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溷丘国怪相
诗风雅韵2018-07-14 14:272,129

  安娜和老婆婆,还有白马、小蜜蜂、小刺猬一起离开了好人国,踏上了寻找妈妈的征程。他们在陡峭的山路上走着,蜜蜂在前面探路,他们不时地在花草上落一下,留下自己的气味,等找到安娜的妈妈后再回来寻找旧路。老婆婆走不动了,白马就驮着她,曲折回旋,转过一座座山,越过一道道坎,趟过一条条河。他们相互鼓励,互相帮助,急匆匆地向前走着。

  安娜和她生死相依的朋友们日夜兼程,大家都想早日到达溷丘国。这天他们正在赶路,忽然有一股难闻的气味扑鼻而来,这种气味让他们感到恶心。这是什么地方啊,他们越往前走,看到的情形越让人觉得糟糕极了:到处是散发着臭味的垃圾,山上光秃秃的,没有树木,没有鲜花,稀疏的野草也无精打采的。到处是被人挖掘的痕迹,千疮百孔,满目疮痍。大苍蝇在空中乱飞,这些苍蝇特别大,像屎壳郎那么大,它们的嘴上长着又粗又长的吸管,头上鼓着红的绿的三角眼,这些丑陋肮脏的家伙在人的脸上乱抓乱挠,让人觉得特别难受和恶心。

  老鼠大白天在街上乱窜,这些老鼠也特别大,大得出奇,像一头头小猪。它们长着尖尖的嘴巴,又尖又长的牙齿,发红的眼睛骨碌碌地乱转,贼头贼脑的,时而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吱吱”叫声。猫啊狗啊这些小动物却连个影子也看不到!安娜心想,这难道就是那位老者说的溷丘国吗?去向人打听,这些人脸色特别难看,眼神怪怪的,没有人跟他们搭话。

  他们看见一个面目慈祥的大叔拉着一车很重的货物,在吃力地往前走着。安娜很有礼貌地向前打听。这位大叔说:“你们赶快逃吧,这是被恶人控制的国度,叫‘溷丘国’。我是上当受骗,被人贩子卖到这里的,受到了恶人的百般虐待。他们不仅虐待人,还虐待动物,这里的动物大多都逃走了,没有了猫和狗,老鼠倒是猖獗起来,越来越多,越来越大。你们看这些大老鼠,现在人也拿它们没办法,反倒受着老鼠的欺凌。真是报应啊!”

  大叔说完,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脸上显出一幅痛苦无奈的表情。

  “那请问大叔有没有见过我的妈妈,和我长得一样,左眼上面有一颗美人痣。”安娜急切地问。

  大叔神秘地说:“前些日子,这里的恶人不知从哪里买来一只狐狸,想让这狐狸帮他们驱赶老鼠,他们押着狐狸到处转。一开始啊,老鼠倒是收敛了一些,可后来,这只狐狸突然变得凶残起来,竟然和老鼠勾结在一起,成了老鼠王,调过头来和人作对。这里的牲畜家禽都快被它们吃光了,有时还攻击人。人们晚上听见狐狸大叫,说它叫‘胡诓’,是上天派来的,谁要是有反抗它的念头,谁就会遭殃。这里的人啊,本身就很自私,谁也不想当出头鸟,所以都默不作声,忍受着胡诓和老鼠的攻击。这些人真是自作自受啊!”

  大叔端详了一下安娜,吃惊地说:“对,那狐狸长得和你一模一样,只不过比你大些,左眼上面也有颗美人痣。”

  “那现在这只狐狸在哪里?大叔你能告诉我们吗?”安娜迫不及待地问。

  “那个胡诓啊,听说住在前面山坳里的茅草屋里,”大叔说,“那是砍树的人临时搭建的屋子,它白天和老鼠们混在一起,晚上回屋子睡觉,没人敢去那里。”

  听了这位大叔的话,安娜和朋友们商量,决定先去那茅草屋等候,等那位自称“胡诓”的狐狸晚上回来,看看那是不是安娜的妈妈。他们按大叔指引的路线,果然找到了山坳中的草屋。进去一看,屋内一片狼藉,到处是吃剩的骨头,还有没吃完的鱼啊肉啊堆在一边。安娜心中一阵发酸,说不出什么滋味。看看天快黑了,他们耐心而又焦急地等待着。

  夜幕终于降临了,忽然,门“咣当”一声开了,一只狐狸大摇大摆地走进来。安娜定睛一看,差点喊出声来,这就是妈妈。多么熟悉的面庞,刻骨铭心的身影,这就是她朝思暮想,苦苦寻找的妈妈!安娜真想扑上去,倒在妈妈怀里,诉说离别的哀痛。可眼前这位“妈妈”却不是她想象中的妈妈,没有了往日温柔慈爱的目光,眼睛里竟然还透着一丝凶光。她小心翼翼地走向前,轻轻地问:“妈妈,我是你的女儿,您不认得我了吗?”

  “妈妈”瞪了安娜一眼,眼神怪怪的,她好像一点也不认识安娜。接着她眼珠骨碌一转,问道:“你是我的女儿吗?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是的,妈妈,我就是你的女儿,你看我和你长得一模一样。小时候你告诉我的,我们左眼上面有颗美人痣,到哪里我们母女都能相认。”

  “妈妈”漫不经心地看了安娜一眼,又环视了一下众人。问道:“他们是谁?”

  “他们是我的朋友,是我生死与共的朋友。我在寻找你的路途中,遇到了许多艰险,多亏了好心人的搭救,朋友们的帮助,几经曲折才找到了您。妈妈,亲爱的妈妈,你可知道女儿时刻在思念着你,牵挂着你啊!”安娜边说边哭,泪水淌满了她的面颊。

  谁知眼前这位“妈妈”却十分冷淡,眼珠转了几下说:“嗯,好像有那么回事。我想从前是有个女儿,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儿啦,我都记不清了,什么妈妈女儿的,想这些太让人费脑筋了。好吧,既然你是我的女儿,那今晚你们就不要到别处住了,就住在这里吧。我会好好照顾你们的。”她说这些话的时候,眼里闪过一丝狡黠。说完,自己拿起身边的肉大嚼起来。

  安娜心中难过极了,像被一只大蜈蚣挠着。她历经磨难,苦苦寻找妈妈,今天妈妈就在眼前,虽然她凭直觉断定这就是自己的妈妈,可眼前的妈妈又让她失望和痛苦。妈妈,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安娜的心在流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游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