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回门
五度Yes2018-07-15 12:001,752

  按照黄河滩区的风俗,一年当中不管哪个月份结的婚,都在年关后正月初二回门。朵朵是在九月底结的婚,所以按照当地的习惯,也要等三个多月,第二年的正月初二这天回娘家。可是,因为朵朵的男人有精神问题,公公、婆婆明着说是怕贾根跟媳妇回娘家会闹笑话,实际上是怕跟朵朵回到娘家,勾起朵朵内心里对过去贾根打她、折磨她的记恨,白受朵朵的报复,令自己的傻儿子吃亏,所以说啥也不让贾根去。这也正合了朵朵的心意,她也正不想让傻根去,带着这样一个傻男人,咋有脸见村里的乡亲父老啊。但朵朵的公公、婆婆担心天寒路滑,送到村头,再三叮嘱朵朵不要走快,要注意身子。

  朵朵带着公公、婆婆备好的一点薄礼,踏着一路冰雪和泥泞,一个人回了娘家。她难得这样出来,可以看看黄河滩头的风光,呼吸一下田野里冰冷而自由的空气,可是她没这个心思。一路上,她颇不宁静的心里都在幻想着娘、哥、还有嫂子都会在大门口迎接她,可是到了之后她失望了,依旧破败的大门口没有一个人影。她走进篱笆围成的小院,院子里也是冷冷清清的,没有贴花门(黄河滩区贴对联、门神俗称“贴花门”),一切都和她离开时没啥两样。她以为娘不在家,推开低矮的堂屋门,竟然看见娘跪在“七十二位全神像”前默默祷告。

  “娘……娘!”她轻声喊了两声。

  只见王婆子慢慢转过头来,神情木然地抬头看了她一眼,两手按着地,挣扎着要站起来。朵朵把礼品扔到地上,忙跑过去,掺起娘的胳膊,眼里的泪禁不住“扑扑嗒嗒”地落了下来。嗓子眼里好似卡了个鱼骨头,疼痛地说不出话来,只有两只眼死死地盯着母亲,任泪水痛快地流淌……

  许久,王婆子似乎认清了眼前的人是她的闺女,已经出嫁的闺女,出嫁才仅仅三个月的亲闺女。仿佛心里的苦也一下子找到了倾泻口,化作浑浊的老泪,沿着满脸弯弯曲曲的沟壑,肆意横流。她慢慢抬起手,紧紧拽住朵朵的衣衫,像是憋了一肚子的委屈要给朵朵述说;朵朵也有一肚子的苦水,想要扑在娘的怀里倾吐。一时间,两个人愁苦憋闷的内心情感汇集在一起,连周围的空气都要为之凝结了,只有这对母女抱在一起,哭啊,哭啊……

  情绪稍稍平复之后,王婆子让朵朵坐下,仔细打量了一会儿闺女的身子,突然问:“朵儿,你……有了?”

  朵朵擦擦眼泪,轻轻点头“嗯——”了一声。本来,接下来朵朵还想向娘倾诉一下自己头三个月在婆子家里遭受的非人的折磨,不想娘的声音先变了,生气地说,“你……死妮子……你咋这么快就……”然后,王婆子回头看了一眼“七十二位全神像”,老泪纵横,呼天抢地地说,“老天爷呀,咋这样不公道啊!……”

  王婆子的表现让朵朵始料未及,忙过去安慰娘,不知道娘到底咋了。问哥和嫂子去哪里了,大年下的咋没看到。结果,王婆子不无痛恨地说:“唉,恁哥,那个闷葫芦,笨小子!带着他媳妇看病去了!呜呜!……从结婚后第三天起,恁哥就神经兮兮地说一定要把他媳妇的精神病治好,你说他笨不笨?……把她的病治好了,她长那模样,还会跟他过?……再说,要是能治好,她娘家不是早治了啊?……唉!朵儿,你也知道,恁哥那个木头疙瘩,死脑筋,认准的事就一头撞倒南墙上,死也不回头!……后来,我没法子,答应了让他给恁嫂子看病,但我说必须先给我要个孙子!呜呜!……唉,恁哥那个混蛋,三个月了竟然背着我硬是不碰恁嫂子,非得治好病才……唉!这个笨蛋,都气死我了,还说他会让她感动,让她喜欢上他哩!哈哈!……”王婆子突然苦笑一声继续说,“看那个傻妮子疯疯癫癫的劲头,好了也不会是个省油的灯,会那样轻易被感动?……我的蠢小子呦!……”

  听了娘的述说,朵朵的心里感到一丝惆怅,同时也更让她相信,这就是命了。哥竟然待嫂子那么好,自己的傻男人却差点要了她的命,这不是老天爷着意安排的,要他们兄妹侍候贾家这对傻姐弟吗?可是,看着娘瘦弱的身子还在为了哥的愚蠢举动痛苦不堪,浑身颤抖,朵朵的心里又突然感觉痛恨起来。心想:娘啊,娘!你为了哥的事儿催心痛恨,却对女儿的处境不闻不问;为了能有个孙子传宗接代,对得起九泉下的爹,却让活着的女儿在人间遍尝地狱般的痛苦……娘啊,娘!……

  朵朵的心开始滴血,她感觉到这个家和她走时一模一样,这里再没有她的位置,哪怕娘心里一丁点儿的空间。她的心很痛,内心深处甚至有一种报复的欲望和冲动,她恨不得想恶毒地诅咒刘家不要再有男孩子嗣!……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换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换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