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君子堂第一侠士
伊离2018-08-03 18:343,252

  上回说到桃衣在极乐谷被谷主唤做兄弟。最后决定前往君子堂投师门。

  望天门前。

  “我饿了。”

  “……”

  北冥浪无语的发现自己身上也没带吃的。于是大手一挥:“带你去苏州吃肉!”于是两个人两条狗乘着马车浩浩荡荡的往苏州去了。

  苏州,雁行镖局。

  “我们来这里做什么?”桃衣不解的问道。

  “嘘,绑架换银子。”北冥浪说着,挑了一个偏僻的角落,看准一个打瞌睡的杂役,将手里粉色的药粉吹了过去。手法娴熟,一看就是经常做这种事的行家。

  “卑鄙小人!看招!”原来看似在打瞌睡的杂役警觉性这么高,这回丢脸丢大发了。北冥浪心里憋屈的想着,保持着被点穴的姿势一脸欲哭无泪的看着桃衣。而那个杂役伸了伸懒腰,揉了揉眼睛,似乎有些幸灾乐祸:“青天白日的就想绑架本大爷,没人告诉你本大爷是苏州扛把子吗?”

  桃衣偏着脑袋看了他俩一会儿,淡定的走到北冥浪身边,从他的包包里翻出迷药,走到那个杂役面前——

  “我要绑架你。”桃衣说着,很迅速的将手里的迷药撒到他脸上。动作一气呵成,只见那杂役还在诧异的时候就晃悠悠的晕了过去。

  “还扛把子呢,有见过当杂役的扛把子吗?”北冥浪见杂役晕了过去,狐假虎威的嘲笑起来。桃衣从北冥浪身上掏出了一个大麻袋,将人套了进去,正要往肩上背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根本背不动。这个时候北冥浪将穴道重开了,冲过来就拉着桃衣闪到了一边。

  “唰!”一剑劈空的声音。

  “光天化日之下,不要绑架喔~”一个戏谑的声音。

  “大路朝天,各走一边,别挡我们财路。”北冥浪匪声匪气的说着,瞥了桃衣一眼,啧,这丫头脸上居然什么表情都没有。

  “不管的话,岂不是太对不起我君子堂第一侠士的称号了~”对方双手抱剑,顺着北冥浪的目光打量几眼桃衣。居然是没有内力的小菜鸟,难怪看她提麻袋都吃力。

  “君子堂又不是什么正派,何必多管闲事!”北冥浪不屑的说道,顺便将桃衣挡在了自己的身后。

  “桃衣!”一个脆生生的女声响起,接着一个俏丽的身影从天而降。这般冒冒失失,不是岑默是谁。

  只是极乐谷的门派装过于劲爆,底下的三个人将女子白净的大腿看的清清楚楚。北冥浪还好,毕竟门派里都是这样穿着到处晃悠的师姐师妹。而君子堂那位仁兄就不行,一张俊俏的小脸红成了一匹艳丽的霞缎。

  “早上去斗南院,姐姐说浪浪带你到苏州来了,我便跟来瞧瞧。”岑默笑眯眯的说道。

  “你们在绑架吗?”她是个天然呆。

  “可是他不让我们绑。”桃衣点点头,然后伸出手指指了指对面脸上的红晕还没消退的君子堂大侠。

  “哦?”岑默听了,沉下脸饶有趣味的看着眼前的男子。

  “打不打?”岑默问北冥浪。

  只见北冥浪络腮胡子下的嘴角轻轻勾起,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刚才么,还怕一个人无法护桃衣周全,现在么……

  “桃衣后退。”北冥浪果断的提着双刀和岑默冲了上去。桃衣觉得站着累得慌,于是便一屁股坐在了装那个杂役的麻袋上。

  一刻钟后,君子堂大侠胜。被踢晕的北冥浪被岑默小手一挥扛在肩上遁逃,甚至来不及顾上一边观战的桃衣。

  “喂,肉票呢?”他问明显被点穴的桃衣。

  “药效过了,他跑了,帮我解穴。”桃衣毫不客气的说道。

  “……”他看着眼前的小女子一阵气结,要知道他其实是来黑吃黑的阿!

  “我是好人,求大侠放过~”桃衣见眼前的人脸色一阵红一阵黑的心知不妙,于是立刻换了一副狗腿的样子,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对方。

  “……”他再次气结。他看上去很像大侠还是很像坏蛋?

  后来呢?

  后来,桃衣肚子饿,找不到被君子堂大侠踢晕的北冥浪和带着北冥浪遁逃的岑默,更加不认识路,于是只能带着俩条狗跟着那位君子堂大侠。大侠去比武区比武,她站在边上看着,大侠去商铺看货,她在后面跟着,甚至大侠去丽春院,如果不是老鸨拦着,她也跟了进去。

  君子堂大侠无奈,有她跟着,丽春院的老鸨也不让他进去了。恨恨的看了她一眼,甩袖就要离去。

  可是就在他准备施展轻功甩掉她的时候——

  “大侠,我肚子饿了。”桃衣拽着他的衣摆。

  “……”

  “大侠,你有吃的吗?”桃衣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大侠……”

  “闭嘴!”他终于凶巴巴忍无可忍的冲桃衣吼了一句,但是马上他就后悔了,因为——

  “哦。”桃衣本来还在装可怜的脸在他吼出这句话之后瞬间变得面无表情。

  “打扰了。”说着她朝自己的两条狗挥了挥手,慢慢的朝一个方向走去。他突然有点愧疚,因为他看得出来这个一点内力都没有的小女子没有什么江湖经验,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还是站在原地看着她走开没有喊她,一直到她孤零零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才提气追了过去。

  桃衣被君子堂的吼了一句后低着头漫无目的的走。她不知道要去哪里,肚子很饿身上又没有钱。一直走到了有很多桃花的地方,她好累了,就坐了下来。

  “好饿。”她小声的嘟哝了句。

  “喂,要不要吃馒头?”嗯?这声音好熟悉。她抬头左看看右看看,但是就是没看到人。

  “我在你头顶。”话音刚落,一个人从天而降,就像岑默一样,不过岑默是个妖女,眼前是那个叫她闭嘴的大侠。

  “不用了,谢谢。”桃衣礼貌的说,顺手摸了摸身边乖顺的狗狗。

  “唉,你很别扭阿?”他一边说一边抛着手里的馒头。

  “没有,你知道我朋友去哪里了吗?”她抬头看向这个说她别扭其实自己更别扭的君子堂大侠。

  “往义庄去了。”

  “谁死了?”

  “在义庄疗伤,没人死。”

  “义庄是不是死人呆的地方?”

  “通俗的来讲是的。”

  “谁死了?”

  “没人死了,他们只是在那里疗伤!”

  “为什么疗伤要去义庄?”

  “江湖规矩,义庄不得动武,否则人人得而诛之。久而久之,许多争锋斗狠的江湖人受了伤都会在义庄休整调息。”

  “哦。”

  “你叫桃衣?”

  “嗯。”

  “……”他再次气结。“我叫唐乔宇。”

  “你好。”

  好你妹!他心里想着,然后把馒头扔给她,“把你跟你朋友打散了,这几个馒头就当我是跟你道歉吧!”

  “北冥浪说要带我去吃肉。”说到这里的时候她顿了顿:“带我去义庄,我不认识路。”

  “……”看着她表情坚定的脸他突然也很嫌弃这些馒头,但是她嫌弃这些馒头不就代表自己也顺带着被嫌弃了?“好。”他从树后牵出了一匹马,一个帅气的翻身上马后顺手准备将她也拉上马,但是——

  “你干嘛?”他险些从马上一头栽下来。

  “男女授受不亲,你骑马我骑狗。”桃衣一本正经的说。

  “……”唐乔宇终于有了欲哭无泪的感觉,虽然她的狗很大只,但是,骑狗?!

  “那这样好不好,你骑我的马,我走着去。”唐乔宇说道,他实在无法想象他跟一个骑着狗的姑娘一起出现在苏州街头的场景。

  “不好,我不会骑马,我爹娘还在的时候告诉过我,马儿野性难驯,我怕伤着自己。”桃衣坚定的摇了摇头,然后摸了摸自家狗狗的脑袋。

  “那你骑着,我给你牵马总行吧!”唐乔宇再道,然后翻身下马,眼巴巴的看着桃衣。

  “这样多不好意思,毕竟是你的马。我没关系的啦,我家狗狗很听话。我还住在山里的时候有一次从山坡上滑下来,脚腕扭伤了不能走路,还是它们驼我回家的。”桃衣以为他是说骑狗不安全,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说道。

  “可是你不觉得骑狗的话很奇怪吗?”唐乔宇扶额,这个小女子的思维方式为什么那么奇怪?

  “哪里奇怪了啊?马不就是高点大点吗?我家的狗也不小啊!”桃衣撇了撇嘴,紧紧的抓住狗背上的毛发,一脸的我就要骑狗,我誓不松手。

  “……”唐乔宇终于无话可说,用袖子抹了抹自己的脸,认命般的翻身上了马,谁让自己将这个小女子跟她的朋友打散了呢!

  于是,一路上无数人注目着一个骑着马的公子后面跟着一个骑着狗的女孩儿。偷笑的,交头接耳的,哈哈大笑的,指手画脚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路上没有的。

  唐乔宇一路上都用袖子蒙着脸,时不时还要停下来等骑狗的女孩儿赶上自己。此时此刻他不仅有了欲哭无泪的感觉,更有了一种我死了算了的感觉,一世英名阿!毁于一旦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