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中秋佳节
棠翎2018-07-15 02:063,351

  袁曜辰也注意到了她的变化,让她认真对战的目的已经达到,他也不会真的非要把她打得落花流水。

  癸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被面具挡住顺着脸颊,险些流到她的眼睛里。袁曜辰出手忽然变慢了。

  “今天到这吧。”他忽然伸出手来,癸紧绷的神经还没送下来,见到他伸手本能的去阻挡。

  那只手似乎料到了她的反应一样,在她的手到来之前直接握住了,另一只手光速撤掉了她的面具。

  面具下的俏脸通红,不知道是累的还是羞的。

  她眼神闪烁,不着痕迹的把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

  “擦擦汗吧。”袁曜辰拿出方巾,癸却抢在他前面,拿衣服袖子粗暴的在脸上一抹。

  她像盯着一个怪物一样盯着袁曜辰,袁曜辰也就大大方方的任她看,只是没想到她突然变脸。

  “你欺负我。”她没打过人家开始耍赖。

  他那双眸子中万千星子仿佛搅在了一起,光华璀璨。“何出此言?”

  癸平稳了一下呼吸,“你明知道我打不过你,还要跟我打,你就是欺负我。”

  袁曜辰抱胸看着她耍无赖,“我可是问过你,你同意了的。”

  癸扁了扁嘴,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本来抱着虐人家的心思出手的,结果被完胜,真是丢尽了老脸啊啊啊!

  “你不训练,怎么还能到那个境界?”这是她最想不通的事情,境界之上和境界之下,根本就是天差地别,凭她的实力,袁曜辰若是没到引动自然之力的境界,就算不能赢,她也断然不会输的。

  袁曜辰和她过了上百招也微微有些疲累,“上来说。”他扯着她的领子一把提起她,两人双双坐到假山上。

  繁星闪烁,两人一模一样的晒月亮的姿势。

  “我没练武,但是我修的是心。”他看着天上的月亮,淡淡的说。

  癸歪头看了看他一本正经的侧脸,嗤笑一声:“装深沉,那你的心呢,拿来看看。”

  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打过架,其实就是她被他虐完之后,两人一起躺在屋顶山晒月亮扯皮。

  袁曜辰转头,女子脸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微微有些醉人酡红。侧颜的弧度仿佛是镌刻在了深沉的夜幕上,旁边就是撩人的繁星。

  “你想看吗?”这副景色太美,他本不想打扰,可还是情不自禁的问出来。

  多年以后,那个瘦骨嶙峋的小姑娘已经到了这般如花的年纪。

  癸偷偷咽了下口水,明亮的星眸转了转,口是心非道:“不想。”

  夜里的凉风习习,撩动了鬓边的发丝。

  那头发俏皮得很,想背着两个人偷偷地缠在一起。

  天边的月越来越圆,越来越亮。

  直到那月亮更圆了一些,盈盈如白玉盘,便到了中秋。

  中秋这天,陪在袁曜辰身边的不是癸,是另一个和她气质迥异的女子。

  不过华美的八宝玲珑马车上只坐了一个女子。袁曜辰说车里太闷,一路上风景甚好,他要骑马。

  于是金尊玉贵的王爷骑着他俊俏的白马走在队伍中央,金尊玉贵的马车跟在他的身后。

  马车里,林小姐透过珠帘看着前面的男人一脸冷意。什么外面的风景好,去皇寺的路上有条路风景确实是极好的,只是他偏偏选了这么一条林子茂密,杂草丛生的路。那些野树没人修剪,肆意的枝干有时都会伸到路上来。

  “袁曜辰,你就这么想躲开我。”林小姐捏紧了拳头,本来她不愿过来,只是思量再三,四殿下不争不抢,皇上退位新皇登基,她便是做一个王妃也挺好的,总要好过进宫。

  没想到袁曜辰除了待客最基本的礼节,都不愿意和她共乘一车。名义上是中秋邀约她出游,实际上还不是那位的意思。

  她心中不烦躁,看着路上乱七八糟的树更加烦心。

  婆娑的树影里,有一群影子在穿梭。

  “好好的中秋,不就应该在家里看看月亮吃吃月饼或者吃吃其他美食吗,非要去寺庙这么清汤寡水的地方。”车马走得慢,癸抓了一个野果子,蹲在树枝上抱怨道。

  狠狠地咬了一口,接过她面具下的整张脸都皱成了包子。

  “呸!”她一把扔掉果子,“这什么啊,酸,酸死了。”癸嫌弃的说。

  寅在前面,“你就知道吃吃吃。”本来想提醒她,那野果子另外一半还青着,半熟不熟之间最是酸涩,他还没来得及张口,她就咬下去了。

  “过节不吃干嘛啊。”癸摊摊手,又往前移了一段距离。“再说了,中秋节去寺庙,不怪怪的吗?”她想不通袁曜辰是什么脑回路。

  “你如果能吃到皇寺的素斋,就不会这么说了。”一直面无表情走在前面的甲忽然说道。

  癸眼睛一亮,也不再懒洋洋的一会一挪了,慢悠悠的跟在甲身边,“头儿,皇寺里有什么美食啊!”她一双眼睛亮亮的。

  甲却不再理他了,目光专心放在队伍上。

  癸一脸无语,明明就是你先开口的嘛。

  皇寺近前的路开阔了许多。

  巍峨庄严的皇家寺院静静地伫立在一片苍翠中。

  朱红的院门远远地吱呀一声缓缓开启。

  袁曜辰一行人下了马,林小姐跟在他身边,拾级而上。

  寺前的石阶很长,方丈在门口处接迎他们

  癸留下一半暗卫殿后,一半跟着袁曜辰的步伐,她自己则一溜烟窜了上去。什么鬼寺庙,都是迷信的东西,还弄这么长的阶梯来折磨人。

  这些人一个个虔诚的不得了,她可不信这一套。听起来寺庙是供养菩萨,为人祈福的地方,她可是知道,就是这些看着慈悲的和尚,借着慈悲为怀的噱头,搜刮了大量的金铜铸佛像,每年吃着朝廷用不尽的香火钱,还拿出去放高利贷。

  她的身影藏在庙门口的不远处,门口的方丈身披暗红色的袈裟,白色的胡须蓄的老长,鹤发童颜,颇有些仙风道骨之意。

  他身后站着一众僧人,在从大门看进去,癸眼光一凝,只是那身影却不见了。

  “那……是不是大皇子?”她还想再找一找,却怎么也找不见那个人影了。

  袁曜辰面前还有一段路,她又不能离开,只能耐下心来等着。

  等到他终于走上来,双方行过礼之后,癸才听见那方丈说:“四殿下来的正是时候,大殿下刚刚也到了,值此佳节,你们兄弟二人正好在老衲这里一聚。”

  “大哥也来了?”袁曜辰说的是问句,癸却放下心来,袁曜辰看来是知道的,不过他大过节的跑庙里来找他大哥干嘛?

  她在暗处一挥手,暗卫迅速散开,占据寺庙各个隐蔽位置,她自己则跟着袁曜辰。

  “见过皇兄。”袁曜辰见过礼之后对林小姐介绍道:“这位是我皇长兄。”

  林小姐深深福了一礼,轻声说道:“民女见过大殿下,殿下金安。”

  她依旧有礼有节,每一个字,每一个动作都拿捏得恰到好处,只是癸却眼尖的看见,那个永远都不出错的林小姐在起身的时候,偷偷对大皇子眨了几下眼睛。

  袁曜齐竟然也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癸暗骂袁曜辰托大,她就知道,哪里有什么天降完美女神偏偏就砸在他袁曜辰的头上了。再看袁曜辰,这家伙正和袁曜齐哥俩好的热络着呢。

  “中秋佳节,皇兄怎么独身前来?”

  “如今,皇弟这不是来了吗。”袁曜齐看起来心情不错,可是癸清清楚楚的看到他说这话的时候不经意间看了一眼那边地林小姐。

  林小姐还对他笑了一下。

  她仔细想了一下,冲另一边的甲打了一个手势,过了一会,甲对她做了一个安全的手势她才放下心来。

  好在,寺庙里各个地方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方丈为他们安排了禅房之后就没搅扰这两尊大神的兴致,精致的素斋摆上来,那一轮圆月也没有吊人们的胃口,早早就爬上了夜幕。

  “只可惜没有酒,不过这寺中的清茶倒也是一绝。”

  癸一动不动的盯着他们,却对头儿嘴里说的皇寺的素斋没了兴趣。大皇子和那位姑娘还真是不知收敛,眉来眼去一次也就罢了,偏偏来回看个没完,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吗,还有袁曜辰,平时看着她偷懒眼尖的紧,今天是瞎了吗?

  她在一边皇帝不急太监急,那边地小石桌前气氛却融洽的紧。

  圆月渐升,袁曜辰推说身体不适,袁曜齐竟然也合拍的说要回房了。

  癸嘱托甲守着袁曜辰,她则潜伏在了林小姐地禅房屋顶。她这一守,就是到午夜。

  屋子里的人呼吸均匀,想必已经睡着了,她有些泄气,有些困倦。

  正当她要放弃的时候,瓦片下忽然传来微小的窸窸窣窣的声音。“终于忍不住了。”癸掀起一片瓦,果然看见林小姐蹑手蹑脚的穿上衣服,悄悄地溜出了房门。

  癸冷笑,果然有问题。她偷偷跟上去,发现这女人极为谨慎,带着她在院子里绕来绕去之后,才到目的地。

  林小姐没察觉到她的存在,她一路上都在想一会见了袁曜齐该怎么说,指望着傍上袁曜辰看来是不可能了,她现在只有紧紧地抓住袁曜齐。她一路上不断的调整表情和情绪,见到袁曜齐的时候,已经是一个眼眶微红,楚楚可怜的娇弱女子。

继续阅读:第6章 秀色可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色暗卫太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