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天然呆
伊离2018-07-13 18:063,320

  第二日。桃衣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而唐乔宇已不知所踪。桌上一块从他身上撕下来的布——

  “我走了,多谢搭救。”署名唐乔宇。

  “呵呵,走了也好。”桃衣呢喃一句,将布条随手一扔,草草洗漱之后,翻身上马,朝极乐谷奔去。既然已经下山了,总得去看看自己的昔日好友。

  她一点都不想知道唐乔宇去了哪里,因为她不用想都知道唐乔宇去了绿影宗在苏州的据点。而这个时候,唯有绿影宗、唯有洛雪才可以保护他,在朝廷的眼皮子底下保护他。

  斗南院。

  “桃衣!”桃衣才下马,就听到斗南院里传来岑默的声音。“我想死你了!”桃衣才下马,就被一个温香软玉抱了个满怀。

  “桃衣!”接着是北冥浪,“嗯,气色好了不少,看来锦衣卫的内功果然能克制你身上的雨恨。”

  “桃姑娘,”最后是聂冰,微微一笑,很倾城。

  热情的见面仪式结束以后,北冥浪和岑默还有桃衣一行三人决定去君子堂找百里绫。久未见面的众人,必须得好好聚聚。

  “浪浪,我的狗呢?”将要上马的时候,桃衣突然问道。

  “在给聂姑娘看家护院呢,你看你看。”说着,北冥浪拉着桃衣绕道斗南院旁边,果然看到两只狗威风凛凛的站在山坡上。“你看!它们长膘了!要不要过去跟它们聚一聚?”北冥浪兴冲冲的说道。

  “跟狗有什么好聚的!你要说要不要过去看看他们!”岑默白了北冥浪一眼。

  “你不懂,这两只狗于桃衣来说就跟亲人一样,你没看她当初从山里出来啥都没带就带了一筐猪草和两条狗啊?”北冥浪显得更加鄙视岑默:“诶,桃子,你那框猪草还在斗南院里,我拿给你吧?”

  “不用了,扔了吧。”桃衣听着他们俩斗嘴,不由得心情也好了许多。

  至于那两条狗儿,桃衣只是远远的看了它们一会儿,然后翻身上马,什么也不说。留在这里,总比跟着自己好吧。自己现在也算是个江湖人了,劫法场之前师傅就让自己下山游历,一时半会儿也回不了门派,现在也处于居无定所的时候,留它们在斗南院,总比跟在自己身边强。

  一路上听着北冥浪与岑默不断斗嘴倒也十分有趣。极乐谷到君子堂要路过苏州,他们还去了一趟风铃谷。谷主告知小染已经回了峨眉之后,又去苏州城里逛了逛。

  “好热闹啊,比起去年我下山的时候,苏州热闹了许多。”桃衣三人牵着马在苏州街头闲逛,看着人来人往的苏州,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感叹。

  “你下山那时是冬日了,冬天出门的人本就稀少,更不用说现在是春天,而且还是春种时节,许多做农活的人都要出来采办工具啦种子啦什么的,自然热闹许多。”北冥浪冲桃衣说道,还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桃衣你瘦了许多,虽然气色也好了很多啦。想来你在锦衣卫也吃了不少苦了吧。”

  “也不会,我有一个对我很好的师傅,还有洛雪照顾我,估计是练武累了点吧~”桃衣笑嘻嘻的说完,看了看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先去君子堂吧,和绫子会和了以后再来苏州逛!”

  “啊啊我还想玩儿!”在岑默的强烈抗议之下,一行三人往君子堂赶去了。

  君子堂。

  “啥?你说绫子昨天去了武当?”北冥浪听到花夏的话一蹦三尺高。绫子去武当的话,有两种可能,要么是去刺探情报的,要么是去游山玩水的。但是武当派和君子堂仇恨非常深,绫子不管是去刺探情报的还是游山玩水的,都十分危险。

  “你这师傅怎么当的啊!怎么把自己徒弟派去那么危险的地方!”北冥浪一时着急,差点就拉开架势就要和花夏打上一架。

  “莫急莫急,听过千面郎君叶千树么?绫子此次前去武当就是和他会合的。”花夏也不恼,慢悠悠的解释道。

  “叶千树?”北冥浪有些怔忪,明显他没听过这个人。

  “咳……我忘了他的身份基本上没人知道……”听到北冥浪发出了疑问,花夏才仿佛恍然大悟一般略有尴尬的解释道。

  “叶千树又名叶千骨,听说叶小弱也是他,但是我觉得不大可能,因为叶小弱是女的。”花夏看见三个人都一副你不告诉我我就围殴你的样子,有些不情愿的的说道。

  “叶千树是叶千骨?!”这是北冥浪。

  “叶千骨还是叶千树?!”这是岑默。

  “……他们都是谁?”这个,自然就是桃衣了。

  “囧”花夏只有这一个表情了。

  当北冥浪和岑默联合花夏向桃衣解释了这三个名字的关系和可能的关系之后,北冥浪和岑默联合桃衣再次将矛头对准了花夏:“为什么你知道叶千树的真实面目?为什么绫子去和叶千树会合就一定是安全的?”

  “澹台忆情和叶千树是拜把子哥们儿,我的大徒弟就是澹台忆情,你说绫子去和叶千树会合安不安全阿?”花夏略有些鄙视的看着三个人说道。

  “扯淡!叶千树少说都四十多岁了,大了忆情一轮都不止!怎么可能是拜把子哥们儿!”北冥浪闻言啐了一声,紧接着往花夏面前凑了凑:“从实招来!”

  “干你娘的知不知道啥叫忘年之交?我好歹也是君子堂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执行长老代理掌门!你凑我这么近想死啊!!”花夏似乎瞬间爆发了一般,一把将北冥浪推开大声说道。只是脸上一抹诡异的殷红却让人有些浮想联翩。

  “澹台忆情现在在哪里?”桃衣问道。

  “他昨日回来的时候,呃……衣冠不整,现在在玉笔峰上悔过……”

  “……”

  “衣冠不整还是没穿衣服啊?”岑默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话。

  玉笔峰上。

  “澹台忆情,你可以走了。”守卫弟子朝这个已经无聊到快冒烟的男子说道。话音刚落,他就已经不见了人影。

  “忆情。”正当澹台忆情往山门直奔而去的时候,花夏在他身后叫住了他。

  “阿哈哈哈师傅……”他略微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咦?北冥浪你个混球,说!你上次为什么把我一个人扔在金陵画舫走了!”当澹台忆情看到花夏身后的北冥浪一干人之后,突然就从怕猫的老鼠变成了抓老鼠的猫。

  “呃……”北冥浪突然说不出话来了,因为眼前的澹台忆情确实被他扔在金陵画舫了。

  “今天不给个解释小爷我就不放你走!”澹台忆情跳到北冥浪跟前,一把搂住他的胳膊故作凶恶的说道。

  “忆情,别闹了,找你有正事的。”花夏开口说,“他们是绫子的好友,不放心绫子一个人去武当,所以你和他们一起去武当和他们会合把,反正你闲着也没事做。”花夏说完,也不管澹台忆情答不答应便自顾自的拂袖离去,留下面面相觑的四个人。

  “北冥浪,先给我解释下那天为什么把我扔在画舫上!”澹台忆情睥睨着一干人等,抱着自己的剑,傲慢无比的说道。

  “好吧,那天金陵画舫的红牌冉乐姑娘非要让我做她的入幕之宾,我没办法只好先跑了,而你那时候还沉醉在温柔乡里不知归路,只好先丢下你了……”北冥浪略有尴尬的解释。

  “……”

  “什么是入幕之宾?”好吧,天然呆变成了桃衣么?

  “就是……”

  “我觉得我们还是先赶路去洛阳吧,你们看天色不早了对吧……”正当岑默要向桃衣解释入幕之宾的意思的时候,澹台忆情大声说道。

  “从君子堂骑马到洛阳应该三天够了吧?”岑默问。

  “可是我没有马!”澹台忆情急眼了。

  “那你可以和浪浪共骑一匹。”桃衣说着,对岑默使了个眼神,两人同时翻身上马,绝尘而去。“我们在风铃园等你们!”

  “……”

  “……”北冥浪和澹台忆情相顾无言,最后北冥浪还是勉强同意了共骑这个坑爹的提议。

  到达苏州和她们会合之后,澹台忆情买了一匹马,一行四人朝洛阳武当山奔去。

  苏州,绿影宗据点。

  “你们什么都没看到。”西门雨航对手下说道。

  “是。”

  西门雨航阴沉着脸关上了门。

  金陵。

  “那么,他们现在去武当咯?”蓝悦在榻上半合着美目斜视着眼前半跪着的探子。

  “回阁主,正是。”

  “赏。”

  “谢阁主!”

  “那个唐乔宇呢?”

  “属下不知,他与桃衣到苏州后就不见踪影了。”

  “再探。”

  “属下遵命!”

  同是金陵。

  “还没有乔宇的下落吗?”洛雪看着回复的探子,焦急的心情溢于言表。

  “属下无能。”

  “算了,让各大城市据点的人多多打探,务必在十日之内找到乔宇和桃衣的下落。”

  “是!”

  苏州。

  “查清楚了,劫法场的不止我们,还有绿影宗的人。”

  “也就是说,乔宇很可能在绿影宗的手里?”

  “不对,我看到一个女子携着乔宇乘乱离开的。”

  “查到那个女子的底细没有?”

  “锦衣卫,桃衣。”

  “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乱花记,且让年少轻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