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有人跟着
棠翎2018-08-08 17:433,268

  在场的所以人都跟着李惘的思路想了起来,袁曜吉也回想着之前在大典上发生的一切。

  作为大皇子和一个有心计和野心的人,袁曜齐落到这个下场,怕是他自己都所料未及的。

  “在京都的所有皇子,也就只有我,大哥,四弟和十六弟。可十六弟年纪还那么小,身边也没啥亲信……”

  袁曜吉的眉头忽然紧皱,唇角勾出了一抹奇怪的消息。

  “尽孝子之心……呵。”

  一夜过后。

  虽然宫中没有大肆传出那天大典的叛乱之事。但是作为京都的百姓,都知道那天的大典没有正常进行,该有的环节,没有出现。

  久而久之,一些流言就从皇宫里面传了出来。

  “今日我这说书的,就不说书了。各位在座的,不如……猜猜我这要说些啥?”

  京都最热闹的酒楼里面,大台上的一个说书人怀中抱着一把二胡,一副书生的打扮,长长的白胡子垂到锁骨处,眉眼中有些丝丝儒雅之色。

  坐在二楼吃点心的癸听到他说不说书了,立马捏着一块点心,探下头去看底下。

  “李说书,你这说书的不说书,那说些啥?好听吗?不好听就算了吧,还不如说说书呢。”

  围着大台的众多餐桌边上,一个汉子翘着二郎腿,手里面拿着一个酒坛子准备灌酒。

  他调笑地说了一句后,得到了好多听书人的起哄。

  “就是就是。李说书,你说你这考状元又没有考中,跑来说个书,还给卖上关子了。”

  “赶紧说说你要说啥吧,别耽误大家的时间啊。都要听你说书喝喝酒呢。”

  不过相对于很多人的起哄,一个坐在角落里面的女人忽然扬高了声音。

  “李老头儿,你怕不是要说这前几天,宫里面的事情吧?”

  “嘿!果然还是红叶夫人你看的准!我就是要说啊,这前段时间,宫里面发生的事情……”

  癸吃点心的动作一顿,眼神落在了李说书的身上。

  其实吧,她虽然那天见证了大典所发生的那些事情。可是她就还是想要听听,在民间,这些人咋说的。

  好奇心,增加地飞快。

  “且说,这祭天大典,一直就是历朝历代的头等大事之一。而今年的大典,则是出现了百年从未一遇的大典没有照常进行。大伙儿都知道的,每年大典结束,皇宫里面都会燃放那种七彩的爆竹。而今年,却是没有。到底……这是为何呢?”

  李说书的声音停了一下,勾得好多人都开始抱怨他又在卖关子。

  而二楼的癸,放下了点心,用手撑着自己的脑袋,专心地听着。

  她今日出府的时候,专门去买了一顶带纱的斗笠。这斗笠刚好替代面具,挡住了她的容颜。

  毕竟,在平常,带着面具出门总有些不方便——斗笠就好多啦。

  朦朦胧胧的样子,让二楼的好些食客都在朝着她这个位置看。都想一睹她斗笠下单的真容。

  “……话说这大皇子殿下,去得可真不是时候。典礼这才刚到一半,他就耐不住了,叫着麾下的军队,朝着皇宫进发。而此时,我们的二皇子殿下和四皇子殿下呢?他们却是在祭拜众神……”

  李说书的话,半真半假。带着他自己对事情的揣测和听过的传闻,说出来,还真有让大家想听且欲罢不能的欲望。

  癸朝着台下看了一眼。这一眼,到最后,落在了一个举止怪异的男人身上。

  这男人,坐的地方按理说是这酒楼的视线死角。可因为癸异于常人额的动作,就搞得原本属于死角的地域,变得视野好极了。

  “这个人在做什么?”

  小声地嘀咕出声,癸抛弃了刚刚才勾起她兴趣的说书,将视线稳稳地留在了那男人的身上。

  男人的衣袍穿得很宽大。他的手一只放在桌上,时不时跟着李说书的节奏拍两下桌子,另一只,则是不断地在桌子上面和下面游动。

  而每次他的手一离开桌子,桌上的东西就会少一部分。

  这个时代,还有扒手??还是这么……技术熟练的扒手?

  抽了抽嘴角,癸心底忽然觉得幸好,自己看了一眼,不然凭着她的这个好奇心……啧啧。

  就在癸转过头的一瞬间,原本还在“转心”做扒手的男人,忽然抬头看向了癸的这个方向。

  他的眼神浑浊中却时不时地闪过一丝清明。极为矛盾的两种样子,都在他的身上体现了出来。

  “斗笠……美人……”

  男人看着癸,自己手上的动作都忘了,差点就把已经装好的东西给洒出来。

  他的眼神有些近乎于变态的情绪藏在里面,看得癸一阵冷汗直冒。不过她并没有深究,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了台下的李说书身上。

  不愧是京都第一酒楼的常驻说书,这个能力,她的确是要给他点一个大大的赞!

  故事讲得跌宕起伏,让她这个当时在场的人,都在想是不是当时自己没有注意到什么。

  “所以说啊,在咱们得这种国,说什么父慈子孝,其实多半都会是假的。这大皇子,就是被权力冲昏了头脑……”

  癸坐在酒楼里面,听着李说书讲完了这最后的几句。

  她饶有兴致地咂巴了两下嘴,一把拿起自己放在身边桌上的长剑,就离开了酒楼。

  以后她可要经常来听听这个李说书的说书。真是剧情贼刺激了。

  慢悠悠地买了一点点心和吃的,癸抱着自己的长剑,手里面提着点心,朝王府的方向走去。

  “斗笠…美人……”

  而就在她身后的不远处,之前那个在酒楼里面鬼鬼祟祟的扒手男人,悄咪咪地跟着她。

  扒手男人的眼里,尽数通红,像极了血浸满了整个眼眶。

  红红的眼睛看起来很是可怕,可是他身边的人,却都像是没有注意到一般,和他擦肩而过。

  “嘟嘟嘟,嘟嘟嘟~”

  癸哼着一首不成调子的嘟嘟,心情可谓说是非常美妙了。

  就在她拐弯准备走王府的后门翻过去的时候,忽然听到了身后的脚步声。

  这个脚步……是跟自己跟了一路吧?她这是被人尾随了吗?

  忽然想起来,自己从走到有点安静的地方,就听到这种频率的脚步,她的心里面,忽然警铃大作。

  脚下不可见地一顿,她拐了弯,朝着距离王府相反的方向走了过去。

  “糖葫芦,又甜又好吃的糖葫芦!”

  前面是一条癸十分熟悉的小吃街。因为小吃街在后门,所以一直以来,她就很是习惯走王府的后门。

  她脚下的步伐稍稍变大了一些,而身后那人的脚步声,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果然是在跟着她!

  知道了身后的人在跟着自己,癸忽然灵光一闪。

  “老板,给我来根糖葫芦吧。”

  几步走到街口叫卖着糖葫芦的货郎,癸掏出几个铜板递给了他。

  “好嘞。姑娘我家的这个糖葫芦啊,可是用了极好的山楂!这上面的糖,也是用得极好极好那种……”

  货郎麻溜地收过钱,从自己捏着的一个草扎上面抽出一根串满了大山楂的糖葫芦递给癸,嘴上念叨不绝的,则是自家的糖葫芦,用材有多么好。

  放在平时,癸肯定是不愿意听着货郎这般兜售自己的东西的,但是放在今天,癸倒是愿意听听了。

  她身后的人,停了下来。癸侧着身子,用余光看到了那个人靠着墙根,将自己深深地笼罩在阴影里面,目光却依旧好像是看着她的。

  癸站在货郎的旁边,就一边啃着糖葫芦,一边和他谈天说地。

  “老板啊,你家的这个糖葫芦是真的好吃……为什么没有开一家专门卖糖葫芦的店铺呢?”

  “姑娘有所不知。这店铺,哪里是我们这种平头百姓开得起的。这店铺的租金,每月就是十几两的银子……就我这个两枚铜板一根的糖葫芦,就算是卖上几千根,也不知啊。”

  癸瞟了一眼墙根下的男人,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一直站在哪里后,忽然心底冒出了一个奇怪的想法。

  这个男人……不会是怕阳光吧?为什么站在阴影角落里面?

  癸被自己的想法蠢到了,下意识地瘪了瘪嘴。

  既然这个男人不会主动出击,自己就干脆快点解决了他,回王府吧。

  抱着这种速战速决的想法,癸转头就朝着一条阴暗的巷子里面走。

  她背后的男人见着她要离开了,连忙跟了上去。他走的那些地方,全部的都是被遮挡了阳光的地儿。

  男人看着癸拐进了一条阴暗的小巷子,可等他匆匆走过去以后,癸的身影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美人……”

  男人低低地念了一句,声音嘶哑像极了叫哀的乌鸦,而他眼中的猩红越发地可怖。

  就在躲在暗处的癸以为,他会离开了的时候。一股子极为强大的内力忽然朝着她扑面而来。

  “磔磔。美人……”

  癸一转身,就迎面看到了一张几乎要贴到她脸上的男人脸。,

  猩红的眼睛,锯齿一般的牙齿和他脸上可怖的表情。

继续阅读:第21章 改不掉的习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绝色暗卫太撩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