忠不支持的事情,王鉷多数是支持的。

  王鉷离开了。鲁斯坦姆不解地用母语问道:“喂喂,你们刚才用汉语在聊什么?”

  沙普尔叹一口气,用波斯语回道:“没什么。下午追朝,你还是继续从波斯礼吧。”

  “这不是很自然嘛!”鲁斯坦姆说着,便跟沙普尔一起走出了通乾门。

继续阅读:第二十七章:大食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