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发神经吗
棠翎2018-07-19 23:042,307

  有时候她也有点担心,担心张贤容那么优秀,万一袁曜辰真喜欢上她了怎么办。

  答案是没有答案。

  她欣赏张贤容,即使她有可能成为她的情敌。

  她一拍自己的头,情敌什么情敌,袁曜辰瞧不瞧得上她还不知道呢。

  “王爷。”张贤容微微福身,“这个时候请王爷过来,有些唐突了。”她全然没有了刚刚犹豫不决的样子,淡雅沉稳,如新开的雏菊。

  袁曜辰对张贤容的印象还算不错,为人温婉大方,礼数周全,又有些才气,只可惜,偏偏不是他的意中人。

  想起那个会打架,会杀人,会整天在他身边窜来窜去,会酩酊大醉,会偶尔撒娇,会偶尔蹦出几句新鲜词语的鬼马精灵,袁曜辰不自觉的弯了弯唇角。

  “无妨,张小姐今日不找在下,在下也是要叨扰的。”

  张贤容见到他嘴角那若有若无的笑容心中暖了一暖,父亲说的是对的,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如今看来,他的心中还有她。

  只是不知道那个女子是怎么回事。

  “难为王爷还惦念着我。”张贤容推过一杯茶去:“方才饮酒,如今饮一杯茶解解酒气吧。这茶原也是陛下送给父亲的雨前龙井,王爷想必喝惯了的。”她浅笑着说,绝口不提林小姐的事。

  “多谢。”袁曜辰只轻轻抿了一口,还在想着怎么提他那件事。

  晚风寥寥,两人各怀心思,谁都不知道心里的那句话怎么说出口。

  “王爷……”

  “张小姐……”

  袁曜辰没想到这般凑巧,“小姐请讲。”

  张贤容本来酝酿好的话,这番被打断之后更不好张口。嗫嚅了半晌,不好意思的说:“贤容所想是私事,还是王爷先说吧。”

  癸在一边听他们两个磨磨蹭蹭说个话都要犹豫半天暗叫无聊,张贤容和袁曜辰都是扭捏的人,今天这是怎么了。她这个听墙角的都捉急。

  “其实本王要说的也是私事,本王甚是欣赏小姐的风度与才华,只是本王心中已有了一个女子,若是此前有什么误会,还请张小姐见谅,本王在这里赔不是了。”他说完之后心中一直压着的一块大石终于安安稳稳的落在了地上。

  只是他话音一落,明里暗里两个女人身子都不可察觉地一僵。

  张贤容握着茶杯的手微微颤抖,掩饰性的抿了一口茶,故作轻松道:“王爷说笑了,只是不知这个女孩子是谁,能有这般福气成为王爷心里的人。”她掩饰的再好唇齿之间也不觉弥漫出苦涩,喜欢了那么久的人,倾慕了那么久的人突然说,我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人不是你。

  看吧,她就知道会变成这样。

  看着男人欠揍的嘴脸,癸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癸不停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眼前这个欠扁的男人是他们的主子,为了防止被这个男人卖了,她一定要冷静!

  “主子,就是因为你这种爱四处留情的习惯,才会让张小姐对你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癸发誓,她绝对是站在中立的角度说这句话。好吧,其实也是有那么一点点不爽他有心上人了那句话。

  听着癸的话,袁耀辰愣了一下,眼神中闪过一丝笑意。这丫头哪儿都好,偏生在这感情方面迟钝了些。

  “那么,我有没有也让你误会什么呢?”

  袁耀辰贴近癸的耳朵,在她耳边轻声说着。

  “你神经病啊!”

  癸一个激灵,从袁耀辰的怀里跳出来。这男人今天发什么骚?莫不是刚才在丞相府拒绝了人家张小姐,心中后悔,所以自甘堕落了?

  “神经病?那是什么病?”

  袁耀辰发现,自己学富五车、饱读诗书典籍,但却经常不知道自己身边这个小丫头在说什么?

  癸笑嘻嘻地看着袁耀辰。听不懂了吧?哼,跟老娘比,老娘思想比你们先进很多很多倍好嘛。

  “这是一种非常好的病,专门用来形容像您这样聪明睿智的人的。”

  这话听得袁耀辰也是呵呵哒了,他可不觉得这是什么好话。这八成是这丫头家乡用来骂人的吧。

  王爷就是王爷啊,您不去当算命的真是可惜了。虽然也不能说的那么绝对吧,但是,也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了。

  癸笑眯眯地看着袁耀辰,她当然知道袁耀辰不会相信自己,不过,我就是不说,你能拿我怎么办?反正你也是听不懂。

  以袁耀辰的聪慧,怎么可能看不出癸心里那点小九九,不过他也不揭穿,收拾这个小丫头,他有的是办法。

  “哦?是吗?如此说来,癸应当就是我这十二暗卫之中,最为出色的神经病了。”

  癸的脸色突然晴转阵雨。我呸!你才神经病!你全家都神经病!行,袁耀辰,你可以的,你是王爷,我惹不起你还不行吗?

  看到癸吃瘪的样子,袁耀辰眼中闪过一丝狡诈的笑,故作严厉的说:“你这是怎么了?本王如此赞誉你,你难道还不高兴吗?”

  “呵呵,我谢谢您这么抬举我啊。”

  知道自己就算和这个男人吵起来,也落不得什么好处,癸干脆什么也不说,等这个男人发完疯就好了。

  对于癸无视自己的行为,袁耀辰也不恼,单手在石桌上支着头,笑着说:“怎么能是抬举呢。得如此神经病,是本王之幸啊。”

  袁耀辰这句话一出,癸就算是个白痴也反应过来了。这个男人分明就是知道神经病不是她说的那个意思,这是在故意膈应她呢。

  “主子,属下还有事情要处理,实在没那个闲工夫在这儿和您浪费时间。”

  癸向袁耀辰行了一个礼,转身就要走。

  看到癸是真的生气了,袁耀辰有些疑惑,平时这丫头是最能玩的,今日这是怎么了?

  就在癸准备离开的时候,袁耀辰一把拉住癸,开口问:“你今日这是怎了?火气这么大。可是有谁惹你不痛快了?”

  最后一句,其实袁耀辰本来是不打算说的,这丫头今天一直跟着自己,又有谁能惹得她不痛快。自己更是不可能,今天这种场合,她不适合露面,自己也是回了王府才看到她,这到底是怎么了?

  癸一把甩开袁耀辰的手,说道:“我好的很,不劳主子担心。”

  癸的这副态度让袁耀辰深感无奈,这丫头的牛脾气又上来了。可是今日他确实没招惹她啊。果然是女人心,海底针。

继续阅读:第10章 不知道怎么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色暗卫太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