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准备坐山观虎斗
棠翎2018-08-07 18:483,313

  袁曜吉沉着一张脸,没有说话。底下或站或坐的亲信们也都闭上了嘴,纷纷眼神私下交流。

  “李惘,你用你的办法去给我从钦天监里面买消息出来,无论真假,都可以借着这个势头,打击一下大皇子的威风……”

  思索了一会儿,袁曜吉还是选择相信了年过半百的李惘。

  听到袁曜吉听了李惘的办法,之前和李惘斗嘴的几个年轻后辈脸色都变了变,难看至极。

  此时,四皇子府。

  “主子,你让我跟着李昌,果然知道了大皇子的下一步行动。”

  书房里面,甲的身影忽然显现。他半跪在地上,低着头,声音沉稳。

  沉香木书桌后,袁曜辰右手捉着一只毛笔,笔下生风,一个个苍劲有力的黑色小字慢慢爬上纸张。

  甲的声音落地一会儿,袁曜辰手上的一副帖子也写完了。

  他轻轻一提毛笔,收起了最后一笔。

  “如何?”

  “看李昌接头人的样子,像是钦天监的人,不过应该不是那些老头子。我依稀听到了一些词,大概是年关将近,大皇子打算在祭天典礼上动动手脚,让二皇子落得一个逼宫的名头。”

  袁曜辰一边听着甲说话,一边张自己写好的一幅字放在一边,等待它晾干。

  他收了纸笔,将书桌上的东西物归原处后,挪动步子移到了甲的身后。

  “想这祭天典礼上动手脚……果然还是我大哥的一贯作风。既然如此,不如我们推波助澜,让这个消息传到二哥的耳里去。”

  说着,袁曜辰的眸子闪了闪,一抹狠厉之色掠过。

  忽然背后一凉的甲正了正自己的身子,声音洪亮。

  “是,属下这就去办。”

  甲刚出书房的门,就被一直蹲在外面,心里藏着好奇蠢蠢欲动的癸给一把扯了过去。

  因为知道是癸,所以甲没有一点防备,被扯得一个踉跄。

  “啊,老大不好意思……嗯,主子他怎么说?”

  癸有些随意地道了一句歉,立马就扯过来了主题。

  正了自己的身子,甲悄无声息地将癸随意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给放了下去。

  “你不知道钦天监的消息是我们传出来的吗?现在主子准备让大皇子和二皇子彻底交手,然后二取一,坐山观虎斗。”

  “坐山观虎斗……妙啊!”

  癸细细一想,虽然之前心疼袁曜辰对自己下手得那么厉害,但是放在现在来看,果然是没有付出就没有收获。

  如果当时不将锅扔给二皇子,现在大皇子怀疑的人就肯定是袁曜辰了。

  果然,还是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嗯…那什么,老大,你忙,你忙。”

  癸心里踏实了以后,推了一把甲,朝他笑了笑后直接一溜烟地跑开了。

  踏实了踏实了。好了,现在可以去给自己高高兴兴地填填肚子了——反正她今天不用值守。

  就在癸收拾着自己的银子准备出府的时候,正正地碰上了袁曜辰。

  “……你怎么在这里?”

  癸下意识地退后一步,将自己手里面从厨房拿出来的小点心藏在背后。

  她欲盖弥彰的动作勾得袁曜辰下意识地弯了弯唇角。不过想到了自己想要做的事情,他就立马将唇角的弧度给压了下去。

  “你这是要去做什么?出府?我记得,暗卫有项规定明令禁止了没有假就随意出府吧?”

  “我……我没有…我就是到处走走!”

  虽然心里面有些不爽,可是面上却因为敌我悬殊,不敢表现出来。

  “随便走走的话,陪我出府办事。”

  袁曜辰的眼神在癸的手上停留了一下,他话音还没落下,就转身一撩身上的锦缎碧色长袍,直直朝着王府正门口走了过去。

  癸一脸的疑惑,将手上还剩下的两个小点心一把塞进嘴里后,立马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

  如果他的事情没啥太重要的,没准半路上还可以坑他一把,买点吃的。

  这种好事,不蹭白不蹭!

  而在癸和袁曜辰的身影消失在王府的大门后时,一直现在一处看得到他们,但是却极为隐蔽的地方,一道残影掠过。

  因为钦天监给出来的预测,现在搞得整个都城都陷入了一片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形势。各方各势都在要么躁动,要么挑选中意的继承人。

  二皇子的麾下,一时间也多了好几个世家的帮助。

  此时的宰相府。

  “小姐小姐,我从一些途径问到了四皇子他们府上的事情了!根据我姐姐的娘的弟弟的……”

  丫鬟雪玉推开门,一眼就瞅见了正坐在屋里手法乱七八糟绣花的张贤容。

  她一边关着门,一边开始了自己改不掉的废话。

  “雪玉,讲重点。”

  张贤容放下了自己手上绣得乱七八糟的绣图。一双水眸盯着雪玉,看得她一下子截住了自己的话口。

  “我打听到的消息说,王爷似乎并不知道这些事情,而且他现在有恙在身……”

  “有恙在身?这是怎么回事?明明他那天来的时候都还好好的,怎么这么快就身体抱恙了?”

  一听到袁曜辰有恙在身,张贤容简直是坐不住了。

  她“噌”地一下站起。由于没有注意到动作和身边的东西,起来的那一刹那,重重地碰上了身边的黄花梨木桌。

  “噼里啪啦”地一阵响,木桌上的几个茶盏直接掉了下来,摔到地上摔碎。

  雪玉被她的激动吓到了一些,听到东西摔碎后,连忙两步走到她的身边。

  “小姐,你没有什么事儿吧。你怎么忽然这么急躁呢。我给你讲,我给你讲,你别急,我们坐在这儿行吗?”

  张贤容一急,就觉得自己有些喘不上气。只好跟着雪玉,被她扶着,坐到了另外一边的床榻之上。

  “王爷的病情,应该不是特别严重,只需要养养就行了。而且关于钦天监传出来的消息,似乎并没有让王爷知道……”

  雪玉一边说着,一边注意着张贤容的反应。

  发现她除了刚刚情绪比较激动之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后,深深的呼出一口气。

  “雪玉,你说……如果我去照顾照顾王爷,是不是……”

  “小姐!你这是在说什么话!你是丞相府的小姐,而且并没有和王爷有太多的来往……如今贸然去了王府,可得要他人怎么编排!”

  一把扯住了张贤容的衣袖,雪玉觉得自己就像是抓住了张贤容,死活不肯放手。

  被突然点醒,刚刚有些迷茫脑袋空白的张贤容一下子反应了过来,脸色一白。

  她的动作和神情的变化都落入了雪玉的眼里。看到自己小姐反应过来后,也就没有准备再说什么。

  丞相府这边有着张贤容为袁曜辰心急,而布袋街上,则有着癸撒娇耍赖求袁曜辰买点心。

  “我就让你买个点心而已。又不是后面回去不给你拿钱,你怎么的就这么小气?!”

  癸手里面拿着一朵之前在路上摘下来的小花。她一边说着,一边恨恨地将小花的花瓣一个个扯了下来。

  哼!明明有钱,还不给自己买点心!明明知道了自己的钱袋被偷了,还不给自己借钱买点心!

  差评!

  走在他前面的袁曜辰并没有转过身来看她,依旧是脚下稳当,神情专一。

  “我说,你就真的不给我买了吗?”

  癸心里面还是有些不爽。看着前面那个无动于衷的袁曜辰,心里疯狂扎小人。

  万恶的资本主义家!没有人性的吸血鬼!哼,买个东西都不行!

  癸心里面的吐槽刷着屏。走在前面的袁曜辰忽然一下停了下来,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她。

  “你,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被这么毫无感情地一盯,癸的头皮一下子就开始发麻。

  她后退一步,却被袁曜辰一把扯到了身边。

  他压下了身子,将唇凑到了癸的耳边,声音低沉磁性有力。

  “你不觉得,自己作为一个暗卫,很失职吗?癸。”

  提到失职,癸愣了一下,迅速地环视了四周一圈,却没有看到任何风吹草动。

  注意到了癸脸上的表情变化,袁曜辰低低笑了一声。

  声音沉闷如同擂鼓。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呢?真是让他越发不能够放手了……

  “作为一个暗卫,最主要的就是暗。癸,你看看你,就这么青天白日的在我身边戴着一张面具招摇…怎么,巴不得我被人盯上?”

  袁曜辰的话一下子点醒了癸。她因为袁曜辰爆红的脸颊隐藏在面具之下,烫得厉害,耳尖也有一丝红色。

  “我…我没有。我让你给我买点心,是你自己不给我买点心我才出来的……”

  袁曜辰压住了自己想要揉一把癸头发的心情。他看着她,最后等她慢慢消失在自己面前后,才又温化了眉眼。

  “你若是今天好好地守着自己的岗位不出错,我就给你买布袋街你最喜欢吃的东西……所有。”

  回到暗处的癸脸上刚刚才有些降下来的热度一下子又重新蹿上去。

  之前怎么没发现,袁曜辰这么撩,还次次中着自己的萌点?

  年关降至,京城里面家家都在筹备着年关的祭祀和庆祝——王府自然也不例外。

继续阅读:第16章 已做好准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色暗卫太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