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大食使
柳馥2018-07-30 15:331,893

  落座于长安兴庆坊外郭东城春明门内的兴庆宫,曾是陛下做藩王的居所。数十年前,陛下继位便开始,令下面的人几番扩建修缮兴庆宫。现在这座宫殿的群体建筑虽然没有大明宫那样巍峨,但是宫内院落布局和殿中的陈设都深得陛下心意。所以,这座宫殿也是陛下如今起居常住的地方,它的地位并不亚于大明宫。

  勤政务本楼在兴庆宫南面,同花萼相辉楼两两相望。这两座楼是兴庆宫内最重要的建筑之一。花萼相辉楼之名,取意于《诗经·棠棣》,棠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因为昔日陛下还是藩王的时候,曾经同他的兄弟五人共住这里。兴庆宫,原名也叫五王宅。花萼相辉之名是为了纪念自己的兄弟,如今陛下的兄弟虽都仙逝了,但是花萼相辉楼依旧是陛下起居常住的宫殿。勤政务本楼嘛,顾名思义就是陛下办公的地方。这楼虽然不是正殿,但是胜似正殿。

  下午初次来兴庆宫的鲁斯坦姆并不知道这些事情,他只觉得眼前的这座宫殿比之前去的大明宫要小很多。于是,鲁斯坦姆沉下了脸,用母语问沙普尔道:“你们的皇帝下午就住这里?这座宫殿看起来比上午的那座宫殿要小很多,好像也偏僻一些吧。我们从太平坊到这里花的时间,比上午去的那座宫殿多上不少呀。他是不是刻意这样换宫殿的?因为我刚才没有从唐礼?”

  沙普尔莞尔一笑,用波斯道:“呵呵,我当你全无心眼呢。没有想到,你还是有心眼的嘛。不过,你这次想多了。上午我们去的是大明宫,现在我们来的是兴庆宫。这座宫殿不太大,是因为它原本是一座王府,并非皇宫。皇帝陛下未继位的时候,曾经居住在这里很久。陛下继位之后,就把这里扩建成了皇宫。但是呢,王府原本的占地是有限的,再怎么扩建也很难达到大明宫的程度。不过,陛下比起来大明宫,住这里的时候也很多。追朝在这里举行也不算刻意为之。当然,关于追朝的事情。我上午的时候,就跟你说过了。搬到兴庆宫的话,追朝的规模不会比在含元殿办的常朝大。但要说刻意折损你的面子,这也谈不上。我们要去的勤政务本楼,本就是陛下日常办公的地方。”

  鲁斯坦姆点头哦了一声,神色依旧是一副不怎么开心的样子。沙普尔心想觉得鲁斯坦姆有些矫情,而且不懂得什么叫礼尚往来。毕竟,陛下平时不太在大明宫接受朝会,兴庆宫落成后,陛下大部分在京内办公的时候,都在兴庆宫居多。原本在大明宫含元殿开常朝,本来就是为了鲁斯坦姆到来特地为之的事情。然而,鲁斯坦姆并不领情,不愿从唐俗,这也就罢了。现在陛下为他,在兴庆宫追朝。虽然这次追朝规模不会大于含元殿的朝参,但是兴庆宫本就是举办常朝的地方,追朝地迁到这里也是合情理的。

  沙普尔只好再次用波斯语耐心地解释道:“对了,你刚说这里有点偏僻,是吧。其实,这只是你的错觉。兴庆宫位于东城,波斯王府在城西,大明宫在正中。从西到东,肯定是要废一点时间的。我说你从西面吐火来来东土大唐,则不是更远嘛。难得来一回,鲁斯坦姆,我拜托你一会儿在追朝的时候,表现正常一点。你不从唐俗无所谓,但是失礼的事情不要做,失礼的话也不要说。”

  鲁斯坦姆微微一笑,用母语道:“行了,我知道了。我像是那种没分寸的人吗?”

  沙普尔想说像,但是他话到嘴边又没有说。因为末时追朝的时间差不多到了。大臣们开始按着上午的次序纷纷入殿了。说起来,这次的追朝跟上午的常朝没什么太大的不同,参加追朝的人不仅没有少,还多了一群大食使者,而这些大食使者参见的时候没有行大唐的跪礼,而是行了大食礼。陛下并没有像上次那样追问他这些大食使者。不仅如此,陛下还让大食者先做了呈报,之后才让鲁斯坦姆等波斯使再做呈报。这让鲁斯坦姆觉得不公平,甚至有些气愤。其实,别家使团的班次排在波斯之上,对鲁斯坦姆来说可能依旧觉得不平,但不见得会生气。可大食不一样,因为萨珊王朝是被大食所灭的。不,不说萨珊王朝灭亡了,因为鲁斯坦姆的心中萨珊王朝从没有消失。

  当鲁斯坦姆准备发言诉不平的时候,一旁的沙普尔从他的神色上,看了他的心思。于是,沙普尔拉了他一下手,轻声用波斯语道:“礼仪啊,礼仪。大食使者在陛下还在用开元这个年号的时候,他们入朝觐见就发生了如你上午那样不愿从唐礼的事情。那次陛下特许他们从大食礼,以后就例行前事情了。咳咳,你不要计较细琐了,大事为重。陛下,并没有偏薄,这不也让你从了波斯礼嘛。”

  听进了沙普尔的劝言,鲁斯坦姆把心中对大食的不满暂且放下了,然后开始认真呈报来意,递交国书。李隆基看着殿下的鲁斯坦姆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追朝在鲁斯坦姆呈报结束后,便散朝了。按着规矩,外使来访,在散朝后还要设宴。不过,追朝前后就花了一个时辰。末时之后的申时距离晚宴也太早了。所以,晚宴前,陛下在毬场举办了马球比赛招待来使观赏。

继续阅读:第二十八章:波罗毯 (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