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月神阁至宝
伊离2018-07-13 18:063,259

  来人是夏良笙和北冥刹。

  “嗯?”唐乔宇有些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

  “内功属阳刚的门派还有丐帮,锦衣卫,那可是邪教。”夏良笙斜倚着亭子说道。

  “邪教怎么了!锦衣卫又不吞鱼!”洛雪听到他说锦衣卫是邪教的时候明显激动了,正拉开架势要和夏良笙打一场,却被唐乔宇拦住了。

  “十多年前,江湖传闻蓝宁因情伤而性情大变,以至于横行一时的月神阁就此在江湖上几乎销声匿迹。江湖百晓生文录里有记载,让蓝宁教主性情大变的男子正是十多年前玄武湖惊天一战中连尸首都找不到的捻桃山庄少庄主,号称天下第一美男子的无双君子桃凌勋。”

  “桃衣下山不过五日,来君子堂不过第二天,蓝宁教主就要上来找至宝,你是说……”百里绫若有所思的回答。

  “月神阁一直游走于正邪两边,行事诡异无端,如果桃衣真的是她要找的至宝,那恐怕适合桃衣去而月神阁又绝对不会寻事挑衅的门派只有锦衣卫了。”唐乔宇继续解释道。

  “不错,锦衣卫身后的靠山是朝廷,江湖中人无论如何都不会与朝廷作对。”说到这里,洛雪莫名的有些自豪。

  “锦衣卫盛产公公吗?”百里绫用胳膊撞了撞夏良笙问道。

  “锦衣卫应该全是公公,指不定这姑娘其实也是公公,生得娇嫩所以扮作女相。锦衣卫不仅盛产公公,他们的特产就是公公!”夏良笙转头面向百里绫,一脸严肃的答道。

  “你!你君子堂还盛产香港脚呢!”洛雪不由得气红了脸脱口而出,一旁的唐乔宇不由得瞥了瞥自己的脚,君子堂的腿法名声果然一塌糊涂。也是啊,毕竟总是往人家脸上踹。而且有些弟子有脚气,自然除了腿法的威力之外还有脚上自带的毒气。

  “这个我知道啦,毕竟我们唐门与君子堂也算熟识啦。不过君子堂盛产香港脚那又不关我们唐门的事儿,不要冲着我喊!公公~~”夏良笙嘴里叼着一根草,胳膊搭在百里绫身上,一脸无赖的看着洛雪说道。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洛雪被气红了脸,竟然伸手就要去拿背在背上的大刀,那样子,仿佛恨不得将夏良笙一劈两半!

  “好了,都别闹了!事情就这么定了!现在就从后山下去,将小菜鸟送往锦衣卫吧。路途遥远,我与你一道前往。”唐乔宇拦住了洛雪如此说道,接着抱着桃衣便站了起来,一声长长的口哨,一阵马蹄声传来。他抱着桃衣翻身跃上马背,也不管众人如何,自顾自的策马向前而去。

  洛雪见状急忙施展轻功跟了上去,一路到山脚下,牵上了自己的马,与唐乔宇一起,马不停蹄的往锦衣卫赶去。

  “他们把桃衣带走了?”百里绫似乎还有些愣神。

  “嗯,看样子他们应该不会对桃衣不利吧,况且唐乔宇是你的同门,由他带去应该可以放心,你就别担心了。”夏良笙说着,摸了摸百里绫的头。

  “哎我说,山下那伙儿月神阁的怎么办啊?”北冥刹似乎很不满意这二人忽略自己,开腔便是吼。

  “凉拌!”夏良笙与百里绫异口同声道。

  锦衣卫。

  “什么?你带回来一个人?”对面的男子诧异得喷出了口里的茶水。

  “唉,唉,是乔宇叫我带回来的,好像是说这个姑娘对他有救命之恩,但是身世有些特殊……”接着,洛雪将桃衣身上的毒,和她与月神阁之间若有似无的联系说给了眼前这个男子听。“雨航,你怎么看?”

  “……”很明显,西门雨航不是元芳。

  “我也不能说没有私心,毕竟当年的事情我们都有耳闻。雨恨之毒全天下只有十六年前死去的毒圣会用,这姑娘今年正好十六,不知道与毒圣是什么关系。”洛雪说着捧起了茶碗,而后又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一般,将茶碗放了回去。

  “事情毕竟过去了十六年,我们也只是耳闻而已。不过想要留下这姑娘想来是有些困难的,如果让统领大人知道了她身上有雨恨奇毒,说不定能成事儿。”西门雨航喝了一口茶水慢慢说道:“还有,你说是乔宇让你带回来的,乔宇和她什么关系?”

  “不知道,听乔宇说貌似是这姑娘救了乔宇一命,应该是为了和她两不相欠所以叫我带她回来的。”洛雪心不在焉的答道,皱着眉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唐乔宇将人送到山脚下就走了,这会儿桃衣还躺在她的卧房内。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说起来自己那一记手刀也没有敲得多重,怎么她就昏迷了这么久?

  “不对!”她好似想起了什么一般,猛的站起来冲进了卧房。西门雨航被她惊了一惊,待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旋风一般进了房内。虽然江湖儿女不拘小节,可是这姑娘家的闺房也不是能乱闯的。于是他只能站在外面喊:“洛雪,你怎么了?”

  “没事,我只是觉得她昏迷这么久有些不对劲。”洛雪的声音传来,似乎夹着一丝丝紧张。

  “哦。”西门雨航也没多说什么,只是转身离开房门口的时候不动声色的从袖子里弹了一个什么进去。“啪!”声音很小,聚精会神的给桃衣把脉的洛雪并没有听到。

  说起来,洛雪与唐乔宇在一起很多年,耳濡目染也学会了些许医术。这一把脉可不得了,她发现桃衣体内有雨恨之外,还有一股若有似无的诡异的真气。桃衣没有习武,体内不会有真气。没有习武的人经脉都是阻滞的,真气根本无法运行。而桃衣体内这股真气十分诡异,它存在于桃衣的经脉之中,十分缓慢的在慢慢的滋养她体内被雨恨所损的经脉,并没有到处乱窜,仿佛是一种奇特的内功心法。当洛雪用自己的真气去触碰的时候,这股真气又消散不见。如果不是试探过几次,洛雪一定会以为那是自己的错觉。洛雪皱了皱眉,如果没猜错的话,只要这股真气一直不消散,那就算雨恨奇毒在桃衣体内存在多久都没关系。

  洛雪仔细的检查了一番,发现桃衣昏迷不醒是原因与这丝真气无关,是因为她十分虚弱,这虚弱从何而来,洛雪毕竟医术尚浅,一时间竟无法得知。

  “真是怪事……”她看着昏迷中的桃衣,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道。接着走出了房门,冲外面等待许久的西门雨航笑了笑,正要说什么的时候——

  “小姐,小姐,小姐小姐小姐~”洛雪的侍女雪莲跌跌撞撞的跑进来。

  “怎么了?”洛雪有些诧异的问道。

  “统,统……”她上气不接下气的指着门外。

  “参见统领大人。”西门雨航面无表情的对着走进来的男子行了礼。

  “啊——”雪莲见状,低低的惊呼了一声躲到了洛雪的背后。

  “洛雪参见统领大人。”

  “嗯。”皇甫遥看了看眼前这两个弟子,挥手朝上座走去。

  “洛雪,此次前去君子堂,可有收获?”皇甫遥坐下后习惯性的的抿了一口端放在桌上的的茶水:“这茶怎么都馊了?”

  “回统领大人,那个茶是我去君子堂之前泡的。”洛雪认真的回答。

  “噗——我的重点是你去君子堂有什么收获!”皇甫遥一口茶水再次喷了出来。当他第三次想要端起茶杯的时候,猛然像想起了什么似的,又将杯子放下了。

  “回统领大人,属下此次发现君子堂与唐门来往密切,属下在君子堂潜伏两天,发现唐门长老夏良笙和墨殷都在君子堂。墨殷昨日已经返回唐门,而夏良笙与君子堂的北冥刹、百里绫来往密切,据属下所知,北冥刹和百里绫的师傅是萧别情的直系弟子,君子堂执行掌门花夏,属下恐怕他们是在商讨联盟之事。”洛雪一本正经的回答。

  “洛雪。”皇甫遥沉默了半天之后突然很严肃的开口。

  “属下在。”

  “你可知莫晨雪此次去极乐谷拿到了什么?”

  “请统领大人明示。”

  “莫晨雪负伤而归,却拿到了极乐谷内部的计划书,而你,君子堂潜伏两天,却只是得到这样一个情报,说吧,你要赏还是要罚?”皇甫遥沉着一张脸不悦的说道。

  “但凭统领大人处置!”洛雪心中一颤,重重的咬着下嘴唇答道,她心知这次的惩罚铁定是逃不过了。

  “洛雪,”皇甫遥再次开口,阴沉着一张脸:“面壁两天,哼!”说完,他起身拂袖而去。

  “属下领命!”对她而言,这个惩罚实在太轻了。

  “听说你带回来一个姑娘,似乎与月神阁有关?”走到门口的时候皇甫遥突然停下脚步说道。

  “她于属下有救命之恩,如今她已无家可归,望统领大人容她拜入锦衣卫门下。”洛雪刚刚松下来的神经因为皇甫遥问起桃衣而再次紧张起来。

  “我们锦衣卫的大门,不是谁都可以入的。”皇甫遥说着挥了挥衣袖正要走的时候——

  “她身负雨恨之毒,已有十多年光景。”洛雪轻轻的说道,抬起了眼睛定定的看着皇甫遥。

  “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