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李阿瞒 (上)
柳馥2018-08-03 23:521,529

  飞速旋转的彩毬在碧蓝的空中画出一道完美的弧线。

  “喂,广平郡王小心,彩毬才往你这边来了。”沙普尔一边大声疾呼着,一边策马跑向广平郡王。鲁斯坦姆刚才只顾着跟沙普尔较劲,这才反应过来场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转身对他的队员用母语斥责道:“你们在做什么啊?这样做也没有竞技精神了。一点规矩都不守?”

  刚才开球的波斯队员有些委屈地用母语回道:“殿下,不是我先不守规矩,而是那个唐方小将先不守规矩。刚才如果不是他故意用毬仗重击马腿使得我方队员翻倒,那又怎么可能拿到拿一球得分呢!我们跟边裁说过,可是……”

  “可是你们如今也在做一样犯规的事情。”鲁斯坦姆沉下了脸,忿忿地用母语道:“不要解释了。以后你们若如此的话,直接退出比赛。我要的是胜利,但是胜之不武的胜利,我是不要的。”说完,鲁斯坦姆也策马追求而去了。波斯队的其他队员自然紧随其后。

  听到沙普尔的提醒,带着面具的少年急急策马掉头,想要将迎面而来的彩毬躲过去。然而,他策马的动作慢了一些。彩毬没有正面砸到他的脸,但是集中了他侧颜的太阳穴。好在有面具护着,他没有直接被击晕或者破相,但是所戴的陶制面具开裂了。他昏沉沉揭下了面具。这时,追上来的沙普尔和鲁斯坦姆惊得急急勒马,愣在了一旁。

  沙普尔惊诧地感叹道:“啊?你不是广平郡王。你是昨天那个小郎君李阿瞒,话说你怎么来了这里?”

  鲁斯坦姆轻声地用母语嘀咕道:“怎么是他!昨日骑走了拉赫什的那个人,还真是冤家相逢。正好,旧账和新账一起算。”他心里思量着,这回真是胜不可了。不然,对不起自己这两天遇上的糟心事。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虫娘瞥了一眼鲁斯坦姆,道:“感情你真是波斯王子。”接着,虫娘轻轻揉了揉太阳穴,思量了片刻,回沙普尔道:“哦。广平郡王今日有事情,所以阿瞒就替他来了。”

  沙普尔茫然应道:“原来如此。阿瞒,你真是好球技啊。”

  虫娘微微提起了唇角,神色有些尴尬地浅笑道:“谬赞就免了吧。现在是平分,我们还是抓紧比赛吧。刚才我听场上的人叫你沙普尔王子,可我看你的样子吧,想来你的母族必不是波斯人,应该是唐人吧。你应该还是想帮我们大唐队得一场大胜的吧。”

  沙普尔道:“你说对了,我当然不想让我方输。”

  “我方,是唐方吧。那就好好比赛,别磨蹭了,沙普尔。”说完,虫娘立刻策马赶彩毬往对方的禁区里跑。沙普尔点一下头,便策马跟在其后。沙普尔心里有些意外,顿觉眼前这位李阿瞒挺有趣且特别的人,而且他的身份有点让沙普尔看透。因为他不是广平郡王,却敢着郡王的铠甲上阵,这还是在御前这样做吧。这场比试若是胜了,罢场后见天子还好说,保不齐天子心情好不会追究他的欺君。若是输掉了,天子知道他冒顶广平郡王一事,怕是难逃罪责。可这人现在脸上却没有任何惧色。

  虫娘当然没有惧色,她知道父亲不会因此治罪于她的,她策马奔向对方禁区的时候,经过观球楼时,她还想高楼上的父兄做一个平安的手势。看到这个手势,李隆基和李亨几乎不约而同地愕然起身,他们在仔细一看台下穿着广平郡王铠甲策马奔驰的小将竟然是虫娘。

  接着,李隆基和李亨又几乎同时地惊叹道:“是虫娘!”

  李亨反应过来,赶紧伏地拜礼,道:“对不起,君父。儿臣,不知道会是这样。大收,去哪里了,儿臣回东宫一定派人好好彻查。找到豫儿,儿臣一定让他负荆请罪。”

  李隆基睁目道:“现在是说这事情的时候嘛!高力士,你现在就下去传朕的诏令,比赛中止。”高力士伏地应了一声尊命,就赶紧起身往楼下跑。观球楼上,大臣们都意识到了这事情有些不对劲。王鉷伏地请罪道:“陛下,臣去找广平郡王的时候,见他穿好打马球的护甲就邀他来了。那会儿他就带着面具,我没有看清楚。不曾想是小公主。是臣办事不利,望请陛下恕罪。”

继续阅读:第三十二章:李阿瞒 (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唐公主惊行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