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只是凑巧
棠翎2018-07-29 18:013,315

  癸拿着勺子搅动了一下看起来红油油亮晶晶的汤底,随后就拿着木质锅盖给盖上了。

  “竟然有我们份?癸姑娘,你不仅人美,手艺好,还心好!谢谢癸姑娘!”

  挤在一边的厨子们中,忽然有人高举只手扬声大喊。

  其他的厨子和打杂的听到他的话,也都纷纷附和,一起都在夸着癸的心好。

  毕竟,在王府和大家贵族里面,主人们吃的东西绝对是和仆人不一样的。而放在今天放在癸这里,却是大家吃的都一样。

  “其实你们也不用这么夸我……我觉得火锅就大家一起来吃才好吃。一个人吃火锅像是什么样子嘛。”

  癸被说得突然像是脸皮都薄了起来。她眼神游离,正巧就看到了搬着一堆的新鲜食材回来的采买。

  “唔?你们竟然买到了这些……妙啊。”

  几步走过去,癸一眼就看到了食材里面,她很喜欢吃的东西。

  吩咐人将食材分开,弄出了袁曜辰的那一大份后,正好,她的汤底也开了。

  手忙脚乱地和众人将汤底分成了两份。装好之后,癸带着几个抬炉子的人,一齐朝着袁曜辰一般吃饭的地方走去。

  “这就是你说的火锅?”

  看着正在安装炉子,点燃炭火的下人们,袁曜辰忽然嗅到了一股子辣香的味道。

  等到下人们将炉子架好放上装满汤底的小锅,一一摆开的碟子和“咕噜咕噜”翻滚着的红油汤底吸引了袁曜辰的注意力。

  “看起来还不错。”

  “这岂止是不错呀!等你吃了就知道了!”

  癸心情十分好地用公筷给他烫牛肉。在烫牛肉之前,还朝着小锅里面下了一些素菜等东西。

  牛肉的味道十分好,而且癸很注重烫的时间和温度。她不急不忙地给袁曜辰卖力地推荐自己喜欢吃的东西,看得袁曜辰嘴角都勾了起来。

  “你坐下来一起吃吧。”

  “嗯?这就不了吧,我可以和厨房里的人一起吃啊。”

  烫牛肉的手一顿,癸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纠结。

  只有天知道,她还藏了一盘珍藏的火腿。如果她在这里吃了,那她的火腿怎么办?

  那么好吃的东西,她才不想不吃。

  像是看出了她心底的小秘密,袁曜辰的眉毛一挑。

  “你不是背着我藏了什么好吃的吧?”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

  一听到这话,癸立马一蹦三尺高。她瘪了瘪嘴,直接一屁股就在桌子旁边坐了下来。

  “不就是吃吗?!吃就吃!”

  赌气一样的话出口,她立马就拿起了之前自己带过来的筷子,夹着自己喜欢的肉就开始烫。

  “对了,我这里还有点之前东篱国送来的进贡品,梨花酿。想要尝尝吗?”

  看到她吃的不亦乐乎,袁曜辰忽然想起来,自己似乎还有一瓶适合她喝的梨花酿。

  “喝酒?不行吧……”

  “这东篱国的梨花酿,可是闻名了整个大陆的。你就真的不想试试?”

  袁曜辰有些引诱的话说得癸心里痒痒的。可是想到了自己喝醉酒以后那种糗样,就心里一凉。

  再好喝的酒都不适合她喝,不然的话会酿成人间悲剧的。

  看着她这么抗拒,袁曜辰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直接放下了自己手里面的筷子,到里间拿出了一个陶罐一样的酒坛。

  他自顾自地取了一只酒盅盛满了酒。清淡的酒香味顺着空气飘散,被眼巴巴盯着陶罐的癸给吸了进去。

  味道……好像很好。也不是像之前喝过的那种白酒一样刺激浓烈……想喝。

  “这个…闻起来挺香的。”

  不禁耸动着鼻子,癸不知道,他现在的样子像极了一只想要向主人讨吃的小狗。

  袁曜辰看着她的样子心底发笑,面上确实一派正经之色。

  “你不是说不喝吗?怎么来一盅?”

  癸没有动作,但是袁曜辰却是知道了她内心的渴望。于是他又取了一只酒盅,给她盛满了满满的一盅酒。

  “来,尝尝。”

  癸一接到酒盅,就小心翼翼地端起来抿了一口。

  果然,如同自己刚刚所闻到的那股子清香,整个入了口的酒,那种浓烈白酒的味道。

  “味道真的很不错啊……再来一杯。”

  一杯下肚,癸觉得喝不够,直接将自己的手里面已经空了的酒杯朝着袁曜辰的面前一推。

  袁曜辰含着笑,给她重新盛满了酒。

  一杯两杯三杯……癸只要一口酒进了肚子,就会开始停不下来。

  一杯一杯的灌下来,整个陶罐酒坛都被她给喝去了多半。

  “唔……真好喝。这个梨花,梨花酿……可真好喝。”

  双眼迷离的癸又顺势将自己手里面的酒盅朝着袁曜辰的面前一推。而看到她已经这样了,袁曜辰也就没有再给她倒酒了。

  “怎么不倒酒?我的酒杯是空的耶!”

  拿回酒杯,发现里面是空的以后,癸撅起了嘴。

  喝了酒的她,声音软软的像极了一只小奶猫。红红的双颊也粉嫩嫩的,袁曜辰看的十分想去试试手感。

  “没有……”

  “妈妈,爸爸,我好想你们……我想回21世纪……我不想在这个随便就可以杀人,整天都需要提心吊胆,担心自己会不会下一刻就没了性命的古代……”

  还没有等袁曜辰说出一句没酒了,他就看到癸“噗通”一声,趴倒了桌子上。她侧着头,亮晶晶的泪珠无声滑落。

  而袁曜辰刚刚准备起身,就听到了已经醉过去的癸,在那里小声地念叨。

  虽然她的声音不大,但是鉴于整个屋子只有她和袁曜辰两个人,除了一点点的火锅汤底“咕噜咕噜”的声音外,就没有其他的声音。她的念叨声,可是实实在在地落入了袁曜辰的耳里。

  爸爸妈妈……是爹爹娘亲的意思吗?21世纪是哪里?她为什么说她想要回去?谁让她这么伤心的?

  一连串的疑问蓦地冒出,在袁曜辰的脑海里面炸开。

  看着醉醺醺的癸,他心里软了软,又觉得疼。

  他不可能让她离开的,永远不可能……但是,让她这么思念的,他一定会给她找到!

  “癸,你喝醉了吗?”

  小声地问了一句。明明知道她已经醉过去了,袁曜辰却依旧问了一句。

  没有得到一点点的回答。如果真的要将什么强说做回答的话,那么,回答他的,就是癸小小的呼噜声。

  与四王府的温情气氛不同的二皇子府内。

  袁曜吉坐在主位上,他的底下,分成两排坐着他的亲信们。

  “李惘,对于这次的事情,你怎么看?”

  明显的,因为上一次的事情,袁曜吉这些天来,对李惘的看中可是高了很多。

  而坐在他右手侧的李惘,听到他的问话,捋了捋自己的胡须。

  “回殿下。我觉得,这次的事情,其实我们只是凑了个巧……”

  “凑了一个巧?李惘,你知道你自己在说些什么吗?”

  李惘的对面,正好坐着的,就是之前和他一直唱反调的激进派几个人。

  就算是这段时间袁曜吉看好李惘,可在他们的心里面,李惘还一直就是一个不懂变通顽固的老头子——和钦天监的那帮老头子,一个德性!

  “江盛,你给我闭嘴!我有让你随便开口了?什么时候,二皇子府还成了你家的,你随随便便就可以说话做事了?”

  袁曜吉将自己手侧的座椅扶手一拍,带着内力的一掌下去,黄花梨木座椅一下子就给拍断了一截。

  看到黄花梨木座椅扶手都断了,刚刚还气焰熊熊开口的江盛一下子就闭上了嘴巴。

  就袁曜吉这么随便一拍的内力,要是弄到了他的身上,还不知道要伤成个什么样子!

  江盛缩了缩脖子,低着头退了一步,没有再怼李惘。

  而李惘在袁曜吉突然发火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不过当他看到了江盛缩脖子没了那气焰后,心里顿时觉得大快。

  “回殿下,我为何说是凑了个巧呢,不如殿下听我细细给你解说一番。”

  他清了清嗓子,眼神落在了袁曜吉的身上。明明都是半百已过的人了,眼神却是无比的清明。

  “首先,殿下您觉得,这次钦天监所传出来的消息,就这么地凑巧吗?我那夜回去想了一整夜,觉得并不可能这么凑巧,绝对是有人在背后操纵。而操纵的这个人,殿下觉得,会是谁?”

  李惘抛出来的这几个问题,都是袁曜吉之前所没有深想过的。

  的确。在这种时候,怎么可能就会轻轻松松地传出来,他一个非太子的皇子,就是以后会继承大统的人呢?

  现在的钦天监,虽然主事的人都老,但是他们一点也不眼瞎。自己当初做过的那些混蛋事以及和别的皇子的对比,就可以完完全全地让这个所谓的“天相”不攻而破,怎么可能……

  “那你认为……是谁人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

  李惘顿了顿,眉头也有些皱着。

  “若是说,是大皇子的人在背后操纵。可我也不觉着会是如此……大皇子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处于现在的这种境地?若真是他背后的人,那么这一次大典,赢下最终胜利的,也只会是大皇子他们……”

继续阅读:第20章 有人跟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色暗卫太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