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皇城将会上演好戏了
棠翎2018-07-24 20:113,130

  但癸却看到刚刚拿画的那个侍卫暗暗的退了出去……

  突然袁耀齐像是想通了事情的原委一样,走到袁耀辰身前,愤怒的说“二弟这次是想干嘛?!是想要除掉我吗,可真把我当亲兄弟呀,这次是你先出手了,到时候可别怪我不顾手足情义!但还望四弟祝王兄一臂之力,到时王兄定会报答四弟。”

  袁耀辰连忙站起“大皇兄严重了,若是用得着本弟的话,本本弟定会鼎力相助,不辜负大皇兄对本弟的厚爱!”然而袁耀辰此刻心眼通透,这是谁害谁还真是说不好呢……

  从大皇子府中出来后,甲跟在袁耀辰身后问道:“主人你怎么看待此事?难道真的要帮那大皇子吗?到时候大皇子若是成功了那肯定是容不下主人您呐!”

  袁耀辰目不斜视的说:“这事,我自是自有安排,不过最近你的好好像话有点多呀……”袁耀辰略带玩味的说到。“属下知错,还望主人惩罚。”甲停下请罪,脸颊顿时有冷汗冒出,主人这阴晴不定的性子果然还是没变呀。

  回到王府,袁耀辰叫来癸,“交给你办的事办的怎么样了?”癸回答说:“一切都已妥当,主人请放心!”

  “到时候,我们就可以看到一出好戏了,嘿嘿……”听着袁耀辰的话,癸真为他那两个哥哥感到悲哀,居然有这样一个腹黑的弟弟,真不知前几世是干了多大的坏事啊。

  是夜,袁耀辰在窗前执笔书写着什么,今天他穿了一身白衣,少了几分平时玩世不恭的样子,多了几分清雅之气,月光穿过窗户洒在袁耀辰的身上,衬得他原本精瘦的身子越发清冷,流露出一丝孤寂之味。

  癸便是这个时候进来,看着袁耀辰心底不由生出一股怜惜之意。

  回想袁耀辰这十几二十多年来的种种,好似都是其身一人走来,身旁处处充满了尔虞我诈,一不小心便是粉身碎骨,性命不保。世人知他悠然自得的模样,那是他装出来的,王府知他的强大冷清,这是他不得不有的样子,但我们都忘了其实他也是人,也会有脆弱孤寂的样子,也是需要有个人怜惜他,照顾他的……

  一旁的袁耀辰早就注意到癸进来,想等她走向前来报告,却没想到她居然站在那里发愣,过了许久也没有没有回过神来,看得袁耀辰脸微微发红,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提醒癸。

  癸一下子惊醒过来,想到刚刚的种种,血气上涌,白皙的脸颊立即被淡粉所替换,衬得眼角的泪痣越发耀眼,此时癸唯一的想法就是,立即找个洞钻进去,让袁耀辰看不到她,她也看不到袁耀辰。

  但是想象终究是想象,终究还是要面对现实,癸暗暗的压住自己内心波涛汹涌般的情绪,慢慢向袁耀辰走过去,身体不自觉的绷直。

  癸强行装作一脸正色的样子,两眼直视前方,故意不看袁耀辰的脸机械的说:“主人,有何事要癸去做!”

  袁耀辰看着此时的癸,觉得此刻的她分外可爱,心底突然生出一个想要逗一下他的想法,随即袁耀辰迅速走到癸的正前方,盯着癸的眼角的那颗泪痣看。

  此时癸的身体还是处于紧绷状态,对于袁耀辰的行为,癸只觉得眼前突然出现袁耀辰的脸,心脏像是被谁按了一个加速按钮一样,砰砰砰的直跳。癸的身体绷得更直了,眼睛瞟向别处,企图不看袁耀辰那张令她加快心跳的脸。

  但是不知道袁耀辰是否是有读心术一般,她看向哪里,袁耀辰的脸便移到哪里,真的是讨厌急了,癸被袁耀辰弄得没有办法,便瞪着袁耀辰,直视袁耀辰的双眼,一副你到底要干嘛的态度。

  袁耀辰看着癸这副模样,彻底被她逗乐了,嘴角上扬。袁耀辰正了正身体,手衣袖中拿出一封信,交给癸。

  此时的癸个反应过来刚刚是袁耀辰故意在逗自己玩,把自己当猴耍,癸心里气急了,想把袁耀辰暴打一顿,却又及时想起自己打不过他,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这时的袁耀辰发现癸许久没接自己手中的信封,立即晃动一下自己手中的信封,癸一下子清醒过来。

  “属下失职,请殿下降罪。”癸跪下,低下头说道。

  袁耀辰收回放在空中许久的手,漫不经心的说,“这次就这样吧,你先起来,但是不许有下次,你们的身份决定了你们不能有分神的时候,否则便是死亡的代价。”说完袁耀辰定定的看着癸。

  “是!”随即癸便站起来,定了定神,看向袁耀辰,等着袁耀辰的任务。

  “把这个交给钦天监里的尚大人,记住,别让别人发现你!一定要专心,别再出现像刚刚的分神了。”袁耀辰再一次把信封拿出来。

  癸接过信封,看了一眼,满眼疑惑的看向袁耀辰。

  “这个是……”。

  “先别问那么多,这个是什么,你明天就能从别人的口中听到了,到时候的局面肯定会很有意思,嘿嘿……”。

  癸听到这话感觉好像又有什么大事要发生了,这个到时候皇城的天肯定是要变一变了……

  第二天,皇宫里便传出消息说,昨日晚上贪狼星在东方忽而变得闪耀异常,暗示着真龙天子的出现,而那东方便是二皇子的府邸……

  四皇子府中

  癸走过走廊,这时一个扫地的丫鬟对旁边浇花的丫鬟说。

  “唉,听说了吗,这皇宫里传出消息说这二皇子是上天指定的真龙天子,看来二皇子要被封为太了,那要是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到时候该何去何从啊,这殿下也真是的,对争夺皇位也不积极,到时候,我怕是要永远做一个扫地丫鬟了……”。

  癸心中暗笑,原来人人都在想尽办法,挖空心思向上爬呀,上至皇亲贵族,下到这小小的扫地丫鬟。

  那浇花丫头说:“得得得,我的姑奶奶,你可赶快住嘴吧,这不是我们该议论的事,要是被别人听去,告诉上面,我们可是咬掉脑袋的,况且这事也不归我们想,就是我们想破了脑袋也是没有什么用的,我们只是个小小的丫鬟,还是好好的做好自己的份内事吧!”说完便加快了自己的浇花速度。

  癸悄悄的听完丫鬟们的议论,原来昨晚他要我交给钦天监信封中的类容是这个呀,看来真的会像他所说,皇城将会上演一出好戏了……

  大皇子府内

  “哼,这个袁耀吉居然敢给我来这一手!”袁耀齐狠狠的拍了他旁边的桌子,旁边的花瓶受到余波,晃动了几下,最终掉落下来,此刻袁耀齐额头上血管异常的凸起。;

  “那这样,我就不得不加快我的行动了,到时侯就能看出到底谁才是正真的真龙天子!李昌!”。

  袁耀齐旁边立即出现一个黑衣普通模样的男人。

  “在!殿下有何事?”李昌熟练的问道。

  “去,暗中联络一下我们的人!”。

  随即那李昌便消失在房中……

  此刻的二皇子府内并没有传出想象中的欣喜,反倒是异常沉重,二皇子袁耀吉在客厅踱来踱去,两边坐的是他的亲信……

  “二皇子,此时万万不可贸然行事。既然是钦天监里面传出的消息,那我们就从钦天监下手,看看这到底是真的还是说只是一个陷阱……”

  二皇子亲信中,一个面容稍显年迈的男人捋了一把自己下颌的胡须,一边摇头,一边慢慢出声。

  他的计策十分保险,但是在这种时候,却是很浪费时间。

  当然,二皇子亲信里面,一派行事激进的年轻人则是对着说话的男人使劲一瞪,嗤笑出口。

  “李惘,你莫不是怕了?这个时候,还什么从钦天监慢慢出手。大人在钦天监,根本就没有安插人手。像是在这种时候,怎么可能买通钦天监那帮老顽固?”

  “就是就是。钦天监的那帮子老顽固,从来就只看天行事,任你用多少金银财宝良田美人都打不动……这个时候想在里面获得消息,岂不是活生生的一个笑话?!”

  激进一派的人纷纷都笑了起来,气的之前说话的李惘吹胡子瞪眼的,却又无法对他们做什么。

  “你们,你们这些人……总有一天会栽在这种权势斗争之上!”

  “都给我闭嘴!吵吵嚷嚷的像什么样子!”

  袁曜吉烦躁地吼了一声,震得他自己脸上的肉都抖了三抖。

  他将自己的袖子一挥,反身坐在了主位上。两腿叉开,手架在上面,眉头紧锁。

  这早不说晚不说,偏偏这个时候说自己是真龙天子……钦天监的那帮子老顽固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

  明明他可以坐山观虎斗,然后悄悄地扔点小把戏,看着老大和老四两个斗起来,缺了这个关键时候被扯进旋涡。

继续阅读:第15章 准备坐山观虎斗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色暗卫太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