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我的狗就交给你了
伊离2019-01-09 10:103,182

  苏州城门口。

  骑着狗的桃衣看到骑着马的唐乔宇突然停下后,虽然很诧异,但也跟着停下了。只见唐乔宇急急忙忙的下马,然后扯过桃衣跳进了一旁的雁行镖局。

  “我的狗——”桃衣一句“我的狗还在外面”还没说完就被他捂住了嘴巴。

  “嘘!”他神秘的将食指竖在嘴上,接着拉着桃衣从雁行镖局的侧门跳进了水里,然后携着桃衣游到义庄后面,接着很不温柔的将桃衣一手甩上了屋顶,自己再蹬墙上来。

  桃衣不明就里的被他拉下狗,然后又不明就里的被他拉下水,最后还不明就里的被扔上屋顶,再加上肚子饿的头晕目眩,于是再唐乔宇蹬墙来到屋顶的时候,桃衣坐在屋顶上整个人都明显的懵了。

  “对不起阿,我刚看到我一群仇家在城墙上,所以才带你绕路的。”他蹲在她身边说道。

  “你很多仇人阿?”桃衣问道。

  “不多不多,就那么十几个。”

  “……”桃衣无语的看着眼前的大侠。

  “好啦,你朋友在下面,我带你下去。”他说着顺手抚了抚他湿漉漉的头发,然后不由分说的拉起桃衣就往下跳。

  “桃衣!你放开她!”岑默的声音,接着她毫不犹豫的将双刀架到他脖子上,嗯,是的,双刀形成了一个剪刀的形状。

  “岑默岑默,刀剑不长眼,他没有挟持我是你丢下我了……”桃衣急急忙忙的去拉岑默,生怕他们一不小心又打起来,然后再把谁踹晕了。

  “那你们怎么全身湿漉漉的?”岑默眼神略带鄙视的问道。

  “跟他一起躲他的仇家。”桃衣眼神略带鄙视的看着唐乔宇回答道。

  岑默一听,迅速的将放下双刀将桃衣拉到自己身后,然后再迅速的抬起双刀架到唐乔宇脖子上:“别想用桃衣当肉盾。”

  唐乔宇无奈的看着桃衣和岑默,然后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却是挥起手里青色的剑挥开岑默的刀,接着扶摇而上,穿云百里,瞬间消失不见。

  “岑默。”桃衣看着唐乔宇消失的方向开口。

  “怎么了?”岑默淡定的收起刀。

  “我饿了。”

  “我也是!”

  “……”桃衣忘了,岑默妹纸是个有时候话很少的天然呆。

  “喂,”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岑默和桃衣齐刷刷的回头,是刚刚醒过来的北冥浪。

  “我怎么了?”显然他忘了自己被踹晕的事情。

  “我饿了!”桃衣和岑默很默契的齐声说道,而且很明显,她们把北冥浪的问题忽略了。

  苏州城。

  “……”

  岑默和桃衣看着手中的包子默默无语。

  “快吃吧快吃吧,包子馅是新鲜的猪肉。”北冥浪很大方的说,似乎这不是包子,并且这是满汉全席。当然,这满汉全席估计只有站在一边的桃衣的两条狗喜欢,因为它们已经看着包子流起了哈喇子。

  “我吃你一脸包子阿!”岑默很干脆的把北冥浪摁在地上,然后就要用手中的包子朝着他的脸狠狠的摁下去,而这时——

  “不要浪费粮食!”一个清丽的声音。

  “呜呜呜是绫子,绫子救我,她要摁我一脸包子!”北冥浪看到来人之后,很没出息的抱着对方的大腿哀嚎。桃衣看着眼前的姑娘,不由得想到了爹娘还在世的时候,爹形容娘的一句诗——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

  眼前的女子头发轻轻的绾在脑后,垂下来的长发从耳侧拉过来垂在胸前。着一身清新的淡绿色衣裙,背着一柄淑女剑剑施施然的站在桃衣面前。明明是娇柔的容貌,却一脸的正义凛然:“我不管,你们不可以浪费粮食!”她再次重复。

  “呜……”北冥浪眼看着求助不成,便把目光投向了桃衣。桃衣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然后——

  “呃。”她撞到了一个人,而且这个人穿着百家衣,喝得醉醺醺的,然后满眼愕然的看着桃衣。“抱歉……我不是有意的。”桃衣急忙道歉。

  “呵呵,你是桃衣。”那醉汉笑眯眯的开口,“容貌有八分像娘,气质却与你爹如出一辙。”说着他似乎意晦不明的看了一眼北冥浪,就摇摇晃晃的走了,留下茫然的众人。

  “他是谁啊?”北冥浪听到了那醉汉的话,也不抱大腿了。走到桃衣身边,伸出爪子在她眼前挥了挥示意她回神,然后问道。

  “我也不知道,听他的话,好像认识我爹娘。可能是我爹娘的故交吧。只是为什么说了这样一句话就走了?”桃衣说着,看着他的背影,依稀听到那个醉汉还在唱着什么歌。

  “荒唐小子荒唐事,又引桃花下山寺。江湖险恶人情薄,人心难测易蹉跎。故人不放故年事,造化弄人谁能躲。多少年前一场梦,梦醒花落谁梦中……”

  桃衣看着醉汉远去的背影,思维却一下子陷入了混沌中。身边的岑默和绿衣服的姑娘正在数落北冥浪,一个说要摁他一脸包子,一个指责他浪费粮食。可是桃衣却都听不见了,只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已经呼之欲出,但是却怎么都没办法想起来。到底忘了什么,到底应该想起来什么,那个醉汉到底是谁,那首歌到底是什么意思。爹娘,爹娘不是早就过世了吗?那时候爹还给她说过情深不寿这样的话。是了,情深不寿,慧极必伤。自小爹娘就这么教导自己,罢了罢了,想不起来的事情就别想了,既是想不起来,那便总会有想起来的一天。

  “绫子!我买了一些猪大肠!”就在桃衣晃着脑袋从自己的思维力里醒过来的时候,一个甜腻的声音从另一个方向传来,桃衣转头看到一个身穿粉红色衣服的女子正拎着一袋血淋淋的东西活蹦乱跳的朝这里走来,脸上的笑容让她有些恍惚,莫名的就驱散了她刚刚沉闷的情绪,似乎有阳光就那样照了进来。

  “小染!我和你说了多少次了!猪大肠这种东西要用蛇皮袋子装!”被叫做绫子的姑娘此刻看上去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对此桃衣表示理解,毕竟那袋子东西一路都滴着血……

  “嘿嘿,浪浪和岑默也在呀,走呀,我今天不回峨眉,我们就去风铃园住下吧!正好可以让我们的百里大厨给我们做好吃的!”被叫做小染的女子笑眯眯的去拽岑默,于是一行五人加两条狗便浩浩荡荡的往风铃园走去了。

  路上经过北冥浪的介绍,桃衣知道了绿衣服的美人儿叫百里绫,和那个大侠一样是君子堂的弟子,而拎着血淋淋的猪大肠的姑娘叫做万俟墨染,是峨眉派弟子。

  风铃园依山傍水,风景秀丽不说,园中更是清一色的清丽佳人。走进来只觉得山美水美,人更美。一时间桃衣有点恍惚。或许是一直住在山上,她猛地一下见到这么多美人,只觉得眼睛有些不够用。于是大家都在忙着对满园的美人评头论足的时候,她跑进了厨房,选择给做饭的百里绫打下手。

  “桃子,你可以和小染一起回峨眉,峨眉是名门正派,你去那里一定很合适。”吃饭的时候北冥浪似乎突发奇想似的说道。桃衣闻言,只是抬头看了看他,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最后还是默默的吃着自己的饭。不得不说,除了娘以外,她吃过最好吃的饭菜就是百里绫做的了。

  “那我明天回门派,桃子你和我一起回去吧!”万俟墨染笑眯眯的说。桃衣抬头看了看她,生就一副白净的鹅蛋脸,大眼睛小鼻子樱桃小嘴,笑起来眼睛弯成月牙,衬着粉色的服装,显得她特别娇媚。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哦对,袅娜少女修,岁月无忧愁。

  “呐,我这里正好有五符经,但是不是完整的,只能修炼到六层,你就先练着吧!”说着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掏出了一个小册子,笑眯眯的递给桃衣。

  “并不是学了内功就一定要入峨眉啦,只是我这正好有,回门派被师傅发现了还要被臭骂一顿,不如给你好啦~”见桃衣迟迟不接,她又笑眯眯的说道。闻言,桃衣便乖乖的收下了。

  “我想去君子堂。”她翻阅了五符经之后认真的对大家说。

  “哈哈哈好阿,我们现在就去!”百里绫说着跳起来吹了一声马哨,一匹漂亮的紫燕镏就嘶叫起来。

  “那好歹也要把饭吃完阿……”小染有些沮丧,虽然峨眉是名门正派,但是真的好多人不喜欢峨眉。

  “不拉,这时候赶回去正好赶得上团练,晚了大家打架的打架,逛街的逛街,约会的约会,我就找不齐人一起修炼了。”绫子说着就拉着桃衣往马棚走去。

  桃衣回头看了看北冥浪和岑默,眼神似乎在说再见,但是谁也不知道,下次的再见是什么时候。

  “我的狗就交给你了。”这是桃衣临走前对北冥浪说的最后一句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