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秀色可餐
棠翎2018-07-16 20:183,285

  微风里,薄纱下,玲珑曼妙的身材若隐若现。

  “齐。”她轻轻唤了一声,不胜娇弱的就倒在他的怀里。

  癸一张脸都僵住,这是怎么回事?这这这,袁曜齐和这女的有事?

  还有这和在王府的林小姐完全就是两个人好吗?她之前认识的女子一举一动都透着大家风范,怎么这会连最基本的礼节都不见了?

  她隐藏好气息,努力地想听清两人之间的话,却模模糊糊的听不真切。

  “你想我了吗?”林妙人双手柔柔的环住袁曜齐的腰,扬起小脸,楚楚可怜地看着他。袁曜齐和袁曜辰是不一样的人,在他们面前,自然就要用不一样的手段。

  袁曜齐紧紧地抱住她:“怎会不想你?”他轻佻的勾住她的下巴:“我都有些后悔把你送过去了。”

  林妙人不依:“那你这么久才见我。”

  “这不也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吗,要不是老二那个混蛋盯上你了,本王怎么舍得把你送走?”他安抚道:“你可是本王的心肝。”

  “哼,你就会花言巧语哄骗我。”

  “你觉得老四怎么样?”

  林妙人见他提起袁曜辰,不乐意的转过身去:“我怎么知道他怎么样,不过是一个靠着皇上和你的闲散王爷,能怎么样。”

  癸隐约听到他们提起袁曜辰,却断断续续的弄不清楚其中的意思,想凑近一点,却意外的碰的树枝晃动了一下,发出簌簌的响声。

  下面两人警惕的一回头,癸心中一紧,正不知所措时,一只同样被她惊到的布谷鸟从树中起。

  她灵机一动,拿匕首削下一块树枝,一下子打出去,惊飞了对面那棵树上几只栖息的鸟。

  袁曜齐这才收回目光,癸也悄悄松了一口气。

  做完这些,她没再多留,迅速折回去通知袁曜辰,

  房里没人……

  癸呆呆的看着空空如也的禅房,今天怎么回事,怎么一个个的都半夜三更不睡觉溜出去。

  “上来。”房顶上传来一个声音。

  癸一头黑线,几步飞身爬上屋顶。袁曜辰不知从哪弄了一壶小酒,正在月下独酌。见她过来,云淡风轻的问:“去哪了?”

  癸站在他身边:“你还问我去哪了?你怎么不问问你的林小姐去哪了?”

  袁曜辰挑眉:“什么我的林小姐?”他对这个表达有些不满。

  “这不是重点。”

  “你跟踪她?”袁曜辰看着她。

  “我跟踪她怎么了,她刚刚溜出去见你皇兄了,两个人卿卿我我,根本是之前就认识。你还告诉我一个女人而已,不会影响什么。现在看来她根本就是大皇子派过来的。”癸一股脑的说完,发现袁曜辰还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

  “说完了?”他问。

  “说完了。”她答。

  “坐。”

  癸搞不清楚他要做什么,还是依言坐在他身边。

  “那我再告诉你一些你不知道的吧。”

  癸瞪大眼睛看着袁曜辰,他还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她叫林妙人,和袁曜齐的关系很微妙,可以说是爱人,也可以说,是他的一枚棋子。”他有些不屑的样子,“我这个皇兄啊,也就培养出了这么一个知进退的女人,还舍不得拿出来。想让这枚棋子起点作用,却还舍不得牺牲自己的女人,哼。”

  他想起近些日子林妙人的表现,眼里不屑的神色更浓。他的那枚棋子是进退有度,只是可惜,跟错了主子,连自己要往哪里走都不知道。

  癸呆了三秒钟。“那你还让她……”她说完之后反应过来,又问道:“你一开始就知道?”

  “自然。”袁曜辰理所当然地说,从一开始他就清楚那两个人的盘算,只不过想看看她为他着急的样子罢了。

  “还是你觉得,我会让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留在王府?”

  癸不好意思看他,是她多虑了,依照王爷大人的腹黑程度,怎么会被别人坑了去。只是有一件事情她总也想不明白。“既然她是大皇子的女人,大皇子为什么要把她送到你这?”她其实想说的是,送到你这就算了,你皇兄的女人,你每天约人家游园赏花下棋逛街做什么。

  “这件事还是我二哥的功劳。”袁曜辰耐心的给她解释,“我这个二哥,别的本事没有,就喜欢背后下手,这一次盯上的就是这个林小姐,你那次在弥勒庙遇见的杀手,也是老二的人。”想到这他眼中冷意泛上来,这笔账,早晚要和他好好算一算!

  “二皇子的人怎么会这么垃圾?”癸单纯的问。

  饶是袁曜辰听见这话也有些忍俊不禁,不过这丫头太自大了也不好。“哦?垃圾还把你伤了?”他挑眉看着她,眼中有笑意。

  癸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抬头看天。

  “不过他的人一向都很垃圾。”袁曜辰随后又加了一句。

  “二皇子的事,大皇子知道吗?”

  袁曜辰胸有成竹道:“他就算不知道,我也会让他知道的。”

  癸看着算计人之后还若无其事的袁曜辰,忽然替他那两个草包哥哥感到悲哀。他们俩像提线木偶一样在他手里斗来斗去,结果还要被他鄙夷。

  等那两个木偶把自己打散了,他这个幕后的提线人,就该收拾收拾上场,将他们原本的痕迹抹得一干二净,成为最后赢家。

  “别小看他们。”袁曜辰打断了癸地思考,一切还没有盖棺定论,就算对手是一只蚂蚁也不能情轻敌。

  “我告诉过你,在战斗中,永远不要分心,分心你就输了,更不要轻敌,轻敌你会死的很惨。”他的话把她从思绪中带回来。

  癸点点头,自己还是低估了袁曜辰。“既然你都知道了,我就先走了。”明明人家什么都知道,她还自以为是的跑来通风报信,她觉得自己也是醉醉的。

  衣角被什么东西牵扯住,她回头。

  “陪我坐会儿。”袁曜辰举了举手中的酒壶。

  癸还在为刚才气急败坏的来给他通风报信而羞愧,此刻只想离他远一点,托辞道:“我还要盯着寺里的动静。”

  袁曜辰不以为意,“别给我打马虎眼,甲都被你差遣来了,还用你盯着?坐!”他不容置疑的说。

  癸讪讪一笑,她把头儿抓来干活就是为了自己好偷懒,没想到却被黑心王爷捏住了把柄。此刻只好坐在袁曜辰的身边。

  很快,她就觉得自己的决定简直太对了。

  因为袁曜辰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掏出了几个牛皮纸小包。

  癸眼睛一亮,这明显就是装食物的标配啊。

  “皇寺的点心,吃不完,给你留了几块。”他一把把纸包扔给她。

  癸抱了满怀的食物,腹诽:“这也太奢侈了,吃不完剩这么多。”不过对于美食她一向却之不恭,更何况刚刚因为替袁曜辰盯着林小姐,她都没有关注寺院的美食,现在正好收点报酬。

  她相貌冷艳,静静待在那里宛如一个冰山美人。可是一旦吃起来,顷刻间形象崩塌。从冰山美人急转直下变身蠢萌吃货。

  难为袁曜辰还看得有滋有味,好像那糕点吃进的是他的肚子一样。

  他抛给她一只酒壶。

  “寺院里你哪来的酒啊?”癸咽下了一块桂花糕,嗅嗅酒香,就是普通的清酒,可也聊胜于无。

  “大哥美人在怀,我还陪着他一起吃斋不成?”他说着仰头灌下一口酒,月华静静地流过白色的瓷壶,晶莹的酒珠在他嘴角一闪即逝。

  癸咽了一口口水。

  秀色可餐啊。

  以前怎么没发现,袁曜辰还这么……性感……

  见他转过头来,她忙仰头灌了一口酒以做掩饰。

  酒味清冽,癸不得不说袁曜辰还真是会享受,这清酒闻着不出奇,味道还真的很可以。不知不觉间就多饮了几口。

  “你说,林小姐是大皇子的女人,你一个小叔子整天跟人家混在一起,你就不怕你皇兄吃醋啊。”酒足饭饱,她有些喝过了头,白玉般的脸颊上飞了两抹嫣红,原本晶莹剔透眸子也变得迷离起来。

  盛酒的白瓷壶歪倒在一边,瓶口滴出最后一滴清液。

  白月真如玉盘悬在天边,微微泛着洁白的光晕。

  “我又不喜欢她。”袁曜辰酒喝得很慢,以至于到现在还没有醉意,身旁的癸已经歪倒在一边,醉眼迷离的望着天上的明月。

  “唔,你不是团圆吗,你让我回去,我要回家,我想妈妈。”她喝醉了,委屈的朝月亮撒气,不知觉间竟然掉下眼泪来。“这个鬼地方,说杀人就杀人。”她毫不客气的指着月亮:“你听没听见,你让我回去,不让我回去,我……我……”她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个所以然来。

  被风呛到,咳嗽了两声才继续说:“我宰了你!”

  袁曜辰静静看着她喝醉了对月亮发飙,回去?她想回哪去?

  她跟着他的时候流落街头,被一群乞丐欺负,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提过自己的家,他以为她不记得,原来是一直藏着吗?

  “你……你虚伪,你个坑坑洼洼的东西,还不是借了太阳的光,你得意什么……”她的谴责还在继续,袁曜辰却更加听不懂了。

继续阅读:第7章 醉了的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色暗卫太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