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君子堂真是个坑人的地方
伊离2018-07-13 18:063,269

  其实桃衣很想吃完饭再走的,但是百里绫很迅速的就爬上马,并且二话不说伸手就把她也拉上马以后,她就下意识的抱住了她的腰,然后闭着眼睛听风从耳朵边上刮过去。百里绫的马很快,快到他们都没有道别。桃衣抱着她的腰,耳旁风声呼啸,仿佛有无数刀枪棍棒在夹击着整个人整个思绪。

  桃衣想起小时候,很小很小的时候。那时候她还住在山里,爹娘还没有过世,两只狗还还没有长得这么大只。

  那时候,桃衣的爹给桃衣在院子里扎了一个漂亮的秋千架,每日,桃衣就在秋千架上晃来晃去,看娘在太阳底下纺纱织布,养蚕做饭。饭做好了,桃衣就从院子门口朝前走一百步,然后站在那里大喊爹爹,她的爹就会笑眯眯的跑过来抱起她,然后回家吃饭。

  爹是一个谦谦君子,即使他穿着粗布衣服,但是桃衣心里,她的爹始终给她一种温润如玉的感觉。

  娘呢?娘是一个美人,比风铃园里那些清丽佳人都美的美人。她笑起来的样子十分明媚。有一次爹在教她识字的时候,不小心从书里掉出来一张纸,上面画的就是娘亲。还有一行题词。

  “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那时候她还问爹爹,什么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爹爹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那不是你现在该懂的事情。

  桃衣就快要沉浸到回忆里的时候,突然耳边真的传来了刀枪棍棒的声音,百里绫双脚用力一蹬:“驾!”马速明显加快了。

  “桃子抱紧我,我们要加速了!”百里绫回头大声对桃衣说,桃衣侧眼看到了前面有一群人在厮杀,于是双手真的将百里绫的腰抱得更紧了。只是她在收回视线的时候,似乎对上了一双眼睛,那双眼睛似乎有种吃惊的情绪在里面。但是容不得她细想她就紧紧的闭上了眼睛。只听见耳边好多人的闷哼,桃衣不敢去看,她怕看到有人死在自己面前。

  许久之后,她感到马速慢了许多。

  “我们到啦,这里是君子堂的地界,算是安全了。”百里绫说着,深呼吸了一下:“阿,刚刚好险,差点就被一个黑衣人砍下马了。”

  “黑衣人?”桃衣不解的问。

  “嗯阿,一个江湖组织,行动时候全身黑衣,蒙着脸,承接一切江湖仇杀之类的活,刀尖上舔血的组织。每次黑衣人出任务的时候,周围一切不穿黑衣服的人几乎都会成为攻击对象,不过他们每次的任务都在偏僻的地方,倒是很少有无辜的人丧命在黑衣的手中。不然刚才我们也不会那么容易跑掉了,虽然也是因为我的马跑得很快啦~”百里绫说着回头看了看桃衣:“你没被吓着吧?我带你去见掌门人。”

  桃衣有些郁闷,为什么都是直接见掌门人,掌门难道不是应该特别神秘特别难见特别不爱搭理人的么?难道不需要通过护法之类的严格把关么?

  君子堂美人儿也真多,甚至有几个男的都粉面桃腮娇艳可人。桃衣一边想着一边跟着百里绫去见掌门。

  “参见掌门。”百里绫恭敬的行了个礼。而桃衣只是愣愣的站着,看着眼前的中年人。

  “百里呀,你练功了没有,你师父出关了,去吃饭吧。”萧别情一口气说了一串并没有半点联系的话,也完全忽略了桃衣的存在。

  “掌门,她叫桃衣,她要拜在君子堂习武,我带她来的!”百里绫很牛气的直接忽略了萧别情的话自顾自说道,并且还将桃衣往前扯了扯。

  “喔?”萧别情抬起眼睛看了看一言不发的桃衣。“你会琴棋书画么?”

  “什么?”桃衣正在发呆,冷不丁被发问,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琴棋书画,入我君子堂缺一不可。君子堂门下无不是风流雅士,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如果你连这都不会,那入派一事还是免谈吧。”别情公子说着,潇洒的一挥水袖,将丝毫内力都没有的桃衣直接甩出了门外。

  风流雅士?桃衣倒地前想到了那个自称为君子堂第一侠士的唐乔宇,像他那样的也称得上风流雅士吗?

  “桃衣,你还好吧!掌门今天可能来心情不太好,不如这样,我先带你去见我师傅,明天再由师傅带你来见掌门吧!”百里绫急急忙忙的冲出来,扶起躺在地上的桃衣说道。

  “没事,我没受伤。”桃衣淡淡的说着,然后从地上爬了起来。

  “桃衣就此拜别别情公子。”说着,她不亢不卑的行了一个礼,然后也不管百里绫,自顾自的朝门外走去。真是太伤自尊了,被人直接从门里扔了出来。

  “桃衣,桃衣!”百里绫从身后追了上来:“我带你去见我师傅吧!”她这么说着,眼底似乎有些愧疚:“别情公子不管门派事物已经很久了,都是我师傅在管。我不知道师傅出关了,所以才会带你来萧老大这儿的。我带你去见我师傅吧,他一定二话不说就收你!”

  “绫子,这里上去是哪里?”桃衣指着一个方向,其实她在转移话题。她突然就不想入君子堂这个门派了,因为她觉得自己不是风流雅士,她更不想看到百里绫眼底的那一丝愧疚。

  “阿?那里是玉笔峰,好高的,没轻功上不去,你要干嘛?”

  “我去那旁边发会呆,你修炼完了再带我去吃饭好不好?我明天去峨眉看看。”桃衣说着,眼巴巴的看着百里绫,似乎她一拒绝自己就会哭出来一般。

  “那你就呆在上面的亭子里不要乱跑。”百里绫看了看天色,确实,再不赶去瀑布的话,修炼的人都要走完了。

  “嗯。”桃衣点点头,然后朝玉笔峰走去。

  天色渐渐晚了下来,桃衣裹了裹身上的衣服。

  风好大,真不知道这么冷的天为什么岑默还能穿得那么清凉。桃衣想着白天她从屋顶跳下来的时候露出的大腿,不由得哆嗦了一下。

  “嘿,小菜鸟!”一个戏谑的声音。桃衣四下看了看,找不到人。

  “后面!”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桃衣回头的一瞬间,一个熟悉的身影窜了上来,原来是自称君子堂第一侠士的唐乔宇。

  “这里这么高,你怎么上来的?你会轻功?”他问道。

  “嗯。”桃衣淡淡的回答,很小的时候她娘就教了她凌空踏虚、扶摇身法、穿云纵、上天梯、雁行功、踏波行、神行无踪。那时候娘亲说,她教她这些,希望在以后都不需要派上用场。桃衣没有内力,学轻功学得很辛苦。不是撞到树上,撞得头晕目眩,就是掉到溪里。还有一次她觉得自己轻功已经很不错的时候,娘带她上山采药,结果她不小心惊动了觅食的豺狼,娘让她先跑,她吓得脱力根本跑不动。后来怎么脱险的,她也不记得了。她就记得娘抱着她施展轻功一直飞,飞了多久她也不知道。

  那次回去以后她就发起了高烧,再次醒来已经是两天后了。

  “你很冷阿?”唐乔宇问道。

  “嗯。”桃衣还是淡淡的回答。

  “唰!”唐乔宇扯下本来裹在自己身上的披风,不由分说的裹到了桃衣身上。

  “你不冷么?”桃衣的鼻尖闻到了淡淡的血腥味,不由得又抖了抖。

  “习武的人都比较耐冻。”他说着冲她笑了笑。桃衣突然感觉这笑容好诡异,结果就是他说完这句话以后晃了晃,倒在了桃衣面前。

  “……”桃衣愣住了,因为他倒下的时候她才看到他背上有一道伤口,从左边肩膀一直砍到腰际,而且伤口还在流血,染红了他身上的蓝衣服,那场面,要多触目惊心就有多触目惊心。

  现在要怎么办?桃衣跪在眼前昏迷的君子堂大侠面前,除了将他披在自己身上的披风披回他身上之外,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最后她的决定是将他背起来,然后跳下山头去找百里绫帮忙。

  而就在她费尽力气将他背到背上的时候他却一手扼住了她的咽喉。

  “你到底是谁?”他的声音虽然虚弱,但是却十分阴森。

  “我是桃衣。”她停下脚步,疑惑的回答。桃衣不自觉的倒吸了一口冷气,她能感觉得到那只扣在她喉咙上的手十分有力,似乎只要自己说错一句话,马上就会血溅当场。

  “你的真实身份?”他不死心的继续问道。

  “桃衣。”她再次回答。难道他以为自己是他的仇家么?

  “送我去百草堂。”说完,他终于松开了扼住她咽喉的手。

  桃衣背着他,他指着方向,最后终于在他支撑不住的前一刻赶到了百草堂,里面有医师和药童。

  她放下他后就走了,并没有道别。因为桃衣看了看天色,发现绫子快修炼结束了,而她的肚子也饿的不行。

  “绫子!”她远远的看到绫子走过来,身后跟着一个一身黑色劲装的人,正疑惑之际,那人似乎邪邪的笑了一下,伸手就朝她扔了一枚银针,顿时桃衣感到天旋地转,似乎整个世界都向她砸了过来。

  “夏流你干什么啊!”桃衣听到绫子的声音。

  君子堂真是个坑爹的地方,桃衣这样想着,然后失去了意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