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波罗毯 (上)
柳馥2018-07-30 15:331,461

  兴庆宫的毬场在沉香亭的边上,紧挨着龙池。龙池,原本是一口井。在天后执政的垂拱年间,如今偌大的兴庆宫连王府都不是,只是一座民宅。这座民宅里有一口突然向外不断冒水。水,越流越多,后来将宅子浸没了,还附近数十顷的地变成池泽。当时人,把这一水泽称呼“隆庆池”,私下议论说这里腾龙之处。所以,李唐王朝复辟后,李隆基和他的兄弟们搬到了这里并建造起来了五王宅。

  五王宅建成之后,有望气的术士对中宗皇帝,这里有龙气,日后必有真龙现身于此。几十年过去了,真龙始终没有出现,但真龙天子倒是出了一位,就是陛下。陛下继位后,五王宅变成了兴庆宫,隆庆池变成了龙池。夏日,龙池里的莲花正当花开最盛时。

  望着池中的莲花,在观球楼上的鲁斯坦姆无心于毬场上拙劣的比赛,用母语对坐旁的沙普尔,言道:“原来你们说打毬就是波罗毯,不就是马球。看起来你们打马球的规则跟我们也差不多嘛。不过,你们这球打得没劲了吧。话说你们场上的球员都是在演戏嘛?场上的球员动作也太慢,一个个都眼看这对方把球往自己的区域打,他们都不阻拦的呀。马球是很激烈的运动,是要有拼抢的啊。你们场面二十个人简直是打静态马球。这静态球真不如对面静态的莲花好看!”

  沙普尔尴尬地用波斯语道:“你看球能不能安静一点。”

  鲁斯坦姆眨着眼,用母语道:“安静?你们看马球比赛都很安静嘛?那样的话,你们的皇帝为什么楼下还让人搭彩棚。那彩棚里人不都拿着乐器嘛?这不是为了得胜后庆祝嘛?说起来马球不就是一种激烈到让坐台的观众都看得热血沸腾的运动嘛?”

  沙普尔扶额用波斯语道:“是,是这样的。你说得对。马球是激烈的运动。其实,我们私下打马球也不是这样,大家都是会拼抢、会拦截,甚至会有一些犯规伤人的动作。有时一场激烈的马球赛,甚至会有人因为受伤被弄得头破血流地被抬下场。不过,这是御前马球赛,打得太激烈也不太合适吧。”

  鲁斯坦姆越发不解地用波斯语言道:“为什么不合适?难道你们的皇帝爱看假球!”说到这里,鲁斯坦姆探头将目光投向中间位置上的李隆基,用波斯语道:“也许读书人,老人是比较看斯文的马球吧。不过,看这球也太无聊了。尤其是红方,看得我都想自己上去打球了。”

  李隆基注意到了鲁斯坦姆的这个小举动,他问伺候在身边的王鉷,道:“七郎,鲁斯坦姆说了什么?”

  王鉷瞥了一眼沙普尔,浅笑说:“回陛下,鲁斯坦姆王子说这马球比试很文静。虽然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但是他看得也很兴奋,特别想要上场打球呢!”

  “文静,这是你说得吧。这无聊的比赛都能看得兴奋?依着朕看,这场球简直无聊至极。七郎,朕要你照实翻译,你可不要曲意奉迎。”

  王鉷立刻伏地拜礼道:“臣不敢。鲁斯坦姆王子确实说的是这个意思。陛下,若是不信,可问沙普尔王子。”

  李隆基:“沙普尔,你说呢?”

  在旁的沙普尔神情有些尴尬地回道:“嗯,王大夫翻译的意思差不多。语言切换上,汉语会更言简一些。”

  李隆基言道:“七郎,起身吧。既然鲁斯坦姆想要上场打球,那不要就大唐和波斯比试一场吧。沙普尔,你去跟鲁斯坦姆翻译一下朕的意思。”

  沙普尔跟鲁斯坦姆翻译之后,鲁斯坦姆心悦的答应了。于是,沙普尔回报道:“陛下,鲁斯坦姆同意参加这场友谊赛。”

  李隆基道:“七郎,朕任你做殿中监,又你负责这事情。怎么这场球,你就给朕选了二十个优伶来打波罗毯?去禁卫,重新选十个会打马球的人来。”

  王鉷神色有些紧张地拜礼说:“是,陛下。”

  备注:马球,古来有之。汉代,叫击鞠。唐代叫打毯。关于起源,一种说法来自波斯,马球也叫称波罗毯。

继续阅读:第二十九章:波罗毯 (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