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劫法场
伊离2018-07-13 18:063,193

  又是一个月后,燕京城。

  “桃衣,紧张吗?”洛雪站在桃衣面前,背对着她问道。

  “不紧张。”她回答,其实她手心里全是汗。

  “雨航,叫大家把面巾戴起来。”洛雪转身说道。

  “你……”

  “不要劝我,只此一次,带着兄弟们为我冒险,我实在无法看着他死去。”洛雪说着,低下头,褐红色的面巾掩住了半张脸,只剩下一双冷冰冰的眸子。桃衣与她对视了一眼,只一眼,她便移开了视线。好冰冷的眼神!

  “兄弟们!洛雪作为绿影宗宗王这么多年,自认为没有亏待过大家,这一次兄弟们跟我我去救他,大恩大德洛雪永世难忘!”说着,她竟弯腰跪在了一干人面前。

  桃衣站在一边看着,她昨日才知道洛雪就是江湖上以神秘而盛名久传的绿影宗宗王。而她跟着她来救人,是为了报答她带她拜入锦衣卫门下的恩情,甚至她连救谁都不知道。

  “追随宗王,万死不辞!”

  “追随宗王,万死不辞!”

  震耳的声音在山谷里回响。桃衣有些怔忪,这种气氛太好,她不由得有些热血沸腾起来。紧紧握着拳,似乎随时都能冲上去抛头颅洒热血。

  洛雪在她眼里一直是一个温润的女子。虽然有些时候有些暴力,杀人时候一点都不手软,指点她武功的时候也一点不温柔,但是大多数时候,她却是一个喜欢琴棋书画,并且琴棋书画都颇有造诣的女子。

  “好,兄弟们,我们今天只做一次突袭!无论能不能成功都不要恋战,我希望今天跟我去的二十个兄弟,都能完好无缺的回来!”洛雪说完便翻身上马,“城墙下集合,速战速决!”话音刚落,二十个人齐刷刷跳进水里,踏波而行,几乎是瞬间就无声无息的到了城墙角下。

  洛雪见人都上了城墙,独自策马朝大路狂奔而去。

  “雨航师兄,洛雪怎么不过来?”桃衣问道。

  “她从另一面过去,吸引大部分的官兵,这样我们好得手一些。”西门宇航望着洛雪离去的方向说道。

  “吸引大部分官兵,那她岂不是很危险?”

  “不会的,我们救到人之后她就会与我们会和,然后一起杀出去!”西门雨航似乎没什么耐心,皱着眉头看着法场,有一句没一句的敷衍着桃衣。

  “我们是去救谁?”桃衣再问。

  “洛雪的心上人。”西门雨航再答。

  “噢?是谁?”桃衣继续问。

  “唐乔宇。”西门雨航继续答。

  听到这个已经许久没听到的名字的时候,桃衣有些发懵。她还记得那日在苏州,自己扯着他的衣袖喊他大侠,向他要东西吃;继而在君子堂,玉笔峰上他叫自己小菜鸟,明明已经受了重伤却还是把披风披在自己身上,然后倒在自己面前。而如今自己却要去救他,而他现在的身份却是洛雪的心上人,自己恩人的心上人。

  为什么突然感到有些失落?

  “出发!”不容她细想,西门雨航一声令下,二十个人施展轻功飞檐走壁,到达法场的时候正巧赶上一场乱战,而引起乱战的,却不是洛雪,而是一群黑衣蒙面的人。此时,身边的西门雨航低呼了一句:“黑衣人怎么也在这里!”

  黑衣人?桃衣心念一动,想到绫子带她到君子堂的时候遇到的那群人。

  “一个江湖组织,行动时候全身黑衣,蒙着脸,承接一切江湖仇杀之类的活,刀尖上舔血的组织。”

  绫子的话犹在耳边,可这黑衣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不容她细想,她便甩出了钩子钩向离她最近的官兵,以最快的速度刑台靠近。她看到唐乔宇头发凌乱的跪在刑台上,冷着脸看着这场乱战,甚至嘴角还挂着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容。他犯了什么事要被砍头?

  “砰!”桃衣甩出钩子,准确,而又十分暴力的扯掉了唐乔宇脖子上的刑具。然后将他往后一推,抽出背上的大刀挥刀便砍,只是牢牢的将他护在了身后,甚至没有让一个人近了他的身。

  “走!”混战中,洛雪撕心裂肺的冲桃衣喊道,然后大刀一挥,砍掉了一个人的胳膊。桃衣眼神一颤,手臂生生吃了对手一招,及时格挡后还是震得虎口发麻。

  “快走!带他走!”洛雪再次冲她大喊。不容细想,桃衣将唐乔宇的胳膊架到脖子上,施展轻功,迅速离去。

  “撤退!”遥遥听到洛雪下了一声命令,不知道这是幻觉还是什么,桃衣逃出来的时候看到几乎整个燕京城的官兵都围在了法场上。

  “去客栈,找燕十三娘。”唐乔宇在桃衣耳边轻轻说道。他身负重伤,几乎整个人的力量都压在桃衣身上。

  当桃衣在客栈找到燕十三娘的时候,唐乔宇已经昏迷了。桃衣除了手臂上,几乎没受什么伤,而唐乔宇在撤离的时候却替桃衣挨了一刀。

  燕十三娘替他们将伤口包扎好后,将他们藏在地下酒窖的暗房里。天一暗便将他们塞进了马车的夹层中,巧妙的避开了官兵的搜索,往鸡鸣驿驶去。途中车夫教了桃衣如何驾车之后便回去复命了。桃衣换上了燕十三娘为她准备的衣服,唐乔宇的衣服也早被燕十三娘差人换了。遇到盘问,就说是跟着自家公子到鸡鸣驿游玩的。

  赶了一夜的路,终于在唐乔宇还活着的时候赶到了鸡鸣驿。此时,他已经浑身发热,神志不清了。

  桃衣不敢住客栈,毕竟鸡鸣驿离燕京太近了,官兵过来一搜查便能轻易的抓住他们。最后桃衣带着唐乔宇在饿虎山寨附近一个破落的院子里住了下来,给了里面猎户一些钱,请他们的医生为唐乔宇治疗。

  三日后,唐乔宇的伤势基本稳定了下来,高热也已经退去。而此时,鸡鸣驿已经有了官兵的影子,桃衣只好拜别好心的猎户,带着必要的药材,连夜带着唐乔宇驾车而去。她不知道去哪里,最后决定回苏州,回她那已经很久没回去的家里。

  一路上,桃衣不敢走大路,怕遇到搜查,只好沿着山路慢慢走。但是马车走山路实在太勉强,桃衣只好舍弃了马车,留下两匹马。唐乔宇伤势好一些的时候便策马狂奔,他体力不支的时候,就牵着马慢慢走。这样走了一个多月,终于走到了苏州。

  桃衣带着唐乔宇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去年那伙土匪已经走了,虽然留下一片狼藉,但是幸好屋子还在。

  “你已经戴了一个多月的面巾了,这一个多月以来也不与我说一句话,但是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谁么?”唐乔宇看着桃衣忙里忙外的打扫着屋子忍不住说道。桃衣手上的动作不由得一滞,然后不动声色的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这一个月多月以来,桃衣从来没有摘下过面巾,也没有让唐乔宇听到过自己的声音。

  “小菜鸟!”唐乔宇突然恶狠狠的喊了一声。桃衣一惊,手上的扫帚掉落在地。“你的真实身份到底是谁?”唐乔宇冷哼一声继续问道。

  “桃衣。”她说着,摘下了面巾。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洛雪带你来救我,一定说了救出我之后带我去哪里与他们会合吧?”唐乔宇继续说道。

  “金陵。”桃衣放下面巾,继续打扫着。

  “那你为什么又去了鸡鸣驿!最后带我来了苏州?”唐乔宇再一次厉声质问。

  “燕十三娘让我去鸡鸣驿的,当时确实是要去金陵,可惜守卫太严已经进不了城了。汇合点在城里,我放了信鸽给洛雪他们,他们收到的话,应该早就到苏州了。我明天会下山去找他们的。”桃衣说着,将垃圾倒在院子的小角落里,不再理会唐乔宇。

  夜里,桃衣替唐乔宇煎了药,端去给他喝下,又给他身上的伤换了新的纱布后才沉沉睡去。桃衣只收拾出来一张床,所以桃衣是伏在桌子上睡去的。

  半夜唐乔宇醒过来的时候看到她伏在桌子上的睡容不由得有些动容,这个姑娘总是在他狼狈的时候出现,总是义无反顾的照料他。这已经是她第二次救自己了。如果说她是天性纯良的话,那么她真的有些善良过头了。

  听洛雪说,桃衣在锦衣卫习武总是被欺负,但是她却从来不和诸葛英或者是洛雪告状。直到有一次,洛雪看到本应该在演武场的桃衣居然在帮别人洗衣服,才知道原来她一直被欺负。

  这样想着,唐乔宇下了床,轻轻的拍了拍桃衣,想叫她去床上睡。但是她睡得太熟了,这一个月以来,因为赶路,一路上都要保持警觉,她几乎没怎么睡觉。于是唐乔宇便轻轻的将她抱起来,放到床上。

  舒展了身体的桃衣在睡梦中舒服的伸了伸腿,翻个身却没有醒过来。

  唐乔宇站在床边看着她,月光透过窗子撒了他们一身。从身上扯下一块布,找到木炭写下几个字,放在桌子上,带上门,离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