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师承诸葛英
伊离2018-07-13 18:063,182

  三个月后。

  “桃衣,桃衣,这里这里!”诸葛英偷偷摸摸的冲桃衣招手。

  “啊!”正在专心扫地的桃衣猛不丁被鬼鬼祟祟的诸葛英吓了一跳,抬起扫帚就扔了过去。

  “……”诸葛英一脸郁闷的看着眼前受到了惊吓的女孩。她一受到惊吓就会把身边手上能扔的东西扔出去。为此,他已经不知道无辜被砸多少次了。每次想要责怪她一番吧,看到她睁着一双清澈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责怪的话又翻了个滚儿进了肚子,只好自己郁闷去了。他不知道的是几个月前在极乐谷,有一个巡逻弟子和他此刻的心情是一模一样的。假若有一天他们能够遇到一起谈论起个事情,肯定会有相见恨晚的感觉。

  “阿!诸葛先生……我……我不是故意的……”桃衣惶恐的说道,一双楚楚可怜的打眼睛无比惊慌的看着诸葛英。

  三个月前。

  “什么?”皇甫遥惊讶的回过身,甚至失控的钳住了洛雪的肩膀。

  “你没听错。”洛雪微微一笑:“雨恨。桃衣身上的雨恨已经有十余年的光景,而不管是十多年前还是十多年后,雨恨之毒,全天下只有一个人会用。”

  “桃衣身上的雨恨并不是当年毒圣用来杀人的那一种,它温柔了许多,不会取人性命,却会让她无法习武,雨恨太过阴毒,普天下没有任何一个内功比我们锦衣卫的内功更适合她的体质了。”洛雪似乎没看到皇甫遥震惊的表情一般,自顾自的又说了下去。她也不确定统领大人会不会因为桃衣身上的雨恨留下她,这些话全都是唐乔宇让她说的。

  “……”皇甫遥松开了钳着洛雪肩膀的手,有些失神的朝门口走去。

  “留下她,当杂役。”在门口站了许久之后,皇甫遥丢下这样一句话,失魂落魄的离开了。

  洛雪看着皇甫遥的背影松了口气,总算不负唐乔宇所托。只是她心里却感到十分奇怪,为何统领大人会因为这样一个理由而同意留下桃衣?而唐乔宇又为何知道统领大人会因为这个原因留下她?

  就这样,桃衣醒来的时候不仅没有变成锦衣卫的弟子,反而成为了锦衣卫的杂役。每日她的工作就是打扫藏书阁。而藏书阁的百里冰脾气很怪,总是把她赶到诸葛英这里。而诸葛英心地善良,对桃衣的底细也很清楚,包括她身上的雨恨。三个月来,他注意到桃衣的唇色稍微比之前深了,这才偷偷摸摸的叫住了她。

  “没事没事,跟我进屋里来说。”诸葛英说着就要拉桃衣进屋,但是桃衣却杵在原地不动。“噢噢那就在这里说吧。”诸葛英见她面色尴尬,明了她的意思是男女授受不亲,纵然自己是长辈也是需要避嫌的。

  “桃衣阿,这是追魂爪的秘籍,你拿着,找个没人的地方练了,练完记得将它烧掉。另外,”说着他又掏出了一个很精致的腰带,其实只是长得像腰带的暗器,但是如果不说那是暗器的话别人只会认为那是一个精致的腰带。“这个你也拿着,追魂爪这个套路很不错,足够你自保了。还有,这本是玄元经,能压制你体内的雨恨。明天你就下山吧,锦衣卫不是你呆的地方。”

  “我不走。”桃衣淡淡的说道,并将诸葛英递给她的东西推了回去:“诸葛先生,我知道您是为我好,但是我要光明正大的加入锦衣卫,这种偷师的事情,我不愿意做。”

  “哈哈哈,说得好!”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桃衣转身,赫然是三个月前留她下来当杂役的皇甫遥。

  “统领大人,我……”诸葛英有些措手不及,正要领罪的时候,被皇甫遥制止了。

  “我不打算责罚你,虽然你做的确实是错事。以后你就是桃衣的师傅了,好好教导她,我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她——”说到这里的时候,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似的,猛然住口了。

  “好了,桃衣,从今天起,你便正式加入了我锦衣卫。牢记锦衣卫的门规,我期待有一天能看到你有独当一面的能力。”皇甫遥说完,转身就走了。

  “……”桃衣望着皇甫遥离开的方向,心里却惦记着他之前没说完的半句话。希望有朝一日能看到自己什么?

  “桃衣,现在可以收下这些了吧?”诸葛英笑眯眯的再次将暗器、秘籍和内功递了过去。

  “多谢师傅!”桃衣俯身便拜。这三个多月来,她下山之初所遇见的人全都没有再见过面,如今拜了一个师傅,整颗心就像落了地一般,安稳得她想笑出声来。

  “桃衣,关于你的身世我也了解一些,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为师想给你改名为诸葛桃衣,你愿意吗?”诸葛英问道。

  “这……”桃衣心里有些别扭,虽然对于自己的身世或多或少有些疑惑,也隐约觉得不像是自己记忆里的那般。但是改名这回事,她却是连想都没想过的。“请师傅原谅!”她还是拒绝了。

  “唉……也罢也罢。来,我教你如何使用追魂爪。”说着,诸葛英便摆开了架势。瞄准、拉、转,几个时辰以后,桃衣累的气喘吁吁,连话都说不出来,而诸葛英却依旧面不改色。

  “你还没有修习内功,所以容易感到疲倦也是正常的,在此休息一会吧!”诸葛英说着就转身回了屋子里面。桃衣就坐在台阶上翻阅秘籍,认真的记下每一个招式的出招和收势。

  往后的每一日,桃衣鸡叫时分便起床,做完早功以后就跑到小树林内修。下午吃完午饭小憩一会儿,完成了门派巡逻任务以后便到习武场与同门对练,更多时候是诸葛英亲自指点于她。就这样,她的内功与武学进展神速,真的如唐乔宇所说的,体内的雨恨逐渐被压制,以前那种手脚冰寒的感觉也减轻了不少。

  又过了一个月,大地回春,桃衣一手追魂爪已经逐渐熟练了起来。

  这日,她正在门派巡逻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从房顶一闪而过,心里一动,立马跟了上去。来人虽然穿着没有破绽,但是发冠上却有一个太极八卦图,定然不是本派弟子。正当她要上前去截住他的时候,一个熟悉的身影闪了出来。

  “哟,这里是锦衣卫,怎么武当弟子也能在此处随意乱走?”来人正是洛雪。一个月不见,她却没有什么大的改变。

  “哼!”武当弟子闷声一哼,转身就蹬墙准备逃走。说时迟那时快,桃衣一把扯出腰间的爪子,洛雪的魂兮何去击中武当弟子之时,迅速的使出一记鬼爪探幽,将他从墙上扯了下来。

  “呵!”洛雪毫不客气的挥着大刀迅速接近,桃衣在武当弟子企图蹬墙或者穿云的时候甩出钩子将他勾回地面,最后这个武当弟子在失魂刀法和追魂爪的配合下终于重伤昏迷。

  门派内抓到探子是不允许杀掉的,所以洛雪叫来了几个杂役弟子,将这个武当弟子送到大牢里,顺便叫了百草堂的医师去给他疗伤。

  “桃衣!不错不错!”处理完这一切以后,洛雪仿佛才想起桃衣一般。

  “阿?”桃衣有些不解。

  “钩子用的够猥琐!”

  “……”

  “我们锦衣卫的钩子阿,在江湖上就是以猥琐著称的。真的,刚刚不是你的钩子,怕是被他逃掉了,很有猥琐的精神!”洛雪一边说着一边擦着刀上的血迹。,脸上的笑容仿佛在说,桃衣你特别猥琐!

  “……”桃衣只能再次沉默。

  “哈哈哈~”一阵笑声。回头,西门雨航。

  “你回来啦?”洛雪瞥了他一眼。

  “嗯,毫发无伤!”西门雨航说着,自恋的在洛雪面前转了一个圈、两个圈、三个圈、四个圈……

  “……”洛雪见状,只觉得心里有一万只草泥马呼啸而过。西门雨航外出了一趟为什么回来之后就给人一种神经病的感觉?

  “咦?小桃衣,好久没看到你了!”西门雨航说着,张开双臂就想和正在无语的桃衣来一个拥抱,桃衣心里一惊,竟然向后雁行,然后一记鬼爪探幽甩了过去。结果就是毫无防备的西门雨航被桃衣扯得飞了出去。

  “咳咳咳……几个月不见,你怎么变得如此暴力……”西门雨航从地上爬起来,也不恼,只是灰头土脸的做出一脸怨妇的表情幽怨的说道。

  “我……”

  “我告诉你,桃衣现在的钩子耍的可猥琐了!”桃衣正想解释自己是吃了一惊的时候,洛雪已经更快的替她说了。

  “什么!小桃衣也走猥琐流了!?”西门雨航一副受到了惊吓的表情,在原地一蹦三尺高。

  “你妹的猥琐流!我不是猥琐流!”桃衣终于忍不住爆发一声大吼,整个锦衣卫上空回荡着她的声音。

  “你妹的猥琐流……”

  “你妹的猥琐流……”

  每一个听到的人都不由得看了看自己的手,猥琐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