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丞相府
棠翎2018-07-18 10:343,261

  八宝玲珑马车驶下山去,秋风将环佩吹得玲珑作响。

  此番回去,不知是不是错觉,癸总觉得林小姐和袁曜辰的距离拉远了一些。反正远远看去,那人高头大马慢悠悠的走在前面,富丽堂皇的马车跟在他身后,隔着老远,两人一句交流都没有。

  也许大皇子怕袁曜辰把自己的美人给勾搭走了,特意嘱咐他们俩少来往?毕竟去皇寺之前,这两个人可恨不得天天在一起。

  癸一路暗暗脑补。

  她明白了两人之间微妙的关系,可有的人不明白。

  袁曜辰和林小姐走的太近,丞相府里有人坐不住了。

  车马刚刚回到王府,门房就递上来了丞相府的请帖。

  中秋节已过,京城里的众才子耐不住寂寞打算在丞相府来个以文会友。张丞相门生遍地,自然不会错过这样的机会,于是中秋会就落在了丞相府里。

  张丞相的意思是,四皇子平日为人素和善,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与京中年轻人切磋切磋,也叫他的门生长长见识。

  请柬是昨天送来的,明日就该去赴宴。

  袁曜辰和张丞相的关系一向不错,自然不能拂了他的面子。而且,还有一事,他是时候该了结一下了。

  他掂了掂手中的请柬,“派人去丞相府,说本王明天会到的。”

  癸突然凑过来,素色请柬上画了寥寥几笔菊花,她说:“张丞相相邀,背后怕是那位张小姐的意思吧。”她还记着前日他捉弄她的仇,如今好不容易逮到机会,怎么能不酸他一下。“你之前跟人家张小姐眉来眼去,现在身边又多了一个林小姐,人家能不多想吗。”

  袁曜辰挑眉:“哦?那这么说的话我身边还有你呢,我吃饭、睡觉、出恭你都跟着,岂不是更值得怀疑?”

  癸黑了脸,白白自讨没趣。

  袁曜辰似乎是在解释:“我去不是因为张贤容,也不是因为丞相那个官职,是因为张丞相……是黔龙山庄的学生。”

  癸表示理解的点了点头,尽管他们谁都没见过黔龙山庄的真面目,可是那个名字的分量就很沉重。

  一个连朝廷都拿它没办法的怪物,每三年走出一批弟子,无不是各行业中的佼佼者,是真正的精英制造机。

  张丞相就是黔龙山庄里走出来的学生,二十八岁考取状元,官场一路顺风顺水,三十岁就做到了丞相一职,从此无人能撼动他的地位。

  只是黔龙山庄向来神秘,从不招惹是非。

  朝廷乐得让他们培养人才,也就这么相安无事的过了许多年。

  癸深有感触,黔龙山庄的出身放在现在就是清北一级的大牛啊,出门谁会得罪?说不定人家哪个朋友就是大佬级的人物,分分钟搞死你。

  “你说,黔龙山庄怎么不培养当皇帝的人啊。”癸喃喃道。

  袁曜辰一把捂住她的嘴,这儿丫头真是胆大包天,什么都敢说。

  他压低声音说:“你以为随便什么人都能教出皇上来啊。”她也是真敢想。

  癸晃掉脸上的手,对他的话不以为然,皇上怎么教不出来?现代那些国家领导人还不都是大学毕业的?也没见哪个是上一任领导人手把手教出来的。

  不过她这么想,却没有说出来。她和袁曜辰所处的时代不一样,各自所拥有的价值观自然不同,没有必要为了这些争执。

  “你这话在我面前说说就算了,出去千万不能乱说。”袁曜辰不放心的警告。

  “知道了。”癸吐吐舌头。

  袁曜辰见她娇俏的样子,又想起她醉酒的那一夜,那个思来想去之后才珍重的快速的落下去那个香吻。

  他只记得她唇瓣微凉,还有丝丝的酒香,像深海的珠贝,凉凉滑滑让人上瘾。

  癸,你跑不掉了。

  他在心底暗暗说。

  丞相府。

  张贤容走到张丞相近前,“父亲,这样真的好吗?”她自幼熟读《女则》《女戒》,要单独邀约男子,还是有些不得体。即使那个男子是她朝思暮想的男人。

  “容儿,这里是丞相府,四皇子不过是来府赴宴,你怕什么。”张丞相也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偏偏她就看上了袁曜辰,从此对其他男子不闻不问,他为了女儿的幸福可是操碎了心。为了他们俩能见上一面,不惜惊动了全京城的士子来做场面。

  “可是,父亲……”她总觉得有些不妥,单独见他,他会不会觉得她太轻浮了……

  张丞相叹了一口气,握过女儿的手:“容儿,为父知道你的担忧,可是你既然选中了他,就总要牺牲点什么为了幸福搏一搏,循规蹈矩是好,可是也更容易错过……”

  张贤容咬咬牙,点了点头。

  丞相府灯火初升之时,京城里的士子,贵族就已经纷纷过府了。

  袁曜辰来的不早不晚,刚刚到时辰。

  “见过四皇子,四皇子能来,真是让老夫蓬荜生辉啊!”张丞相迎上去,轻轻了捧了袁曜辰一下。

  “哪里哪里,本王也要和当今的青年才俊多多学习。”

  二人互相谦让着入席。

  这时节菊花开得正好,宴会的各个角落都摆了几枝形态各异的菊花。就连酒中都有淡淡的菊花味儿。

  癸守在暗处,看着一屋子的菊花,脑子里莫名就邪恶了。

  今日文人会的主题就是菊。

  袁曜辰毫无疑问的成为了众人间的焦点。

  行酒令过了几圈,他滴酒未沾。

  觥筹交错,起坐喧哗,丝竹声悠悠扬扬,被夸赞了无数次的菊花傲然开放。

  袁曜辰虽然清冷,但胜在才华横溢,文人士子们喝了点酒,胸中的豪情也被引上来,将其视为知己,纷纷拉着袁曜辰敬酒。其中更不乏知道大皇子和他走得近的,想通过这次宴会在袁曜辰面前留个印象,好为以后的仕途埋下一个伏笔。

  癸看着袁曜辰一个个应付前来敬酒的士子,都替他感到累。这群刚刚还歌颂菊美好风骨的人转头就变成了他们诗文中那种令人不齿的趋炎附势小人。

  她在宴厅里待着无聊,索性出去透透气。

  袁曜辰眼角余光捕捉到她的身影,也只能在心里默默苦笑。这些士子们没人敢灌他的酒,却也缠的他脱不开身。

  “众位,今日多亏丞相,才能让你我一一聚,敬丞相大人!”袁曜辰起身说道。

  张丞相忙站起来,彬彬有礼的回:“臣不过是牵一个头,诸位公子还是敬佩王爷的才华。”他心里默默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袁曜辰绝对不像他自己看上去那么与世无争,至少,他对那个九五之位是有想法的。

  既然容儿非他不可,今天的人脉,他帮他打下来,日后,他还会对容儿好一些。

  袁曜辰丝毫不知道人家已经把他当成准女婿看了,“丞相过誉了,若论才华,辰上还有两位皇兄,学识皆在本王之上,只是皇兄忙于国事,无暇与众位相聚,才叫本王这个闲人来向各位讨教。”

  他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不经意间拉近了和这些士子之间的关系,还不着痕迹踩了大皇子二皇子一脚。

  今天一过,怕是他们俩自恃身份的事就人尽皆知了。

  他的话题一引,喝了点酒天性叛逆的文人们又纷纷议论起两位皇子来,他正趁着这个空隙,悄然离席。

  张丞相见他离开,对身边的人低低耳语了几句。

  小厮不敢怠慢,忙飞快的去通知小姐。

  张贤容得了消息紧张的将手帕搅成一团,不安的问她身边的侍女。“父亲这样做真的好吗?他,他如果真的爱上了别的女子,那……我说什么啊。”

  “小姐,你平时可不是这样的。”侍女在一旁劝她:“老爷一定是为了你好,四王爷看上别人那是他的损失,小姐,你得拿出丞相女儿的气度来,可不能让他看低了去。”

  张贤容深呼吸了一口气:“好,我去。”她照了照镜子,确认自己衣冠得体之后,微微扬了扬头。

  癸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袁曜辰在丞相府转了一圈都没发现她,却被一个侍女拦下了。

  “见过四王爷。”

  “你是……小姐的丫头?”他还有事要和张贤容说清楚,毕竟是自己态度不清在先,如今他心中已经有了喜欢的人,他不能耽误了人家好好的姑娘。

  “是,小姐想见您,请王爷移步一叙。”

  袁曜辰双手负后,随着侍女行至水榭前。丞相府的景观做的大气优雅,小处也有小处的精致。

  张贤容坐在石桌前,静静地将烹好的茶倒入杯中。女子斟茶的动作柔软优美,露出一小节雪白的皓腕。从袁曜辰这边看过去,是一个温柔的侧影。

  “小姐,王爷来了。”侍女轻声说道,然后退到一旁。

  癸在暗处看着,张贤容喜欢袁曜辰她知道,袁曜辰为了丞相的人脉亲近她她也知道,只是不同于对林小姐出现时的敌意,她很喜欢张贤容。

  这个女孩子一直都是落落大方,温婉贤淑的,没有林妙人那种刻意雕琢的痕迹,是真正世家大族的熏陶才培养出来的优雅,连她身边的侍女都谦恭有礼。

继续阅读:第9章 发神经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色暗卫太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